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丧到极致

九川:



“送给饱受抑郁症煎熬的朋友们”









【好茶】丧到极致



<<<


天是雾蒙蒙的,像是厚涂过的铅笔灰,隐约中也有些惨烈的白光,却不见太阳。漆面半褪的天台上裹着两米高的铁丝网,不过有一面已经破掉了,据说是被地痞流氓拿着铁棒砸坏的。角落里有一些垃圾袋,食物残渣引来密密麻麻的虫蚁欢快地朵颐着,一切都静得出奇。

亚瑟站在这儿,身上的西装脏兮兮的,领带的边缘早就磨黑了,他的双拳捏得很紧,眉头凝成了一团,表情很是阴沉暗淡,良久,他叹了口气。

然后走前了两步。

他前倾着身子,往下探了一眼,确定了楼层并不高,但足以致命。

说实话,他谨慎地考虑了自杀这个决定,不过在实施前依旧还是有些畏手畏脚。



算了,再看一眼这天空吧。



他抬起头,偶见回春的鸟群,有条不紊地迁徙着,他想起了自己的兄弟。

那个和他一样在逃亡中的兄弟,可惜他并不能联系对方,也无法告诉他,今天之后,这个世界只剩你一个人了。


亚瑟摸了摸口袋里的电话,他握在手心里翻来覆去地看着。

老式的滑盖设计,键盘磨得很光滑,字迹都看不见了,他用了好多年,一直珍视着,不过这一刻,竟变成了个毫无意义的摆设。

他该和谁告别呢。

一阵寒风吹过,他打了个哆嗦,最后拨了一串号码,给这个电话最初的主人。



<<<

“喂?你好?“

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很熟悉,让人感到安心。

“是我。”亚瑟开口。

对方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大声喊着,“是眉毛啊!好久没联系了啊!”

“嗯,现在过得还好吗?“

“我嘛,还是老样子啊,吃吃喝喝,啊呀,油泼了!”

“怎么了?“

“正做香酥鱼呢,刚把鲫鱼裹上面粉在油锅里炸,一不小心洒了点出来。”

“不好意思,我让你分了心。”亚瑟有些歉意地说道。

王耀连忙摆了摆手,又想到隔着电话根本没人看见,有些好笑地摸了摸鼻子说道。“哪有!你打来电话我可高兴啦!对了我记得你最喜欢吃我做的香酥鱼来着,现在有自己学着做吗?“

亚瑟想起两人租住在一起的时候,对方教了自己很多做菜的知识,他大致了解了过程,却学不到精髓。或许这天赋本也有差异,强求不来什么。

他听到电话那头有砧板剁菜的声音,问道在做什么。

王耀脖颈处夹着电话,歪着头说道,“切葱姜蒜和肉末呢,今天打算做烩豆米,早上收到我妈寄来的红豆,又圆又大,跟小珍珠似的,想着就把他炖上锅了。”

“中国的红豆更好吃吧?”亚瑟吃过他做的烩豆米,味道很鲜美下饭,但对方总是不满意,喋喋不休着食材的好坏影响味道的上限。

“那肯定的呀。你哪天有空来北京玩啊,我陪着你到处吃到处玩。”

“有空就去。“

亚瑟沉默了一会儿。

他能听到油烟机哼哧工作的噪音,能听到油锅里煎炸的滋滋声,还能够听到菜刀闷厚的敲击声,他能在脑子里迅速勾勒出王耀做饭的情景。他也能闻到煮红豆那丝丝的甜味,能闻到炸鱼酥脆的香味,还能够闻到姜蒜入锅的爆香味。

他静静地享受着如此家常的一刻,在这个时候,被对方勾起浓浓的食欲,这或许是王耀独特的魅力。


<<<


亚瑟坐在楼顶边缘,脑子里放空一切,闭上眼回忆着他和王耀住在一起的时光。对方总是这样每天不厌其烦地在食物上钻研着。

嘴里说着生活已经那么艰辛了还是对自己的胃温柔一点吧。于是无论忙得多累多晚,王耀都会认认真真地做一顿好吃的来犒赏自己。

亚瑟得已沾光,蹭了他几年来的美味,最后连心也圈了进去。


想到这里,其实话题就有些悲伤了。

亚瑟不想在最后还要缅怀一下求而不得的爱情,就像每年夏天都要在电影院里贩卖情怀的青春电影,说烂了还不是给如今的不如意找一个虚无的梦境。

于是他说道,“对了,现在还有研究新菜谱吗?”

这是当年他们住在一起的小乐子,在英国有限的食材中发掘无限的做法,寻找美味的极限。

王耀同志乐此不疲的说着我以后当不成医生就开个餐馆,而他也捧场地表示考不到执照那跟着去当店里的服务生。

在那些昏天黑地的背着药剂学和解剖理论的日子里,他们俩常常苦中作乐,厮混在厨房里,讲着不着边际的话,把未来也圈定在了彼此身上。

亚瑟喜欢吃王耀做的一切,他捧成且热爱着。

可惜,现实是他们一个走向了商路,一个走向了政局。

再也没有交集。



<<<

“菜谱啊?我最近在研究酸汤鱼的做法。”王耀说起这个兴致特别浓厚。

“首先呢,一定要选择刺少的鱼。我比较爱用鲶鱼,你在英国那边大多都是海鱼,所以也不用担心食材啦。”

“最重要的是汤料的制作上,首先用淘水米装在容器里,记得不要封盖,放在阴凉处发酵三四天……”

“大鱼切断,刮膜,你可以考虑腌渍一下,不过我自己试过,感觉还是什么都不弄,更能得到纯正的鲜美呢。”


王耀的声音过了这么多年依旧带着褪不去的少年感。

他温和带着夏日凉爽的嗓音讲述着食物的做法,隔着电话,亚瑟已经能想象出那一道菜的模样。


又或许王耀说什么都不重要,穷途末路的他只是想时光倒流回到最初的时光。


“对了西红柿的品质也很重要,你在英国就买西班牙南部产的,然后切成薄片……”

“放到锅里炖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火候哦,眉毛你每次炖汤都在旁边睡觉肯定会糊锅的,记得定个小闹铃……”

“鱼汤翻滚,上下浮起泛白的肉质,就可以尝一口,如果西红柿的酸涩已经沁入肉质,差不多就好了……”


亚瑟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他把手机放在台阶上,站起身,笑了笑,撑了个懒腰。


“我猜你一定饿了。“电话那头的王耀斩钉截铁地说道。

是啊。

“眉毛啊,记住无论生活多难,也要好好吃东西呀,要犒劳自己的胃哦。”

知道啦。





<<<

他想着,离开之前,不如去吃顿好的再说吧?





END





评论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