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不成熟的建筑师 45

九川:

不成熟的建筑师 45


 


 


阿尔说,无论什么场合都有他照着,所以自己只要无所畏惧地交际就可以了,搞砸了他会端着,喝醉了有他护着,尽情地去疯闹别有任何负担。


这话是什么呢?


一剂深入骨髓的强心针。


 


几乎所有的留学生都面临着融入本地生活圈的难题,文化差异,三观差异,兴趣爱好,为人处事,许许多多的荆棘缠绕在一起,“交朋友,交真心朋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深渊副本。更别说王耀这种连交国内朋友都困难的个性了,他本身就个性敏感,心思多,和任何人都不交心,而且骨子里还有点精英式的冷漠,只是外表上习以为常的柔和让他不像王嘉龙那样表现得过于明显,但阿尔弗雷德能感觉到,这家伙对某一类人群,某一类行径时会有着情绪过度的反馈。


 


“其实你好像有点自卑,但也很自傲呢?”


阿尔识人极准,他这周开车又来建筑studio,接王耀去派对,这个学期他都来了好多次了,熟门熟路的跟他们自己系似的,每周五出去浪high已经成他们的惯例了。这次一见王耀就发现他表情不太好,对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关于课业上的不满,好象是这周某个小组合作的过程中,大家意见不统一闹得很不愉快。王耀本人相当气愤,表情写满了爸爸的分数不知道比你们高多少还敢质疑老子的idea疯了吧,可是又因为过度纠结唯恐人际关系破坏,最后全部吞回了肚子里,妥协了自己并不喜欢的方案。


 


“恩,我知道。”王耀倒是回答得很坦诚,收拾东西的时候还带着脾气,把模型就往别处一丢,粗手粗脚的,看也不看想看一眼地就拉着阿尔离开,在去停车场的路上要不是阿尔讲了几个好笑的事情,这家伙脸色能臭一整个晚上。


 


两人自从越发亲密之后,阿尔就看到了王耀很多不为人知的缺点,比如他私底下负能量超级多,人际关系感情方面非常纤细,再加上同志身份使得他还敏感尖锐,别人不经意的举动能揣测半天,可又不屑去斤斤计较,最后就变成了自己跟自己闷气,阿尔吐槽说很像不成熟的小姑娘,然后对方立刻牙尖嘴利地嘲讽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是的,其实脾气也并不是(他原以为)的那么好。


 


唉这么说来,果然和贺瑞斯是亲兄弟啊,还好王耀不爱动拳头。


 


阿尔打趣地说道,“你这样我很担心你找对象啊。“


 


“麻烦你先关心关心你自己。”王耀不客气地回答,今天他俩吃了牛津街附近的意大利餐厅,那团肉酱面被搅得不成样子,对方就是看他拿这个出气才调侃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越发亲密了,王耀却一直没想告诉他自己已经恋爱的事实。


 


总觉得是时候未到,但其实他明明把很多不该说的话全和他说了。


 


王耀深知自己有着很多隐藏的负能量,大多数时候消极孤僻敏感脆弱,课业压力大的时候更是烦躁抑郁,连他都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和路德维希抱怨的时候,对方就会一本正经地用长辈的语气跟他分析,教育他怎么做比较好,一开始还好,久了就很烦,根本不想听大道理,可心里清楚对方这么耐心的谆谆教导都是为了他好,王耀也只能忍耐着接下了,后来就不说了,一口苦水全吐给阿尔弗雷德。


 


谁让这个跟屁虫非要粘上来的,王耀每每跟他吐槽各种事情,对方就像个笨蛋一样嘻嘻哈哈地听完,屁也不放一个,也不知道记没记住,反正正能量过膨的男人总会找到好笑的事情,让他从郁闷中缓解过来。


 


“你们建筑师脾气都蛮大的。”


“那也不敢得罪老板啊。“


“你还记得我是你的老板啊。”


“当然啦,老板给我当司机,我感激不尽。”


 


