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不成熟的建筑师 35

更啦~~~

九川:

不成熟的建筑师 35


王耀曾经觉得自己是上了锁落了灰的八音盒,他没听过却斩钉截铁的断定那一定是生锈了喑哑的沙沙声。

后来有个人翻来覆去地说,可好听了。

一遍遍地,

好像自己也就信了。


从小龙那儿出来,王耀在街上溜达了一圈才回公寓,买了两本画册边甩着塑料袋一边慢吞吞地上楼,他想好了几套说辞来对付路德维希,不过好像都没什么底气。回去的公车上他看了眼手机的通话记录,也不知道两个素未谋面的人怎么能聊十二分钟?


王耀虽然没出柜,但也不怕跟自家弟弟介绍恋人,事发突然,就这么让两人打了个照面。想也知道王嘉龙那个阴晴不定的主儿一遇到自己的事情嘴里是吐不出什么好话了,至于教授……他还真猜不出男人的反应,所以这会儿弄得他都有点忐忑不安。

教授对他很贴心,也非常欣赏他,那种惺惺相惜的感情让两人很是相投,只是对方身上萦绕不散的距离和陌生感唯有做爱的时候才不会突兀。

或许他该对路德维希坦白自己糟糕的过去…
或许吧……或许接受,或许讨厌。

王耀拿着钥匙小心翼翼地开了门,发现公寓里空无一人,卧室的床铺得整整齐齐,沙发上的抱枕也正正方方地摆放好,连凹进去的角都被捏尖了,他去厕所撒泡尿发现浴室里的沐浴露和洗发膏全都按照大小个头从左到右排着队。

洗手的时候又看见水池的墙壁上新安了一个洗漱架,放着教授的电动牙刷,和自己一个牌子,一黑一白格外搭配。莫名,他心思一动,慌慌张张跑到门口,从玄关开始一点点找寻着,什么伞柜里并靠的两把传统英伦风长柄伞,书架上多了本中德互译的小词典,阳台上摆放的三盆鲜花……突然中多了很多细节,像是生活给的小小馈赠,每一次发现都会生出一丝甜蜜,仔细一看,全是男人入侵的痕迹。

路德维希比他想的要注重生活情趣,这种内敛的温柔其实很撩人,到底是有过婚姻的男人,那种常年累月才能培养的生活习惯,恰到好处的修饰,很容易把人一点点拉近对方的圈套。

王耀想想,和路德维希满打满算也不过认识两个月,但这个人好像轻而易举就俘获了他的心,比起自己前两年一直毫无动静的感情,在这样的神展开面前真是让人相形见绌,也许该学学教授追人的本领?

也许,只是想见他了而已。

王耀倚靠着墙,发着短信问路德维希在哪儿,对方迅速地回复在隔壁工作。然后,敲门声传来,高大的男人带着副学究眼镜站在门口,表情不满地皱眉显然欲言又止,但在王耀主动拥抱他的那一刻,眉角又慢慢舒展开,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耀,我等了你很久。“

“是我不好……”王耀把头埋在对方胸口,感受那沉稳的心跳和饱满的胸肌,然后深深地闻了一口对方清淡的香水味。

“你不应该回来得太晚,我会很担心。”路德维希万分清楚王耀此刻的乖巧和撒娇都是想把昨天的事情含糊过去,他本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下意识还是忍不住说了几句。

“昨天喝太多就睡过去了,朋友就送我回我弟弟那儿了,下次我肯定不会这样……”
王耀当然不能说昨天晚上压根没想到回家这回事情,可实话说出来对方一定会难过……

“我知道,昨天打电话给你,是你弟弟接的。”说起王嘉龙,路德维希的眉头瞬间皱成一团,表情也严肃了很多。

“啊……他说什么了?“

“一些不太好听的话,恕我直言,你的弟弟非常没有礼貌,他是不能接受同性恋吗?”路德维希不想重复昨天的内容,无非是一些冷嘲热讽的脏话,满满都是少年人不成熟的臭脾气和自以为是的指手画脚。

“他也有一些同性恋朋友,我不知道,可能有些人并不能接受自己的亲人是吧。”王耀叹了口气,他摸了摸教授的脸,想想三十多岁的大叔了被一屁孩骂了一通,心里估计憋屈死了,“而且我和他关系不是非常好……”

“为什么?我以为中国人都很注重亲情。”

路德维希也有一个兄弟,他们虽然一起长大感情不错,但是自从成年后联系的就很少了,而且他那个兄弟潇洒放荡,热爱野外冒险和徒步旅行,一般很难在个安稳的地方找到他。后来又因为点事情闹得不痛快,到现在四五年没联系了,或许是他个性冷漠,不痛不痒毫无差别。

“普遍不等于所有,你知道这个道理。“王耀拉过沙发上的抱枕,坐的很是端正,而路德见状拉了椅子坐在他的对面,两人凝视着对方半刻,只见王耀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开口谈起家里的事情。

“上次你问我计划生育的情况下为什么我还有一个弟弟,很简单,任何政策都有空子可钻,如果有钱有精力,多几个弟弟妹妹并不少见。“

“这个我后来上网查阅了一下资料,我明白。”

“你啊,不要这么有求知欲好不好。”王耀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所有的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合理的回应,教授也必然会用他自己的方法求得答案,但这个样子真的会显得很变态啊啊啊!

