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文章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赞美马克斯!

爱过,但现在,还是散了吧

一些补充讨论(一)

寒霜一目:

全球Beta联谊组织:



首先对我的论文进行一处勘误。经同好指正,哨向中的“向导”设定已经是二次设定,原作中只有“哨兵”设定。在此为我的疏漏及可能对读者造成的误导向大家道歉。

我确实没料到这篇论文会有这么高的热度。今天,我忍不住想针对论文撰写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后续思考多说几句。


1.中国大陆耽美同人文化的特殊性


这部分内容除了参考过往的研究和文献外,还基于我自己对同人的认知。因此这一部分的主观性较强,如有与你们所了解的有出入,欢迎随时指出。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中国内地的耽美同人文化兴起。它的特殊性在于,这是一种既受到外来文化影响,又渗透本土文化的亚文化。


外来主要源于日本和欧美。详情可参见论文。


这里想着重提一下本土文化。在以往的研究中,这是经常被忽略的地方。其一是台湾地区对于内地同人的影响。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布袋戏,及《七侠五义》等改编自古典名著的同名电视剧。


我们可以找出很多例子证明古人对于“同性”元素的暧昧态度。而侠义豪情、手足情谊、师承关系等传统中十分看重的情,亦是催生“CP”的温床。


最迟不晚于2005年,日本、欧美、台湾地区的同人作品已经都在内地传播开来,并且合流。


本土文化潜意识里的不抗拒,加上外来影响,使得中国内地的耽美同人从一开始就呈现出多元文化融合的形态。即便同样使用中文,它与台湾、香港等地区也迥然不同。你能看到君君臣臣、主公与谋士、挚友仇敌知己等中国式关系模型;能看到年轻俊美的人物背后的日式审美;也能看到欧美影响下对于平等关系和独立人格的追求。


中国内地的耽美同人,它可能是内敛的,可能是奔放的,可能是激烈的,可能是深刻的,可能是科幻的,更可能是多彩的、绚烂的、独一无二的、百花齐放的。但它唯独不可能是可耻的!


我由衷地为我们拥有如此多优秀的创作者和优秀的作品感到骄傲。


此外,2015年也是里程碑式的一年。《伪装者》与《琅琊榜》先后爆红,由此诞生出“楼诚”、“靖苏”等大热同人CP。


自此,国产作品的耽美同人迅速崛起,彻底改变了内地耽美同人文化以日本动漫和欧美影视剧为主流的格局。此后,国产作品同人与日本ACG、欧美作品同人并驾齐驱,并凭借本土文化背景不断扩张。


而演员自带的人气加速了耽美同人文化正式进入主流视野的步伐。此后几年,现象级话题不断涌现,如《魔道祖师》和《镇魂》,以及去年的《陈情令》。


热度导致资本趋之若鹜,甚至把麦麸当作屡试不爽的营销手段。这为日后粉丝群体之间的矛盾与对立埋下祸患。


今日冲突的爆发也许在当时就可见端倪。




2.参考材料缺失之憾


由北京大学邵燕君教授主编的《破壁书》是我撰写论文时所用的重要参考资料。它确实非常全面客观详实,但我认为有些词条上《破壁书》的描述与事实不符。这不能简单归咎于编者。每个人能接触到的材料都很有限,而且同人这种特殊分类还掺杂着部分主观解释。


这暴露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基础材料缺失。在谈论耽美,谈论同人的时候,我们往往只能从自己的视角出发阐述。我们有一套习惯性的约定,但这些约定的源头大多已经消失在茫茫的赛博垃圾中。总览全貌,困难重重。


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很难寻找到2008年之前的作品,尤其是文字作品的踪迹。各种论坛、个站和博客的消失对于探寻内地耽美同人早期的面貌而言是致命的打击。


比如纵横道。其实原本我想为国产作品衍生同人单独开一章,但是我发现纵横道没有了,贴吧的旧帖没有了,我能用的材料没有了。那天下午我坐在电脑前痛哭。当我敲击键盘输入这些文字,彼时彼刻的酸涩依然盘踞心头。


之后发现露西弗还在,庆幸还能抢救一下。


还有一种情况是作者主动删除。


同人作品在不断散佚,甚至在加速散佚是必须面对的事实。


这正是为什么我们需要AO3,而AO3也需要来自我们的声音。我们需要一个平台记录下同人作者们激情创作的瞬间,而同人创作史也绝不能缺少中国内地这重要的一笔。


当然,对同人作品的记录也将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便利。


我想说,对于同人圈内人而言,同人作品的传承更是情感纽带的维系。同人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同好们藉由同一部作品、同一对CP或者同一个角色,共享情感,甚至共享一段人生。这也是为什么同人拥有如此强大的凝聚力。比起日常接触,或许我们更在意灵魂互通、三观吻合。


当你发现某部同人作品与你的所思所想完美契合,那种跨越时空的情感共鸣是多么曼妙啊!


所以怎么能忍心眼睁睁看着他们的澎湃、他们的心血、他们的青春乃至他们的人生,淹没在一片404和“页面无法访问”中呢?