王耀跟阿尔呆久了,英语说得越来越溜,好多聚会上的笑梗也懂了,有时候还会举一反三的用到对方身上。大部分人都说王耀变化大得让人瞠目,在聚会场上从一开始的手足无措到从容不迫,遇到了解的话题就大方地侃侃而谈,不了解的就安分守己地坐在一旁听着,渐渐地,旁人都习惯于王耀的存在,也有很多人开始亲切地把王耀划分在自己的朋友圈内。


 


而这一切,亚瑟自然都看在眼里。


 


王耀曾想过西方人真是厉害,分了手的情侣们共享一个朋友圈却从不尴尬,那他区区一个炮友,的确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从第一次在派对的失态到渐渐地能收住情绪,再和亚瑟碰上头,王耀已经能游刃有余地点头微笑了。人类啊果然是最擅长伪装的动物。


这学期到现在,已经连续好几周在聚会上撞见亚瑟了,也是,他本身就是个派对狂热分子,没理由遇不到,反正学校里工作室内抬头不见低头见,怕什么呢?


 


连王耀这种个性都厚脸皮无所谓起来了,就不会再轻易地暴露自己的心思。


 


哪怕这家伙和漂亮的女友就在他面前各种亲昵羡煞旁人,他都熟视无睹,面无表情地像一尊雕像,心无旁骛地做自己的事。


 


就在他觉得自己能保持早晚修炼成精的状态,保持和亚瑟老死不相往来,见面只会假笑的关系时,一个小小的意外发生了。


 


王耀周五喝了个半醉回家,第二天还得起早去工作室做模型,同期除了小组的那个作业,他还有一个人项目需要赶工,下周一的deadline。这个作业的要求是为本校建造一栋建筑系的新楼,满足伦敦市政府对于楼高的基本要求就可以了,在造型上可以尽情发挥,王耀嫌工作日学校人太多,便把这个模型全放到双休日来赶,一般来说模型要耗费不少时间,只是他熟能生巧,手脚麻利,两天差不多刚好完成。


 


只是工作室里除了像他这样的,还有着亚瑟那种,把所有的事情堆到最后一刻才完工的拖延症患者。


 


真是冤家路窄。


 


王耀一进门就看到亚瑟坐在最后一排倒腾他稀奇古怪的模型。并不是王耀心高气傲,建筑系里没几个人的作品他看得上眼,亚瑟也许有一点天赋,但不勤奋只能让这些变成空架子,导致作品没有灵魂,经不起推敲和打磨。


 


王耀坐在老位子,戴着耳机一边哼歌一边悠然自得地切着PVC板子,一包薯片放在前方饿了拿几片吃吃,等到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他才打算收拾东西等着明天做,转身出门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往亚瑟那个位置瞥了一眼,发现对方正凝视着自己,表情略微凝重,王耀不由得皱皱眉头停住了脚步。


 


他回头看了两眼,确认身后空无一物,才肯定对方是在“盯“着自己。王耀忐忑地心想,他一个下午都挺安静地坐前面,没理由接受这种打量啊。


 


这个点工作室里原先的同学们都去吃饭了,就剩下他和亚瑟,于是王耀主动开口了,”你有什么事吗?“


 


这该是暑假那事儿后,他们的第一次对话吧,王耀靠在前门抱着双臂看向最后一排的亚瑟,金发男人难得扭扭捏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喂,你不说我走了啊。”


 


“额……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亚瑟这才开了口,他指了指桌上拿不出手的模型,羞赧地说道,“你能帮我看看哪里有不足吗?”


 


“哦,好。”王耀心想真是稀罕,学渣亚瑟竟来问他“学习”方面的问题,以前两人关系好成那样都没见对方聊过,真不知今儿碰上什么邪了。


 


王耀走到最后一排的桌子,仔细端详了亚瑟的模型,中规中矩的外表,别无新意,大要求都达到了,但这样平庸的成果只能让老师转瞬即忘。


 


“没什么大毛病,但是拿高分很难,既然题目是建筑系新址,你应该明白他的外形要足够的大胆前卫,取材用料也要创新先进,这个太普通了。”王耀说得还蛮委婉,总不能说这个作品才刚刚到及格线,还好这门课的老师是Peter,给分不会太难看,换作路德维希,可就不能保证了。


 


“那要怎么改能拿高分?”


