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全职同人】[all叶]《Animal》<<09.邱叶⑨

成为勇敢的狮子王吧!

飞驰的脑洞:

<<09.邱叶⑨




红毛狐狸叹气,异常熟练地从黄鼠狼尾巴下面掏出烟来。


“让我家孩子讨厌了,难过。”


 


“呸,就你这老脸皮厚的还知道难过俩字长啥样啊。”


胖胖的黄鼠狼很不屑。


 


邱非这边尚未回过神来,那边寒烟柔已经退了比赛,男人最后那句话还飘在耳边,少年一时间有些茫然。


 


“什么?”


 


兴欣那边却是已经换了人,邱非一看不再是寒烟柔,当即也跟着退了出去。


 


陈夜辉这边又安排了谁他也没去关心,少年立即打开了比赛录像。


然后,那只上一秒还气势汹汹的小狮子,突然垂下了尾巴。


 


他拼尽全力以为只差一点点,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一场指导赛。


 


整整23分钟的指导赛。


 


比叶秋还在嘉世时的任何一次都要长。


 


小狮子呆住了,毛茸茸的尾巴尖无措地在落在地上。


 


叶秋离开之后,表面上看去少年波澜不惊,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深处的仿徨和无助。


 


再没有人会巨细无靡的跟他分析对错,把欠缺掰碎了告诉他;也不会有人在自己感冒时绕几条街去买一份汤包...


 


发现对面的人当真是叶秋时,少年一度有了种被抛弃的感觉,他就像只受伤又愤怒的小兽,拼命地想要击败那个人。


 


可是叶秋呢?


他甚至没有一句辩解的话语。


 


邱非盯着录像有些失神。


 


男人根本不需要辩解,这场指导赛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从未背叛过他所热爱的一切。


 


或者说,除了胜利,这个人不在乎任何事。


 


再不利的流言蜚语都只是虚张声势的爪牙,只有胜利,也唯有胜利,才是证明一切最有利的武器。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


 


而少年,自始至终都是被这样教导着。


 


邱非猛地站起来,推开椅子急匆匆地跑出去。


 


他想见他。


非常想。


 


23分钟的指导赛,一点一滴淋漓尽致地把缺点和不足摊在他面前,就像最后的告别,拼命地把能用到的东西全都塞过来。


 


而自己呢?浑身上下都带着戾气。


 


少年一瞬间有了想哭的冲动,男人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心情为自己打得这场指导赛?他会生气吗?还是难过?


 


小狮子拼命地跑着,兴欣网吧人头攒动,少年一个一个找过去,但是什么也没发现。


 


少年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转身回了俱乐部。


 


录像依旧定格在斗魔师倒下的那一刻,他身边站着倒提战矛的寒烟柔,明明是个婀娜的女性角色,邱非却仿佛看到了那个他一直仰望的身影。


 


少年微微一笑,是了,他的队长从来未曾离开过,始终都在那里。


 


为了荣耀。


 


邱非难得没再继续训练,少年这天早早回了宿舍,他窝在被子里,看着QQ上那串熟悉的号码。


 


火红的枫叶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个歪歪扭扭的‘笑’字。


 


叶秋离开后邱非发了几条消息,但全都石沉大海,少年摩挲着指尖,写好了删,删掉了再写。


 


小狮子叹了口气,扔下手机把自己团成一个毛球。


 


什么都想说,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邱非摊开身子,头顶是苍白的天花板。


 


少年呆呆地看了一阵,他捡起手机,最终还是发了三个字。


[对不起。]


 


手机屏幕亮了一会儿后自动暗下去,寂寥无声。


 


少年摇摇头,明知不会得到回复,他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


 


邱非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正要拉上被子,突然在漆黑的房间中划过一道亮光,手机显示屏微弱的呼吸灯就像暗夜中唯一的萤火。


 


少年愣了愣,他划开锁屏,对话框里只有一个字,附加上那个叼着烟的小人头。


 


[乖。]


男人说。


 


少年一头埋进被子里,差一点点泪流满面。


 


邱非知道,下一次见面,恐怕就是在比赛场的两端了。


 


九赛季,挑战赛最后一场,嘉世VS兴欣,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留下或者离开。


 


生与死。


 


邱非很冷静,战斗格式远远望着赛场另一端的君莫笑。


 


虽然和理想中的不一样,但他们的确站在了同一个舞台上。


 


请多指教。


少年在心中默念,一甩战矛冲了上去——


 


荣耀,或者失败。


 