 


这篇论文存在诸多不足。有的地方太流水账,想深入探讨的问题没展开。昨天一时冲动公开全文,现在想想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愧对大家厚爱。


我遗憾自己出于某些考量暂时放弃进修,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社畜。


总之,如果能给后来人以启发,我就已经倍感欣慰。


欢迎大家留言探讨!以后再想起些什么,也会和大家再聊聊。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开放转载,注明出处即可。


同人自救指南——开通Wordpress免费博客全图攻略

超自然小飞蛾:

迦希吉夜:



已在文章底部更新如何在Wordpress发文。




已在文章底部更新如何注册write as和发文。











  • Wordpress提供免费博客服务,注册和网站上线过程非常简单。




  • 综合性网站,非同人专门站,被墙几率偏小




  • 你的内容你做主,可停车,无圈管,免于审核的恐惧。




  • 适合用来停车和存档,并不能代替Lofter的同人集散地功能。




  • 除非Wordpress整个被墙,否则不会出现一锅端的情况。




  • 假若个人博客被封(不太会),再开也非常简便。




  • 假若Wordpress被墙,替代产品还有AWS提供的Wordpress,可迅速移植。




  • AWS是全球最大的云供应商,大量中国企业使用,不太可能被墙。




  • AWS在全球划分二十几个区域提供云服务,互相独立,墙完一个还有下一个。











进入 https://wordpress.com/








步骤直接看图(图为电脑截图,手机可能看不到图,或者图大字小,建议使用电脑看)
















































































最后提示网站上线成功,你的博客就可以被读者访问了。








登陆之后可以对博客进行装饰,就像lofter一样。








Wordpress提供移动客户端APP,IOS和安卓都有。
















关于如何发文


























为了不挤兑Wordpress,也可以使用Write As。Write As在免费的情况下是一个功能非常简易的博客,可能只适合用来停车。使用方法非常简单。




进入 https://write.as/










































转载随意,不用问了。同人不死,生生不息。


AO3便捷入口:

扩散一下lofter文档一键备份

写手太太们可以快速存档自己的文章和评论


诶不知道打什么tag,希望大家有空都抱图去自家tag发一下!感谢!

非人二货联萌:

原创动物拟人漫画#进化之基# 55-家有鹅霸06:

虽然它吃一锅,拉一炕、还超凶的,但你总有一天会知道……

你霸霸就是你霸霸(。)

传送门点这里

大家继续点赞投票为霸霸打call哦!

今天是修修的生日~生日快乐,叶修~

非人二货联萌:

赌上猛禽的尊严!!

我们小少爷,就算做落汤鸡也是最帅的那一个~

传送门

连更第三天啦,感觉身体被掏空……爱我大家点个红蓝呀。

PS,TXapp还蛮好用的,每天签到还会送阅点……

【全职同人】[all叶]《Animal》<<11.方叶②

飞驰的脑洞:

<<11.方叶②




叶修偶尔有点神神秘秘,圈里大家都知道,方锐也就没去追问。


 


十六湖虽然后面坠了个公园,但四围都是茂密的树林,夕阳沉没后光线依稀,视野非常不好。


 


红毛狐狸还在琢磨这个地方能不能吃到松露,冷不丁让方锐挤了一下,退到栈道内侧。


 


“怎么了?”


 


“你不会游泳。”


方锐回答的义正言辞,他们脚下就是湖水,这会儿太阳下山乌漆墨黑,万一踩空可不是开玩笑。


 


“我记得你也不太会吧?”


叶修说,九赛季夏休的游泳馆之行他还历历在目,肚皮上套着泳圈的干脆面可以说让人记忆犹新。


 


“至少我还能飘着,比你强。”


方锐的脸色也夜幕中看不真切,语气到是一如既往地跳跃。


 


叶修轻轻的笑了,打着卷的尾音像猫儿的尾巴。


“回去让包子好好教一教。”


 


方锐半晌没有回答,叶修感觉到一只修长温暖的手掌顺着自己的手臂一路而下,指尖很快就被捉住了,轻轻拢在掌心里。


 


“老叶。”


 


“嗯?”


 


“你真的不回兴欣了?”


 


十六湖的夜晚并不寂寞,远离了城市的灯火,栈道上铺满星光,月华是温柔的象牙白,倒映在宝石色的湖面上。


 


叶修微笑了一下,挠了挠肩上揪着头发的小松鼠。


“点心大大还没断奶啊?包子都比你有出息。”


 


“你又没奶。”


方锐忍不住呛他,末了还是继续问道。


“这次回去后,你就真回家了?”


 


“当然是真回家啊,这哪儿还能有假,再不回去我弟弟就要来抓我了。”


 


方锐想起叶修那个一模一样却又完全不像的双胞胎弟弟,干脆面的心头不由掠过一层阴云。


“...你弟弟,也是很厉害啊...”


居然卷起袖子就把国家队的大神们撵的上蹿下跳,还没有一个人敢还手...


 


“我弟弟很可爱的。”


叶修笑眯眯地说。


 


干脆面撇撇嘴巴。


“那你回去后还玩荣耀么?”


