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全职同人】[all叶主伞修]《If~Animal》平行世界 HE(32)

青葱水嫩~~

飞驰的脑洞:

<<伞修(32)




所以当叶修用陈果的手机告诉苏沐秋,孙哲平会在挑战赛里加入兴欣时,对面的男人卡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我说你真是...”


苏沐秋揉了揉眉心,他的小少爷怎么走哪儿都能捡人回来。


 


“老孙虽然恢复的不如你,但也很不错了。”


B市的冬天干冷干冷,叶修倒是很怀念这股透彻的寒意,一个人站在阳台上轻轻弹着烟灰。


 


“张佳乐知道么?”


 


“我还没告诉乐乐,唉,你说老孙造的什么孽,他走那会儿乐乐都快哭了。”


 


苏沐秋换了个姿势,让受伤的手臂更好的放松。


“我要是这么默默地走了,你哭不哭啊?”


 


那边却沉默了一阵,苏沐秋听见小少爷气鼓鼓的声音。


“呸,说什么不吉利的,苏沐秋,你吃了我那么多长寿面,得长命百岁才行。”


 


苏沐秋没想到会触到叶修那根神经,这么多年,那时的车祸他们都很少去谈,苏沐秋以为叶修已经像他一样不在乎了,没想到小少爷会记得那么深。


 


“我错了我错了,是我不好,我不该乱说。”


北极狐在电话那边点头哈腰,当对象生气时,不管原因如何,低头认错总是最正确的选择。


 


红毛狐狸炸出来的尾巴毛总算是让顺了回去。


“你好好呆着,全明星结束我就回去。”


 


“嗯,就快春节了,今年好好休息一下。”


 


“是啊,挑战赛也要线下抽签了,希望手气能好一点。”


叶修掐灭烟头,京城的天空有些阴霾,看样子就快要下雪。


“下次,我们一起来B市吧。”


 


“好,不过但愿你弟弟不要把我赶出去。”


苏沐秋回答,声音透着一丝笑意。


 


“那你可得积极表现。”


 


“一定一定。”


 


他们都没再说话,只有浅淡的呼吸起伏,良久,苏沐秋温和的声音穿过电波透进耳膜。


“不早了,睡吧。”


 


“嗯,晚安。”


 


叶修盯着手机,这才离开多久,想念的情绪就已经蔓延到了五脏六腑。


他摇摇头笑了,转身进屋,把那点尾音留在京城寒冷的夜色中。


 


“...真想现在就回去啊。”


 


全明星落下帷幕,挑战赛也终于完成了线下抽签,这个春节两只狐狸依旧是拖家带口回了他们的二居室,顺带捎上自家老板娘,苏沐橙买的房子就在对门,倒也不担心住不下。


 


于是苏沐橙天天拉上陈果去哥哥那边蹭饭,叶修就带着邱非刷活动,小狮子今年又长大一截,红毛狐狸已经叼不住他了。


 


春节就这么吃吃喝喝打游戏,等到兴欣其他成员归队,纷纷发现他们的队长胖了一圈。


 


红毛狐狸尾巴一甩,他才不是胖,这都是冬毛衬的。


 


假期结束一切又回到正轨,线下挑战赛还有三个月的准备期,叶修自然不会放过每一秒钟。


 


新的资料片代表着开荒,整个荣耀网游圈热闹非凡,还有带着孩子出来遛的各路大神,一看自家崽被欺负了,立马卷袖子亲自上场,又是好一阵鸡飞狗跳。


 


红毛狐狸翘着尾巴带领兴欣全体队员趁机拉练,一看情况不对果断决定把魏琛丢出去吸引火力,果然黄少天一听是魏琛立马扑上去,魏老大魏老大叫着追个不停,魏琛掉头就跑,他一术士怎么跑的过剑客,没几步就让扑倒在地。


 


叶修都能想象到胖乎乎的黄鼠狼被大老虎叼在嘴里瞎扑腾的情景。


 


兴欣这种匪夷所思的集训方式终于还是把职业联盟折腾了个人仰马翻,冯主席得知罪魁祸首是叶秋之后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晕过去。


 


叶秋的存在,让荣耀联盟的发展至少延缓了两年。


 


这是前任联盟主席的原话,冯宪君对此深以为然。


 