嘉世输了,昔日诺大的豪门轰然坍塌,那些辉煌的战绩恍若镜花水月。


 


然而在压倒性的舆论和哗然中,那个亲手主导了一切,身处风暴中心的男人却是淡淡一笑。


 


“嘉世不会倒的。”


 


他是嘉世的队长,曾经是,也将永远都是。


 


挂牌出售之后的嘉世混乱不堪,邱非接到了好几个俱乐部的橄榄枝,其中不乏微草那样的豪门,但少年却在沉默许久之后,选择留下来。


 


留在伤痕累累的嘉世。


 


哪怕要从头开始。


 


新嘉世的选址有点偏僻,叶修望着那个不大的门脸上熟悉的队徽有些恍惚。


他突然想起了好多年前,那时他们都还青葱年少,对未来即忐忑又充满希望,男人对少年说,我们一定会创造奇迹的。


 


他们确实创造了奇迹。


 


但时间总是那么出其不意,有些初心随着光阴陈酿越发坚韧璀璨,有些却慢慢变质,最终腐化成一坨自己都不认识的东西。


 


陶轩离开了,说没有怨过他绝对是假的,但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个商人,利益至上。


 


叶修不认为他有错,只是很遗憾的理念不合。


 


男人给了自己一根烟,他能听见简陋的俱乐部里少年们欢快的声音,就像许多年前那样。


 


红毛狐狸微微一笑,他甩了甩尾巴,转身离开。


 


嘉世不会倒啊。


 


“前辈!”


身后传来个熟悉的声音,红毛狐狸一回头,正看见院子里的少年。


 


那时只到下颌的小孩,如今快要跟自己一般高,毛茸茸的小狮子抽高了身材,变得青葱挺拔。


 


叶修很想摸摸他的毛耳朵,最后还是打住了。


“邱非,长大了啊。”


 


少年轻轻捏过他的烟头。


“嘉世禁烟。”


 


“我这不是还没进去么。”


男人淡淡地笑了。


 


“来了为什么不进去?”


邱非问道,要不是自己在楼上发现这人在外边转悠,指不定就让他跑了。


 


“看你们挺好的,没必要进去了。”


红毛狐狸摊摊爪子。


 


邱非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出来,他在楼上看到这个人,再回神时已经冲到了他面前。


 


小狮子不想让他走,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毛茸茸的尾巴尖吧嗒啪嗒甩个不停。


 


叶修在心里微微一叹,他走时最不放心的就是邱非,然而谁又能想到,当嘉世落到这般田地时,决定扛起它的也是这个孩子。


 


“当队长是很辛苦的。”


男人伸手摸摸邱非的脑袋,头发很软,和少年坚韧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我不怕。”


少年说,低着头声音很小。


 


“要回来啊,以后我们就是对手了。”


男人的口吻是他一贯的漫不经心,邱非心里却像被什么戳了一下。


 


他喜欢一叶之秋,却也更喜欢自己的战斗格式,他想站到这个男人身边,和他一起站在比赛场上。


 


他确实做到了,但却是赛场的两端。


很近,也很遥远。


 


我明明是想跟你站到一起的。


 


委屈、仿徨、无助,太多太多情绪混合到一起,像一坨干硬的混凝土堵在那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眼泪突然掉下来。


 


叶修顿时就懵了。


 


邱非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听话勤奋好学,充满天赋,绝对的好孩子。


 


这么乖的小狮子上哪找去啊。


 


可就是这么乖的小狮子,从来没在他面前掉过眼泪,哪怕父母离异,只能让叶修带着他去学校办理休学手续,小狮子都一声不吭。


 


少年没有情绪崩溃的竭嘶底里,他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是紧抿着嘴唇,大颗大颗地掉眼泪。


 


小狮子把自己哭得湿漉漉,尾巴委屈地卷在脚边,耳朵也耷拉下来。


 


红毛狐狸心疼坏了,赶紧凑上去舔舔。


“抱歉啊,邱非。”


 


年少的狮子还没有长出威风的鬃毛,但总有一天,他会重新站上荣耀之巅。


 


男人抚摸着少年的后背,嘉世的队徽在他们头顶上熠熠生辉。


 


我的小狮子,成为狮子王吧。




====================


TBC.




Ps.邱非,和辛巴一样坚强勇敢的小狮子,成为狮子王吧!





PPs.《Dargon》二刷预售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w4004-5542365370.8.4da811ca2Yit9H&id=554649506661


湾家:http://anna60423.lofter.com/post/1cc003df_105eaf89

评论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