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不成熟的建筑师 33

更啦!!!~\(≧▽≦)/~

九川:

(all耀)不成熟的建筑师 33


 


浑身泛着宿醉的无力感,太阳打在身上那种舒暖的快感让王耀不自觉地抿起了嘴角,沉重的眼皮微微睁开,为了一点暖意而辛苦起床的男人见到的不是洒满被单的阳光,而是那个眉如刀锋,沉默而立的少年。


 


说是少年又不全然,攒眉蹙额像个老头,脸上布满了阴霾,王耀不禁耸耸肩,感受着山雨欲来的压抑氛围,他开口,有点虚弱地说道,“早安啊,小龙,昨天没给你添麻烦吧。


王耀自知昨夜来得仓促,全赖那点情绪上头,他依稀有着些印象,嘴里反复含糊地祈求着弟弟的原谅,至于答案……大概就在对方现在的表情了。


 


王嘉龙彻夜未眠,他脸色极其不悦,先还有着一丝理智克制着不将男人从梦里闹醒,那么现在,他已经无需忍耐,于是弯下腰,眼神牢牢地钉在王耀那无措的面容,冷笑着说,“哥哥的身体那么淫荡吗?才多久,已经这么迫不及待地找到新的炮友了吗?”


 


“什么?”王耀瞪圆了眼睛,眉头立刻紧皱一团,自家弟弟不堪入耳的话语让他无法接受。


 


“路德维希是吧?已经这么快就把野男人带回家了吗?”


 


“够了!”王耀吼了一声,可对方却置若罔闻,依旧步步紧逼地追问着。


 


“我说哥哥为什么要急匆匆地搬回去,原来是躲在自己的淫窝里和新欢过日子啊。”


 


听到这番难听不堪的嘲讽,王耀立刻从床上站起来,迈开步子狠狠地抓住王嘉龙的衣领,面色阴冷地说道,“别再说了!”


 


“恼羞成怒了?实话听不得?当初哥哥把我赶出家,不也是为了和凯撒躲在淫窝里过着快乐的生活吗?怎么样,是不是还在怀念那个滋味啊!”


 


话音刚落,王耀一个拳头已经砸了过去,力量十足,出手极快,显然是怒急攻心下意识出手,王嘉龙没来得及躲闪被狠揍的嘴角立刻青肿起来。看到这一幕,王耀捏紧了拳头,指甲深陷在掌心,“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缺乏教养,这种话是你该对自己哥哥说的吗?”


 


“我是没教养啊,你不是早就不管我了吗?”


 


王耀看着小龙愤恨的眼神,就像被千万根针猛戳了一下,倏然缺乏了争斗的力气,他想起昨夜自己还愧疚满满地抱着他,现在却又针锋相对,剑拔弩张。


 


“我知道你在生气什么。”王耀语气渐渐恢复平静,他伸出左手轻抚王嘉龙受伤的侧脸,眼神带着疼惜,“从小到大,我只喜欢过男人,即便我不说,你也一清二楚。所以你不接受,看不起,又或者强烈反对,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王嘉龙直视着自家哥哥坦荡的神情,胸口莫名涌出不甘的情绪。其实,关于王耀的性向他们一直避而不谈,王耀知道他心知肚明又不以为意,或者这个问题上,他没有半点置喙的资格。王耀无畏也爽快,他打开手机翻开联系人找到了路德维希的电话,然后将屏幕反转指向小龙,“你说的路德维希,是我新交往的恋人,不是炮友,也不是哪里来的野男人。过去我总当你是小孩子,并不想把这些关系挂在嘴边,但似乎只增添了更多的误解。我不是仅仅在醉酒时才觉得对不起你,这些年每时每刻都在懊悔,也很尽力地修补我们的关系。我不想也不愿在你心里的形象如此不堪,毕竟你是我最最在乎的人。”


 


王耀向他靠近,炯炯有神的双眼让王嘉龙所有的小心思无所遁形,可他最后只是轻轻地抱住了身形单薄的青年,然后贴着耳朵说道,“可你说那样的话,太伤我心。”


 


那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清晰地递进了耳缝,就好像守着空宅的夏虫嘤咛,王嘉龙想开口,喉咙干涩地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松开自己,披上外套走出门去。直到他听到大门的合拢声才清醒过来,匆忙跑出去,却再也看不到王耀半点影子。


 


倚靠在公交车站的挡风窗户上,王耀拿着手机无聊的在社交软件上反复刷新,方才小龙的话让他无可避免的失控,其实比起侮辱自己,更不想让那个名字同流合污。他伤心,不是因为自己同性恋的另类身份,从面对自己的性向那天开始,他便无所畏惧,这些年尽可能地低调生活,只为不叨扰众人的生活,却不会因为他人的目光而勉强自己的选择。就算是小龙,也不会。


 


可他却不愿意听到一点肮脏的字眼去沾染上那个名字,太难受了,好像被剥夺了一种自我收藏的缅忆,被毫不相关的人擅自搅烂,惨兮兮地如呕吐物一般只剩恶心和反胃。王耀的手指停留在许久未曾打开的Facebook上,他看着那张永久黑暗的照片涌出层层叠叠,翻滚不尽的痛苦,压抑着哭腔潸然泪下。


 