职业游戏选手曾经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就是宅男,猥琐又不修边幅,联盟必须要竖立一个正面形象来对抗这一刻板的印象。


 


当年的叶秋自然是最佳选择。


 


冯宪君还记得那时的叶秋,十八九岁的少年充满着灵气,狡黠灵动的就像只跳跃在森林间的小狐狸。


 


更何况那时的嘉世还有苏沐秋这个盛世美颜。


 


可就这样两个要技术有技术、要颜值有颜值的少年,偏偏全都拒绝了联盟的商业要求,苏沐秋至少还在记者会上露过脸,叶秋压根不出现,以至于这人至今都是荣耀圈的哥德巴赫猜想。


 


冯宪君摸了摸发际线,他得找各家队长谈谈。


 


苏沐秋消息灵通,得知冯主席召唤各队当家开会的理由后差点笑死在显示屏前,北极狐瘫在椅子上抹眼泪,真不愧是他家小少爷,太有能耐了。


 


冯主席此番会谈倒是让叶修的集训变得轻松起来,红毛狐狸乐得合不拢嘴,对送上门来陪练的职业选手们非常满意。


 


日子过得有条不紊,等了三个月的线下挑战赛也终于来临。


 


苏沐秋作为重要后勤,是要跟着嘉世一起去B市的,男人前一晚特意过来兴欣,帮着叶修收拾行李。


 


上林苑的房型不错,叶修他们那间卧室还有个小露台,苏沐秋把最后一件外套收进行李箱,站起来拍拍手。


 


“好了。”


 


“要烟么?”


叶修靠在露台栏杆上,四月中旬的H市已经有了初夏的影子,只是夜晚还透着一丝凉意,清澈的月光洒下来,笼上一层柔和的象牙色。


 


苏沐秋熟练地跟他对了一根,默默地抽了半截,他看着月色下缓缓升腾的烟雾,语气有些飘忽。


“真是想不到,你说,最后决赛时,我能直接坐到兴欣这边来么?”


 


“可以吧,反正也没几个人认识你。”


叶修弹下一串烟灰。


“倒是有一阵子不能见面了。”


 


“是啊,一个多月呢,从我把你捡回来,就没分开过吧。”


 


“什么叫你捡的,明明是我英明神武的决定走进那家网吧的好么。”


红毛狐狸伸出他的小黑爪踩踩。


 


“是是,了不起了不起。”


苏沐秋笑,轻轻涅灭了烟头。


“嘉世自己定了酒店,不走联盟安排,如果有时间我过去看看你?”


 


“别,弄得跟罗密欧与朱丽叶似的。”


叶修很嫌弃的摇摇头。


“我可不做朱丽叶,太傻了,我一定要长命百岁,回去打肿那群人的脸。”


 


苏沐秋趴在露台上微笑,他就喜欢小少爷得瑟的模样。


 


叶修看着他,那时的清秀少年早已长成俊美帅气的男人,只是望过来的眼神,这么多年一直未变。


 


“等打完挑战赛,陪我去吃炸酱面吧,我记得有一家特别好吃,不过那还是我上初中的事情了。”


 


“好,我们可以带沐橙一起去。”


 


“其实我家胡同口的麻酱火烧最好吃了,炙子烤肉也特别棒,只是好像还得过一阵子才能吃得上。”


 


“快了,不会等太久。”


苏沐秋拉住叶修的手,这是一只太过好看的手,纤细又充满力量。


 


男人低下头去,虔诚地吻了吻。


 


“一定要回来。”


 


他骄傲的小少爷,即使被丢进土里,还要恶劣地踩上几脚,也会毫不气馁地爬起来,去赢回属于他的荣耀。




=====================


TBC.