 


“周一就要交,你现在改,来得及吗?”王耀是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突然对分数和学习有了执念的,平心而论,建筑不能一蹴而就,方案一旦大改,就是伤筋动骨的事了,CAD要改,手绘要重画,模型也要推了重来,每个步骤都很耗时,即便对方有心,时间也是无情。


 


“啊……”亚瑟知道王耀说的挺坦诚,也是,这么短时间还想拿高分实属痴人说梦,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学霸不就是靠日积月累的努力才挣得分数吗,只是还是有点不太甘心。


 


王耀看了对方垂着头,有点闷闷不乐,只好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这样吧,你把建筑材料换成低碳环保的,搞一个内循环系统,绿墙或者绿色屋顶,在3Dmax里面渲染出来,如果是内循环,手绘要解构一下原理,然后海报和presentation中把这个理念重点强调,Peter原先PHD就是学这方面的,你投其所好,也许能拿个还不错的分数。”


 


应该算耍小聪明了吧,王耀看着对方很是欣喜地接受了这个意见,有点好奇这家伙何来的学习热忱,只是话到了嘴边却咽了下去,有什么好在意的,管我屁事啊,王耀腹诽着,止于同学就好,得死死的记住这一点。


 


亚瑟听了建议,有些不太好意思,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不了。”


 


王耀干脆地拒绝,连个客套话都懒得说,今天已经够鬼使神差的了,实在不想再和这人东拉西扯。


 


“之前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亚瑟表情很是诚恳,他暑期发过几条短信解释,对方都拒之不理,好像通讯方式也把他拉黑了,先前在聚会上本来想逗逗他缓解一下关系,结果却是弄巧成拙,适得其反,王耀看起来更讨厌他了,今天对方能和他说这么多,还蛮意外的。


 


“哦,没事,我早忘了。”无论此刻是不是真的忘了,王耀也必须这么回答,他全力以赴的把表情摆在冷漠,无所谓,毫不在意的地位,至少看起来他活得相当潇洒成熟。


 


“你最近变化蛮大的,在派对上也很开朗,很多人都和我谈论到你,说你人很好。”


 


“哦,那真是谢谢了。”


 


自始自终,王耀保持着疏离感和可探知的漠视,他不愿谈得太多,亚瑟也察觉出了,彼此敷衍几句就匆匆而别。


 


回去的路上,王耀有点想恬不知耻地称赞方才的自己,表现的冷静,无畏,还有不失分寸的漠然,这些尺度拿捏得刚刚好,是不是证明着他日趋成熟了?


 


至少不再是那个因为一条短信就患得患失的自己了。


 


他有点兴奋,迫不及待地发了条短信给阿尔弗雷德说起刚刚的事情,那字句里带着炫耀的小表情,让手机对面的男人不由得会心一笑。


 


【小呆子,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啊?】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自己棒棒的!】


【好嘛,那这么高兴的你,要请我吃饭吗?】


【来呀来呀,你出门,我到海德公园等你。】


【好咧。】


 


放下手机的阿尔弗雷德,似乎能触摸到王耀的快乐,不知为何,他的脸上也浮出了浅浅的笑容。


 


 


 


 




TBC


上一篇末尾我说了,从那天,耀开始喜欢阿尔了,因为以后要追溯回忆的时候,这就是金钱的起点。


因为有些喜欢是日久深情,细枝末节的,通常一开始没有察觉,但是越积越多,某天突然顿悟了,发个上帝视角,大家可以从这里正式感受一下如何一步步喜欢上的琼斯先生。


 


另外,教授可不是阿尔这个笨蛋,他这个老油条……会不知道王耀的变化吗?



评论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