得,还是自己主动交代吧。

“第二件事情,我小时候有血液病,这个单词我不清楚说得对不对,就是一种很严重的病症,我的弟弟捐献了他的骨髓,所以我才能安然无恙,健康地活到现在。”

王耀刚说完,就见到路德维希拿着笔飞速的在纸上写了个单词。

“所以说,你们关系应该很好才是啊?“路德维希觉得血脉相连又这般生死相依该是极为动容的亲情,但好像……王耀的表情是截然不同的情绪。

那个男人声音带着点自嘲和淡漠,“你说的没错。可是以前的我,一直觉得这是他应该做的,他本来就该给我,毕竟我不生病就不会有他的出生,而且他得到了太多我没有的东西,只是要他点骨髓,有什么大不了的。差不多是这样的想法。“


王耀顿了顿,起身从厨房拿了两罐啤酒递给路德一罐,然后痛快地打开喝了一口,接着说道,“我弟弟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学习很好,人缘也很不错,差不多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我呢,比他差得多了。现在想明白了觉得一家人没什么好比的,但小时候到底是不甘心的。从前生病还有得辩解,后来病好了还是处处不如他。”说到这儿,王耀呵呵笑了一声,“所以呢,我就趁他还小,把他赶到英国念书了。“

一开始王嘉龙是不知道这事的主意是他出的,第一个学期放假回家还扑倒他怀里难受的说过得不好特别想家什么的,后来也许是听别人说知道了真相,眼睛里的愤怒和讨厌也慢慢得多了。

被出卖了。王耀能读出对方的表情。

是啊,被最喜欢的哥哥出卖了。

“听说我弟做手术的时候痛得哭了好久,他从小真的没吃过什么苦,这大概是他最痛的一次。“

只是,王耀并不开心。
做完手术,爸妈不在意自己恢复得好不好,只在意宝贝的小儿子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会不会影响身体发育,王耀偶然听到他们和医生的对话,内心只觉得荒芜一片,倍感悲凉,那一瞬间他想通了让自己活下来只是父母的责任,而不是他们的期盼。自始自终他们在意的只有王嘉龙。

真不甘心啊。

“我一直希望他能够留开这个地方,不想再看到他了……这很愚蠢吧,我太嫉妒他了,太讨厌他了,就像一个最最无聊的反面角色。”


现在回想起来,躺在病床上的术后时期,每次见到王嘉龙,对方都生龙活虎地在他面前耍活宝哄他开心,明明是那么衷心地盼望他赶快恢复,却因为被情绪蒙蔽双眼,唯独把自己的弟弟给遗落了。

想到这里,王耀的眼神里泛着淡淡的光,神色温柔地仿佛能滴出水,“他在英国过得不是很开心,虽然现在看起来和过去没什么差别,甚至朋友更多了,也更会享受生活了。但他是个很喜欢把情绪都埋在心底,别人不懂他,我知道,所以我想尽力地弥补他。“

王耀边说边喝完了啤酒,他捏了捏铝制的瓶罐发出尖锐的声音,然后清了清嗓子,朝路德维希眨眨眼,“怎么样?满足你的好奇心了没?是不是觉得我挺糟糕的,嫉妒心又重,又小心眼。”

路德维希沉默地看着他,突然,他半蹲在沙发前,把头抵到了王耀的额前,非常认真地说道,“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你在我心里,比所有人都优秀。“

然后他吻住王耀柔软的双唇,搂着他的颈部辗转着交缠,直到对方气喘吁吁才松开。

“我一直觉得自己找了一匹千里马,迫不及待地占有他,生怕有人和我争抢,可是我现在又很生气那些人有眼无珠,把你遗忘了那么久。”路德维希抚摸着王耀的眉头一一抚平,抚摸着他的下巴轻轻滤过,“怎么会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呢?”

这一句话让王耀愣住,他抬起头,眼睛里微有湿润,却被男人吻住眼角。

“你会一直这样…'吗?”王耀迟疑地开口,他并不该问这种不切实际的承诺,可又隐隐的期待着什么。

“会,永远都会。”路德维希紧紧拥抱着他,那话语仿佛在骨头里颤抖,发出震耳欲聋的宣言。

王耀伸出手回搂着,食指在他背脊上画了一个圈,浅浅地笑着,他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眼神闪烁着耀眼的神采,眼角飞扬的暖意融化了回忆的冰山,一字一句地说道,“做爱吧,我的伯乐。”



再之后,也有人不厌其烦地说着,你那么动听。



TBC



王耀依旧隐瞒了凯撒的存在。

而能让他说出全部故事的,只有一个人。

结尾应该是一段H……没啥时间了………

评论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