Ps.心疼冯主席的发际线。




分享一只当年的小队长。




【全职同人】[all叶主伞修]《If~Animal》平行世界 HE(31)

飞驰的脑洞:

<<伞修(31)




九月,联盟进入第九赛季,挑战赛也正式拉开帷幕,与往年不同,今年的挑战赛除了意外出局的嘉世,还有一个同样吸引眼球的兴欣。


 


不说嘉世,兴欣这边自然是开门红。


 


苏沐橙和苏沐秋各自归位帮不上太多忙,北极狐倒是雷打不动的在下班后去看一看,还被自家男朋友赶出来,理由是他这边忙得很,你没事不要跑来添麻烦。


 


苏沐秋一阵失笑,他倒是没有停止往兴欣跑,只是的确不再那么频繁。


 


兴欣的挑战赛之路不算太顺利,小麻雀飞得跌跌撞撞,却始终没有掉下去,就这么努力挥着短短的翅膀,奋力朝前。


 


十二月,叶修离开嘉世整整一年,与此同时,荣耀新资料片开放,等级全面提升至75级。


 


“十一年了。”


苏沐秋坐在叶修旁边,就像那一年,他们在嘉世网吧里兴致勃勃地等待荣耀开服。


 


“是啊,十一年了。”


叶修弹弹烟灰,十一年前的他们在想些什么呢?大概是这个游戏能不能好好赚上一笔生活费,又或者明天的超市有什么特价吧。


 


“我那时候可完全没想到以后会跟你处对象。”


叶修说,瞄了眼屏幕右下角,23点55分。


 


“我也没想到啊。”


苏沐秋微微一笑,随即轻轻蹙起眉。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暗恋我吗?”


红毛狐狸甩甩尾巴,伸爪子戳了北极狐一下。


 


苏沐秋一把扣住那只作怪的爪子,拢在掌心里揉捏着。


“嗯,暗恋你。”


 


兴欣的其他成员眼观鼻鼻观心,坐在叶修旁边的魏琛让狗粮砸得龇牙咧嘴。


“我靠啊,你俩谈恋爱换个地方行不行,这一会儿资料片开放了,还让不让人好好升级?”


“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腻味,烦不烦啊。”


 


整个兴欣也就魏琛敢于在被狗粮淹死时奋力发声。


 


好在苏沐秋也不是没眼色,笑着换了话题。


“说起来都一年了,明天你就能复出了啊。”


 


叶修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


“真快。”


 


“那明天要对外宣布吗?”


陈果从显示屏上探出眼睛,她要不要做点什么啊?


 


“暂时先不了,反正不急一时,这赛季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回职业圈,一切还得看明年夏天。”


叶修倒是想的很明白。


“现在还是专心打本吧。”


 


“真希望明年夏天快点来。”


苏沐秋说,零点,登陆界面亮起熟悉的光芒。


 


“是啊,无论如何,总归要有一战。”


 


苏沐秋跟着他们刷副本到半夜,终于还是被自家男朋友撵回去睡觉。


没办法,联盟是暂时停赛了,但战队后勤没有放假啊,反倒因为资料片的开放,各种全新的稀有材料测试和银武升级都要开始忙碌。


 


叶修带着兴欣刷了一晚,终于在第二天清晨以各家职业队员上线结束。


 


此时正是开荒关键时期,兴欣又穷得雁过拔毛,红毛狐狸哪里肯轻易就走,当即拉开职业选手群噼里啪啦甩几个字。


 


[都谁在?]


 


然后雨后春笋般一阵疯狂的冒泡。


 


苏沐秋这边也在开发部里刚开始工作,随即就看到职业选手群一阵猛闪,男人眼皮一跳,点开一看果然是自家对象在欢快的蹦跶。


 


[20人团本有下的没有,有的打1!!!!!]


 


[1]


 


看清来人,苏沐秋挑了挑眉毛,怎么又是这个王杰希。


 


[老叶你也是有家室的人,自重点行不行,在外边胡乱勾引当心苏沐秋窥屏啊!]


这个时候还敢跑出来喷垃圾话的只有黄少天。


 


[我组队打本再正经不过了好么,你自己污可不要看谁都污。]


 


苏沐秋笑,手里飞快地发了条消息。


 


秋木苏:[行了,下本吧,我晚上去看你。]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大醋缸一定在窥屏!]


 


[你怎么跑来了,这上班时间,赶紧给我好好工作去。]


叶修说,象征性地扔了个嫌弃的小表情,末了补一句。


[晚上来记得带宵夜。]


 


[你要吃什么?]


 


[厄,就带一份片儿川吧。]


 


[叶秋你还下不下本?]


那边被晾了许久的王杰希捏了捏眉心。


 


[哦哦,这就来。]


红毛狐狸赶紧跑过去,还不忘提要求。


[多放点雪菜啊!]