 


“玩啊,不过也许就不是君莫笑这个号了。”


叶修想了想回答道,笑笑的纪念意义其实要更大些,而且散人的价值随着游戏不断更新只会越来越薄弱。


 


叶修没了一叶之秋,不久之后连君莫笑都会失去价值,方锐不想再说什么,用力捏了捏叶修的手。


“那你回去后应该很清闲了吧,跟我上老林那吃好吃的去。”


 


“老林啊,说起来,他是真的准备自己开店?”


这还是叶修偶然在群里瞄见的。


 


“现在不清楚,不过老林手艺确实好,要是真开了,夏休我就去给他端盘子!”


 


“你可别把老林给吃穷了。”


叶修笑,忽然想起挺久之前,他第一次在林敬言身边见到方锐。


“我头一回见你时,你还没成年。”


 


“别提了,谁还没有年轻过啊。”


方锐摸了摸鼻子,他从蓝雨去到呼啸那会儿才十多岁,正处在中二病时期熊的要命,林敬言天天追在他屁股后面撵。


 


那时候嘉世刚刚拿下三连冠如日中天,叶修...哦,叶秋带着四赛季才出道的苏沐橙来呼啸客场,小姑娘之前没出过远门,第一次来到其他城市兴奋极了,洋洋洒洒列了好长一串清单,全是准备尝一尝的美味。


 


叶修那么疼妹妹,就跟着多请了一天假,陪小女孩在N市吃吃喝喝。


 


不过只有他是不行的,当然还需要抓一个本地人来做向导。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恶作剧成功正在躲避林敬言追捕的方锐,一头撞到了某只红毛狐狸身上。


 


方锐那时候还没有叶秋高,不过倒是冲劲十足,红毛狐狸差点让他撞成滚地葫芦,捂着遭受重创的肚子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发现地上坐着个撞到脑袋还有点晕晕乎乎的小家伙。


 


红毛狐狸定睛一瞧,这个...好像是一只浣熊?他家小秋秋曾经的小卖铺零食榜TOP1。


 


苏沐橙让吓一跳,小薮猫后背的毛都炸出来,赶紧跑到叶秋跟前。


“你怎么样?”


 


“没事没事。”


叶秋摆摆手,正想拉地上的小孩儿一把,那边急匆匆出现个灰白色的影子。


 


“方锐!说了多少次不要折腾牙膏!”


 


红毛狐狸看到一只气急败坏地森林狼,瞳仁是璀璨的金色,灰白的皮毛油光水滑非常漂亮。


 


那只灰狼看到他先是一愣,而后反射性地推了推眼镜。


“叶秋?你怎么在这?”


 


红毛狐狸甩甩尾巴,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哦,老林啊,我们来玩。”


 


呼啸昨晚刚输给嘉世,叶秋可以说是林敬言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是么,那你好好玩,方锐,回去了。”


 


黑白花色的干脆面显然不打算如他所愿,小浣熊挺起胸脯,像只骄傲的小公鸡。


“老林别怕!不就是叶秋么?你等着,早晚有一天干掉你!”


 


这话叶秋听得太多,红毛狐狸弹弹耳朵。


“是是,你加油啊,不过我们这大老远来一趟,老林你也不接待一下?”


 


林敬言看到叶秋身后的苏沐橙就知道这事大概没那么容易解决,这个赛季嘉世出道的小女孩引起了广泛关注,不仅是长得漂亮技术又好,跟叶秋还特别亲,走哪都带着,甚至连韩文清都被红毛狐狸压榨着请过宵夜。


 


林敬言几乎是立刻就知道叶秋打得什么算盘,那只漂亮的灰狼扶了扶眼镜,决定起码要争取到最大利益。


 


“可以倒是可以。”


林敬言跟叶秋年纪差不多,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红毛狐狸知道,这只皮毛油亮的森林狼狡猾着呢。


“不过你得先来几场。”


 


“你不怕留下心理阴影就没问题。”


红毛狐狸摊摊爪子。


“谁要先来?”


 


“我!我我!”


晾在一边的小浣熊立马跳起来。


 


小孩大概十四五岁,剃了个板寸儿,脑瓜圆圆的很可爱。


 


“这是你们家新来的?”


红毛狐狸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嗯,叫方锐,跟我一样用的是流氓号。”


林敬言说,语调里参杂着欣慰和无奈,看得出他其实很喜欢这个孩子,就是太皮。


 


“那行,不过一会儿可别哭啊。”


叶秋笑眯眯地说。


 


这个时候的小孩儿多少有点中二病,黑白花色的小浣熊梗着脖子,骄傲的不得了。


“我也是很厉害的。”


末了偷偷瞅着叶秋,有些不好意思地扭头。


“...刚才撞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叶秋没想到这小鬼还会抱歉,倒是觉得林敬言带孩子还真有两把刷子,这小孩儿一看就很难搞。




====================


TBC.




Ps.分享一只老林。





和一只掉在路边的小点心。


“...我是谁?我在哪?”



老林惊慌失措中:“点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