七月的烈阳隐匿在层层叠叠的树荫下,偶尔会不经意地钻出来刺伤敏感的肌肤,收拢的手指夹紧了虚汗满满的掌心,记忆也如同被汗液晕染,明明看不清楚,却历历在目。


 


他和凯撒的相遇如同所有情景喜剧复播的第一集,焕然一新的开场,平铺直叙的故事,以及你猜不透究竟会占据怎样重量的新人物。


 


06年的世界杯快要落幕,十一岁的王耀从那个单调的丧失温度的老宅子走出,打造一线深圳的标语让整个城市大肆动工,他跟着李叔一路颠簸了很久,感觉整个路面都被翻过来建造。那时候,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外面的样子,如雨后春笋冒出的高楼大厦彻底遮盖了夕阳的神采,没有一片景色连贯得让他品完,王耀坐在汽车上侧着头片刻不肯眨眼,李叔说睡一会儿,等赴港的船开了就没机会睡了。


 


他没坐过船,踏上摇晃的甲板才第一回感受到水波荡漾的滋味,就是课本里说的,碧海蓝天,波光粼粼。王耀想起小龙总说他最讨厌坐船,晃荡地让人想吐。可是,怎么会?王耀靠在栏杆上,感受着轻风掠过的柔软,摇晃的轮船就像婴儿的摇椅,明明有趣的让人沉迷。可李叔让他早点回到船舱,王耀嘟着嘴摇头,他难得出来,不想放过一丝一毫的精制,可老头还是坚持劝说着,”等这趟少爷的病治好了,想看多久看多久。”


 


王耀看着逐渐逼近的港口,终于想起这趟的目的,可心里没有半点期待。


 


下了船还没有出关就听到隔着玻璃门大声喊着哥哥二字的王嘉龙,个头窜得很快的小龙穿着一套崭新的英式校服,他的脸上堆满了溢出的喜悦,可王耀却是淡淡的看了两眼,紧紧地攥住李叔的手。


 


这几年见到小龙的机会越来越少,自从弟弟上小学,父亲就在香港的新区买了一栋小洋楼供他住,免去了来往内地的烦恼。至于王耀,留在深圳的青藤古楼熬了无聊又死寂的四年。弟弟搬走之后连爸妈也很少回来了,偶尔会在电话里关心他的身体,可王耀分得清那种生疏的语气。


于是渐渐他习惯一个人独处的时光,久了之后,对话反倒是件让人生厌的事情,尤其面对毫不知情却笑得没心没肺的弟弟,王耀更是说不出的烦躁。李叔常告诉他虚有其名的人生道理,可他感悟不出任何幸福的滋味,常年避开日照的苍白皮肤缺乏血色,表情更是冷淡得像个自闭症患者,不是悲天悯人,而是心如槁木。


 


如同之前那么多次见面一样,一无所知的王嘉龙见到王耀立刻主动的抱住了他,丰富灵活的神色撒娇着说道,“妈妈说,这次哥哥可以在家里住好久,太棒了!哥,我好想你啊。”


 


“嗯。”王耀退开了两步,他讨厌这种亲热的姿态,不知道何时开始,他望着这个弟弟只剩下日趋强烈的嫉妒,他经常想,如果不是自己生病,那么王嘉龙根本不会出生,可为什么这家伙拥有了那么多?健康的身体,父母的关爱,他能去最好的学校念书,能去世界各地旅游,认识形形色色的人,他有最好的钢琴老师,有最棒的马术教练,而这些自己统统没有,就像个稻草人扎在看不见的荒野里,连他都要耻笑自己的出生有什么意义。


 


面对王耀有意的避让,王嘉龙没想太多,好久没见,哥哥好像更怕生了,他依旧主动牵起哥哥的手跟着李叔坐上了回去的车,一路上絮絮叨叨他这半年的生活,从学校的趣闻到令人生气的家庭教师,可这些都让王耀提不起兴趣,看着哥哥淡漠的表情,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哥,你很累吗?”


“嗯,我想休息。”说完,王耀就把身体靠在后座的角落,只将背影留给他,眼睛却明亮而贪婪的注视着窗外。


 


王嘉龙住的洋楼虽然在新区,但优雅别致的设计显然费了爸妈不少的门路和金钱。王耀一下车看到这房子哑然失笑,可他还没好好打量就看见那大门被一脚踹开,一个叼着香烟的高大男人抱着胳膊乜斜着看着他俩,男人有着一头凌乱而蓬松的棕发,下巴上满是没修剪的青色胡渣,脚上穿着双黑色夹脚拖鞋,只见他将香烟随地一丢重力一踩,然后匆匆地从他身边走过,一只手猛地拎住了王嘉龙的耳朵,语气不善地高声骂道,“臭小子,马术课你都敢翘课?谁他妈准你溜出门的?”


 


“凯撒你个混蛋快放开我!我去接我哥不行啊!”


 


被教训的王嘉龙不甘地晃着手臂想要反击,可是立刻就被一个爆栗锤头,男人用宽厚的手肘直接勾住他的脖子,然后强硬地半拖着进了屋,临到门口像是想起什么来着,他回过头对着王耀说道,“那个小白脸,你也进来。”


 


小白脸?王耀意识到他在对自己开口的时候,男人已经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于是,他蹲下来,捡起那个熄灭的香烟头捏在手心。


 


 


TBC



评论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