 


黄少天一脸苦大仇深。


[我忽然觉得嘉世赢了也挺好,省得日后你跟老叶回联盟拿狗粮砸人。]


 


[那我觉得你可能要失望了。]


 


[喂喂!你现在还是嘉世的人吧!这么说真的好吗!]


 


苏沐秋不以为意,他跟苏沐橙早就和嘉世撕破脸,如果不是自己与妹妹的合同都没有到期,他们大概早就卷铺盖去斜对面了。


 


这一天整个网游圈热闹非凡,到处是神仙打架。


而游戏外也是气氛莫名紧张,各路人马都等着叶秋复出的消息,只是一天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


 


而身处风口浪尖的叶修在做什么呢?


 


他在写攻略。


 


多熟悉的配方,多熟悉的味道啊!


 


各大会长看着君莫笑那个写得跟哭一样的QQ头像内心感慨万千。


 


好不容易挨到十二月底,圣诞节活动如期来临,今年倒是用不着像去年那样劳神费力折腾的满城风雨,不过有叶修带队的兴欣还是狠狠刷了一把存在感。


 


与此同时,兴欣战队也终于闯过九轮,正式进入线下淘汰赛。


 


元旦那天苏沐秋跟苏沐橙拉上邱非,偷跑去兴欣跟叶修一起吃了顿饭,男人看着青葱挺拔的小狮子,感慨小孩儿长得真快。


 


而新年伊始最重要的活动,自然是一年一度的全明星。


 


叶修原本不是很想去,毕竟这一回是微草主场,京城那地头,叶修敢打赌,自己只要出了飞机场,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出现在小秋秋的案头上。


 


而嘉世这次全封闭特训,连后勤开发部也不能幸免,苏沐秋为了75级银武忙得焦头烂额,叶修成分严重不足,每每来兴欣都要抱着小少爷不放,补充补充男朋友。


 


所以这趟全明星之行,最终只有叶修、包子、陈果和唐柔。


 


而在义斩那里碰到孙哲平,绝对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孙哲平的情况和苏沐秋很像,只是他选择了离开百花,张佳乐找了这么多年也没他消息,谁想居然让叶修撞见。


 


但是孙哲平没有苏沐秋那么好的运气,有站在联盟食物链最顶端的那个人做陪练复健,每天观察着伤势,做出最细微的调整。


 


所以当叶修用陈果的手机告诉苏沐秋,孙哲平会在挑战赛里加入兴欣时,对面的男人卡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


TBC.




Ps.苏沐秋:修修不足!要修修亲亲才肯工作!_(:з」∠)_


老陶大概要气死了...




分享一只修修。


“叶修,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苏沐秋!你给我放开!”




喵呜不停:

晚风在耳语,你在晚风里。七夕快乐~


更多猫咪故事,请关注公众号:iMiao5

拔杯的看过来啊~

Abgrund_叫我大巫:

最近因为低潮期特别无聊的一个人。


不挂tag了←挂tag太丢脸


拔杯,一个热度100字车(写过万字车的人表示并不畏惧,红心蓝手转载各算一个热度2333),留言请聊聊想看什么车(留言即默认愿意被我选有趣的写)。


到我发出文那天为止的热度一直有效,我会认认真真写不注水(_(:з」∠)_)


三百字了嗷,希望多点字数……反而是字数少的车不好写啊

喵呜不停:

MP,MP,do you copy?


更多猫咪故事,请关注公众号:iMiao5

【all叶】非正常越狱23

病客:

*全称非正常人类和非正常狱警的愉快越狱日常


 


*本文包含并不限于:有病,剧毒,第一人称


 


*充斥着未知套路的监狱文并且还没有H


 


*可恶至极


 


*进入完结倒计时


 


————————————————————————


 


二十三、非正常作战


 


01.


 


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


 


晴空如洗,万里无云。


 


阳光肆意地铺洒卡开来,温暖,又惬意……


 


……


 


“个屁啊!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一个亡灵系的为什么要吊在这里晒太阳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你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狱警你以为我们两个宅男吊在这里晒太阳就好受吗!”


 


“苏沐秋!你大爷的抓我皮带的力气能不能小点!”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不抓紧我跟狱警都得掉下去好吗!”


 


“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闭嘴!”


