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飞天(all叶)

我在做梦吗?

油条:

飞天(四十三)












这周上完课,罗辑找叶修问他下周末愿不愿去他们学校的舞乐节玩。Z大每年秋都要举办这个节日,不仅有各种各样的表演,铺天盖地的小吃,晚上还有篝火晚会,实乃诸多宅男宅女洗刷单身狗耻辱的好机会。


叶修很不服气:“难不成我看上去很像单身狗吗?”罗辑故作疑惑道,“你对自己有什么误解?”


叶修眼神死了一秒:“我跟你说我们的关系全靠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撑着。”


罗辑点点头:“正好下周跳完舞我们一起去。”


“听人说话啊!”叶修无情吐槽,“你这个只能约男老师的家伙也好不到哪去吧!”


最后据罗辑说今年嘉世应邀去表演,嘉世去不就代表苏沐橙也去么,担心自家妹妹会被校园痴汉粉丝骚扰的叶修大义凛然地答应了。


“对了,我问问老板娘她们去不去?”叶修心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干脆组团呗。罗辑面无表情地抬起胳膊拦住他,“哦我问过了,她们不跟我们一起走。”


叶修掏出根烟含嘴里,点点头:“好,你快回去吧,不早了。”


罗辑转过身的刹那镜片很神地一阵反光。计划通: )


 


但是大宇宙的神秘力量怎么可能让他这么顺利: )他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包子入侵。罗辑善用逻辑打败别人,可惜包子此人没有逻辑……


最后是他们仨一起去了Z大。一路上看着跟叶修撒娇耍痴的包荣兴,逻辑心头尽是为他人做嫁衣的怅恨,于是镜片冷冷地一阵反光。


刚到Z大门口叶修就被那扑面的青春活力扇得愣了愣,霍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不过仅是一瞬间他就轻轻笑开来,拉着他们往里走。


罗辑眼眸一动,觉得叶修这个笑容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又说不出哪里不同。只是眼底的卧蚕格外明显,配上微扬的,凹陷的眼角,平生一种温柔的波折。


打眼一看哪里看得出他已近而立,鲜冽得好似刚毕业的学长。


包荣兴搂住叶修的肩头,啪叽一口亲在了叶修的太阳穴:“老大笑得真好看。”叶修觉得像被哈士奇涂了满脸口水,无奈地拍拍他的头,“没大没小。”


罗辑微微眯起眼睛,心想这家伙究竟傻糊涂了还是大智若愚啊?


叶修也拍了拍罗辑的肩:“怎么老板着脸啊,笑一个。”青年淡淡扫了他一眼,扭过头看向街边。


他们三个勾肩搭背,说说笑笑,自然而然地吸引着周围人的注意。罗辑穿了件颜色沉郁的衬衫,外搭浅褐毛呢马甲,牛仔裤,显得肩宽腿长,萧疏轩举。包荣兴黑T恤,外面大大咧咧套了件横须贺夹克,夹克是深蓝与酒红相间的,衬得他发若熔金,肤白胜雪。叶修出门前怕夜里凉披了件薄薄的军绿色连帽风衣,九分裤下露出一节冰雕般的脚踝,有种散漫的青春气。


吃瓜群众看到金发帅哥亲了一下风衣帅哥,无声地倒吸口气。马甲帅哥说了两句傲娇地撇开头,没让风衣帅哥看见他的微笑,又倒吸口气。等他们过去了才慌慌张张掏出手机拍照留念,发朋友圈时不约而同配上八个字:有狗共享,有粮同当。


Z大里张灯结彩,路旁全是卖小吃的摊子,远远能看到操场上发射出来的舞台灯,学生组成的摇滚队在唱林肯公园的《Numb》,一群撸狗声嘶力竭地跟着嗷嗷乱叫。


包子买了串粉色的棉花糖捏在手里,自己没吃,只是一个劲往叶修嘴边凑,叶修受不了地咬了两口,舔了舔嘴唇上的糖丝:“不吃还买……”


罗辑:……这人绝壁机灵得很。


“什么时候轮到嘉世表演啊?”四周太闹,叶修凑到罗辑耳边道。罗辑推推眼镜,瞥了眼手表,“还有一个小时,再逛逛吧。”


正说着,几个踩着滑轮的小美女笑嘻嘻地往他们手里塞了传单,雨燕般穿过人潮飞走了。叶修借着三分灯火,半抹斜阳看了看,“A楼有密室逃脱游戏,这个不错的样子。B楼是鬼屋,C楼是性别颠倒咖啡……”叶修顿了顿,“是指女生穿裤子,男生穿裙子那种吗?”


罗辑和包荣兴对视一眼,心潮起伏地点点头。


叶修:“……你们想去?”


他俩又一致摇头。


叶修:“……”年轻人的心思他不懂。


走着走着他们手里都多了些吃的。罗辑捧着章鱼小丸子,腮帮子鼓起一团毁灭了他高冷知性的形象。包子顾着吃板栗没空说话,时不时还塞叶修一口,乍一看真是个又野又酷的美男子,很能唬人。


叶修喝掉最后一口甘蔗汁,摸出一支烟想点燃。罗辑按住他的手:“这可是学校,抽什么烟。”


“好久没抽啦,让我抽一支吧。”叶修觍着脸卖萌,虽然他自觉并不可爱。罗辑默默收回手:“……就一支。”


叶修唇里压着烟,微微低头把烟点燃,乌黑睫毛投下两扇浮动不休的影子:“谢了啊。”


罗辑的眼睛飞快地眨了眨。


叶修深吸口气又吐出来,把烟夹在指尖笑着前行。一闪一闪的烟头拖出一缕细长而蜿蜒的烟雾,很快被人群搅散,像是汇入海洋的川流。


人海茫茫,千灯流远。


叶修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和沐橙以及某人混入某个大学的夏日祭。傍晚的天际如赤潮与冰河碰撞出的鸡尾酒,闷热的空气里飘满油炸食物的香味,耳畔是找不到源头的轻快夜曲。他们手牵着手奔跑在风铃,灯笼与衣香鬓影织成的迷宫里,哪怕手心里粘满汗渍也舍不得分开。


然后天穹被漂亮的深蓝色涂满,他们跑到一座池塘边,万盏金灯倒映在水面如人间的星河。烟火趁他们毫无防备时嗖地炸开,五彩斑斓,照亮湖心雪白的莲花……叶修偏过头看见那人正凝视着他的眼睛,漆黑而微光,像是两颗缄默的星星。


叶修冲他笑了笑,他也随之一笑。


原来一个人的眼睛里是真的有诗句的。


叶修走神间不小心撞上一人,烟头在那人衣服上烫出一个浅浅的圆痕:“抱歉,我可以赔偿……”


那人面容平凡,只是眉峰极耸,身上有股风尘仆仆的汗味。他冷冷看了叶修一眼,正要说什么就见叶修身旁的两个青年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不知怎么硬生生把脏话咽了回去,匆匆离去。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包子顺手搂住叶修的脖子:“老大想什么呢,烟要烧到手了。”


“没什么。”叶修把烟掐了扔垃圾桶里,“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看嘉世的表演吧。”


罗辑轻轻给他掸了掸了衣服:“好好看路,别再撞到自己了。”


“还管起老师来了。”叶修嘟囔一句,倒是没再走神。


远处,长着双丹凤眼的年轻人收回目光,压了压鸭舌帽,混入人群消失不见。


 


 


 


 


更新稳定说的就是我(。

评论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