 


城市中心的钟声敲响,此时是下午两点,正是一天中太阳最大的时候,也是今天最闹腾的时候。


 


离我们不远的摩天大厦顶层。


 


“你们不要过来!一过来我就跳下去!”


 


“你跳没关系把东西留下啊!”


 


“……你说这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废话。”


 


“你!你们……”男人悲愤地吸了吸鼻子,“实在是太冷血了,自私!冷血!就是因为像你们这样的人太多,我小时候才会被总是被老爹老妈教训,不光是爹妈,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嘶……呼……那个你们有纸巾吗借我我擦擦鼻涕和眼泪。”


 


“谁管你啊!”


 


一波人在楼顶扯皮,而在他们脚下的商业街。


 


被多方包围的几名黑衣男子抱紧手里的包裹不知所措,在他们的左手边,一枪穿云举着手中的左轮枪大喊。


 


“把手举起来!”


 


男人们被枪指着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手指刚动了两下,在他们右手边的百花缭乱举起炸药喊道。


 


“不准动!”


 


百花缭乱和一枪穿云对视了一眼,双方都露出了不服输的眼神。


 


“把手举起来!”


 


“不准动!”


 


“叫你们把手举起来!”


 


“不准动啊,谁动炸谁!”


 


“你们到底要怎样啊!”


 


“闭嘴!”一枪穿云枪一抖百花缭乱炸药一亮。


 


“对不起!”


 


在男人们后方的大漠孤烟拳头一碰,怒喝!


 


“道歉的时候要露出胸部难道不是常识吗!”


 


“谁看啊!!!”


 


真是太热闹了。


 


我们这边的情况……被我们追捕的男人紧紧抱住了未修建完成的高架桥露出的钢筋铁架,叶修抱紧了男人的小腿,我抱住了苏沐秋的脚踝,而苏沐秋。


 


他的手抓紧了叶修腰间的皮带,皮带已经因为外力扭曲,卡在叶修胯骨上。


 


我歪着头看了看,一阵微风拂过,挂在半空中的我们四人小长龙左右晃了晃。


 


“哦哦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掉下去了!”


 


“救援队呢!”


 


“这儿呢。”


 


张新杰在高架桥上淡然地朝我们挥挥手,他身旁站着救援人员和医护人员,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怎么把我们弄下去。


 


“你们还没想好怎么办吗!”


 


张新杰认真地想了想。


 


“暂时没有。”


 


说着,张新杰看了眼我们的姿势,偏过头去,低头,捂住嘴,身子抖抖抖。


 


“你在偷笑对吧!我看见了!”


 


张新杰咳嗽一声,理了理衣领。


 


“要不你们就直接松手,狱警最下面垫底,他刚才不是说想死吗?”


 


我前头的三人陷入了沉思,我惊愕。


 


“不对啊我开玩笑的!喂!别松!求你了哥,别松!”


 


张新杰敲了敲手里的本子。


 


“那就再等等吧。”


 


“新杰,我只有一个请求。”


 


叶修悲痛地开口。


 


“如果我的胯骨真的撑不住了,在把我送医院之前,我想再用一次。”


 


“没关系,修修,我会负起责任照顾你的下半生的。”


 


苏沐秋诚恳地说。


 


“下半身?”


 


最上头的男人接了一句。


 


又是一阵微风拂过。


 


……


 


“……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要死要死要死……”


 


“Shut up!!”


 


02.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要从几天前说起。


 


那一天,跟平时没什么不同,吃饭,睡觉,抓狱警……啊不是,抓犯人。


 


就在我拎着黄少天孙翔回来时,人畜无害可萌了大步走进监狱,脸上万年不变的笑容比以往还要灿烂,他拍拍我的肩。


 


“把大家都集中一下。”


 


“啊?行。”


 


我松开他们俩的后领。


 


“去吧皮卡黄小火翔,把叶修他们带过来!”


 


“滚滚滚!”


 


不过五分钟,所有人都在大礼堂集合完毕,三三两两地议论着今天把犯人和狱警集合起来干嘛,难道又是要组队送小孩子上学?


 


人畜无害可萌了看了眼人数,拿起一支粉笔,往身后的黑板上一划拉。


 


“吱吱吱吱吱吱吱——!!”


 


大礼堂瞬间安静。


 


死的死伤的伤。


 


人畜无害可萌了满意地点点头。


 


“今天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关于我们监狱一直在努力地为大家寻找减刑的机会这一事。”


 


礼堂中人们的呼吸都轻了下来,我瞥了眼叶修,他的目光少见的严肃,我活动活动脖子,继续看着台上的人畜无害可萌了。


 


人畜无害可萌了将一份文件拿起。


 


“恭喜各位,在监狱各阶层的努力下,这个提案,政府高层终于认可了。”


 


礼堂内的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一个二个激动得脸都红了,眼看就要蹦起来欢呼,人畜无害可萌了眼疾手快拿起粉笔往黑板上戳。


 


“吱吱吱吱吱吱吱——!!”


 


大礼堂瞬间安静。


 


死的死伤的伤。


 


“咳咳,话还没说完,这个减刑的机会,需要我们做一点贡献……”


 


人畜无害可萌了扫视了一圈,缓缓说道。


 


“有一批人从国外偷渡进违禁武器,高层一直在追查这帮不法分子,而现在最新的情报有说,他们之中的头目偷偷溜进了我们这个城市,政府方面让我们参与这次的行动获取群众的支持与信任,所以……”


 


他一摊手。


 


“说白了,怼他妈的。”


 


03.


 


“诶我们先分小组,选几个负责组长出来,还是那个老规矩,谁站起来得慢谁就当啊,准备准备,一二……”


 


“按住他按住他把那个叶修按住!”


 


“别让他起来!不要扶他!”


 


“啊你们干嘛?你们要干嘛!我只想当个吃瓜群众你们放我起来啊!”


 


看着毫无还手之力的叶修,带起节奏的我微微一笑。


 


深藏功与名。


 


04.


 


最后负责组长选了这么几个人,叶修负责的小组是调查小先锋,韩文清负责主力进攻组,喻文州带队负责策应和通讯,至于后勤和隔离带则是由张新杰和肖时钦两人负责。


 


“大家都到齐了?”


 


老班长打开投影屏,望着满当当挤了一屋子的非正常人和使魔。


 


“大家都是自愿过来的,还是跟各位说清楚,这次的行动很危险,如果有想退出的……”


 


他等待了半分钟。


 


使魔们举臂高呼。


 


“打架!打架!”


 


“打架!”


 


我颤颤巍巍举起手。


 


“我想退……”


 


两边肩膀各搭上一只手。


 


“狱警啊,这你就不够意思了,说好的一起建设社会主义呢?”


 


“我、我还是个孩子……”


 


“你需要我残忍地说出你的年龄吗?”


 


“我还处于青春期晚期,这个跟年龄是唔唔唔唔唔——!!”


 


忽略到被苏沐秋和叶修捂住嘴的我,看见没人退出,老班长欣慰地点点头。


 


“好,没人退出,那请各位负责人留下,由我来跟你们交待这次从上层获得的信息,其他人先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我被苏沐秋黄少天联手捂住嘴拖出了会议室。


 


我的人权呢!!


 


05.


 


我一个人挨着墙角默默吐魂。


 


有人轻轻碰了碰我的肩,我一抬头。


 


“喝水吗狱警先生?”


 


乔一帆和善地将一杯温度适中的温水递给我,我道了声谢,接过水杯,抬眸看见乔一帆也坐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有几分说不明道不明的纠结。


 


我点点他。


 


“怎么?对这次的行动感到不安了吗?”


 


乔一帆摇摇头。


 


“前辈们都很强大,我只是觉得……这样真的可以吗?”


 


他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我一口将杯子里的水喝光,把手中空空如也的纸杯捏到变形。


 


“小乔同志啊。”


 


“人是要和人一起生活下去的,圣人,病人,健全人,残疾人。大家都是互相需要才会诞生在这个世界——这是我从叶修……不、不只是叶修,很多很多的人那里学到的。”


 


“任何热爱生命的个体都不应该受到歧视。”


 


“你就不想再见见你的家人同学吗?”


 


乔一帆愣了愣,我笑着掏出一根从叶修那儿顺来的香烟。


 


“你们应该有更精彩的生活,而不是被关在这种地方。”


 


“以前我不觉得,然而遇到叶修这个人后,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我一直在渴望的东西……”我喃喃自语道,轻笑两声,我吸进一大口烟,烟雾浓浓,席卷了我的喉咙和肺,有些火辣辣的疼。


 


“还是说你不相信叶修?”


 


乔一帆沉默良久,半晌,他目光坚定地抬头。


 


“我相信前辈。”


 


06.


 


我瞎炖的心灵鸡汤打消了乔一帆小朋友的不安。


 


但我觉得我现在就非常地不安。


 


我坐在红色的座椅上,两根手指狂搅,香甜的气味不断地诱惑着我的神经。


 


和我的钱包。


 


“我说……”


 


“嗯?”


 


一桌人转头看我。


 


我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说是去调查嫌疑人的接头地点,为什么……我们会坐在冰淇淋店里?”


 


“伪装嘛。”


 


叶修把手里的甜筒咬得咔滋咔滋响。


 


“融入环境。”


 


王杰希舀起一大勺抹茶味冰淇淋,勺子转向叶修,一只眼睛满含期待,一只眼睛满含期。


 


叶修沉默三秒。


 


“不吃原谅冰淇淋。”


 


王杰希。


 


不高兴。


 


“因为好吃啊。”


 


已经吃了一份香草冰淇淋的苏沐橙举手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哥哥说狱警上个星期五中了两百块彩票今天请吃冰淇淋。”


 


我震惊地看向苏沐秋。


 


你怎么知道!!


 


苏沐秋表情冷漠,伸出两根手指比比自己的眼睛,再比比我的眼睛。


 


I am watching you.


 


“……别玩了。”


 


我转头看向一旁抱着手的韩文清。


 


“老韩你不是主力进攻组……”


 


韩文清瞥了我一眼。


 


“我不放心。”


 


我扫了眼这桌人。


 


别说了我自己都好不安。


 


“脾气这么暴躁不好,来来来狱警给你两块钱自己去买个甜筒。”


 


叶修打开钱包拿出两个硬币,我一怒,抓住叶修的钱包就扔了出去,叶修眼疾手快去捞钱包,伸手的同时惊呼出声。


 


“韩文清!”


 


叶修一把抓住了自己的钱包。


 


“老韩!你怎么了老韩!你说话啊!”


 


他就在你旁边喂!!


 


果不其然下一秒黑着脸的韩文清就直接把叶修掀翻在地,坐在叶修身旁的王杰希动作迅速地……配合起了叶修,他一手抱着叶修,叶修抓住他的衣服,有气无力。


 


“老、老王……我要是不行了……君莫笑的帽子里……有我的银行卡密码……我卡里还有……八块五毛钱……取出来……”


 


“给我交学费吗?”


 


苏沐橙眨着眼问道。


 


叶修艰难地摇头。


 


“那个……找你哥……拿那八块五毛钱……去……”


 


“哦对了叶修我想起来了,你卡里的八块五毛钱我上次买炸鸡翅用掉了,很好吃。”


 


叶修一惊,抓住王杰希的衣领。


 


“你居然没分我一个!吐出来啊我的八块五!!”


 


这帮人没救了。


 


我掩面在心中哭泣,看向韩文清。


 


“老韩你还是把他们都灭了吧,我受不了,我年轻的生命承受不住。别忍了,老叶居然都给钱包取你的名字了。”


 


叶修拍拍衣服坐回椅子上。


 


“你还别说,狱警,这个钱包就是老韩送我的。”


 


我震惊地看向韩文清。


 


韩文清看天。


 


看地。


 


摸着下巴想了想。


 


轻咳一声。


 


看向我。


 


“怎么。”


 


不不不不不不你开心就好你开心就好。


 


我正想起身,叶修的手指却仿若不经意地敲了敲我的小拇指,我动作一停,若无其事地坐回去,借着眼角的余光打量到了坐在我斜后方的两人,一个似乎是刚到,提着包穿着正装就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样,他与坐在座位上的人交谈了几句,两人像是朋友一般相谈甚欢的模样,收拾收拾走出了冰淇淋店。


 


“看来他们也喜欢吃冰淇淋。”


 


苏沐秋伸手在我眼前打了个响指。


 


“走吧狱警先生。”


 


07.


 


“谁走最后谁买单!”


 


“喂!!!”


 
TBC


————————————————————————————


今天把科目三考了现在还在高铁上!


等我回去再捉虫找bug谢谢!


顺便一提,正篇是正经不起来的,所以e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