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不成熟的建筑师 51

九川:

不成熟的建筑师 51


阿尔推开店门,周身散发不悦的气场,径直朝着王耀那桌走去,亚瑟回过头还没打招呼,只见阿尔左手一挥,语气低沉说了声你闭嘴,然后一把抓住王耀的手,把他从座位上拽起,二话不说地拉着他出门。

“你要干什么?”王耀从未见过这样的阿尔,好像笑面虎终于撕下了温柔的外表,铮亮的爪牙寒光阵阵,令人不寒而栗。

“跟我出去,我有话要单独问你。”阿尔头也不回,充耳不闻亚瑟的呼喊,直把王耀拖到附近的小巷,堵在巷口,背着光伫立于此,目光森森打量了半分钟,随后怫然愤慨地把手机往对方身上一丢。王耀手忙脚乱地接着,在男人怒目横眉下打开了屏幕。

又是那些图!

果然……阿尔也知道了。

王耀捏紧了手心,缓缓抬头,漆黑幽深的瞳孔里多的是汹涌而出的情绪,他微颤着唇齿,喉头哽咽不知如何辩解,阿尔看得懂,却克制不住地爆发了。


“你瞒了我多久?”

“我……”

“我问你啊!你瞒了我多久!“

阿尔完全是吼出来的,他不知道是在生气王耀的地下恋情,还是对方的全然欺瞒。他从未有过这样强烈的情绪,一种背叛了的苦闷和压抑把素来嬉笑怒骂的嘴脸全部掩下,他放弃了思考,放弃了冷静,他从来没有这么忠于自己的内心,从他看到这些照片开始,便是挡也挡不住的心痛和焦躁。


“你别这样……我可以解释……”王耀慌了,他垂下睫毛,闭着眼回想着这几天反反复复想要坦诚的心情,颤颤巍巍地答道,“我不知道这些照片……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那什么时候恋爱总该知道的吧。照片上这件衣服是我上个月陪你去买的,从那个时候开始,不对,或许更早开始了,你就在和一个男人在恋爱,而你一次都没想过和我交待!一次都没有!”阿尔越说越是深沉,表情该有的愤怒都凝固了,变成了僵硬和自嘲。

他有过很多个瞬间以为自己探触到了王耀的心底,却在今天被打回原形,甚至不该用这个词,也许自始自终都是他一厢情愿。

毕竟那么多次曾插科打诨地问过王耀有没有喜欢的对象,即便他的旁敲侧击是为了掩饰不清不楚的情愫,可对方却是坦率的直视他的眼睛说着假话。

“不,我没有。”

回想起来是那么的坚决,所以,他也如同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相信了。


“不……我有想的……今天本来是……”王耀想去辩解却深感无力,言语在这个当下无法粉饰太平,更像是堂而皇之擦上厚厚一层粉底,无论用什么借口都抹不掉他的欺瞒。


“我对你多么坦诚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看重你,在乎你,难道对你来说一文不值吗?自始自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把我当个白痴一样耍弄?欺骗我,隐瞒我,总是遮遮掩掩,甚至连这些乱七八糟的照片我也是最后一个看到的。我是你的……朋友吗?你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讲的有半句真心话吗?”阿尔冷笑了一声,他伸出左手捏住了王耀的下巴,迫使他抬头与之对视,那双审问和暴怒交织的湖蓝眸子,如一片片破碎的琉璃深深扎入王耀的心里。

被发现了……被阿尔发现了……

王耀浑身颤抖着,终于忍受不住一切,哭了出来。

那眼泪无声地划过脸庞,滴落在阿尔的指甲下,宛如熊熊燃烧的烈火突然灼烧了男人的神经,阿尔松开了手。

王耀的眼泪,听起来就像鳄鱼一样来得珍贵。在那么多个适逢的机会里,决绝而冷静的隐忍,绝不崩堤,绝不哭泣,这样的男人却在这里,意外地哭了。

“你知道了……”王耀悲哀地咧着嘴,想笑却笑不出来,混着眼泪,神情哀伤。

那不是一个简单的秘密,而是一个人的真面目。王耀心里悲哀至极,如果人有面具,那么他那具带了太久的伪装应该裂缝了,抖出岁月都愈合不了的粉尘,呛得人止不住泪流。

他的今天过得太过跌宕,人生总在不经意会发觉许多东掩西藏的真相,他最不愿的,就是袒露自己。


“不要哭了。“阿尔叹了口气,他松开了手,终于无法忍耐,走上前一把搂过王耀的脑袋,把他摁在自己胸口。

明明还是对他一知半解,可王耀却是摸透了自己吧,否则怎么能哭得这么让他心疼,不过三两滴眼泪就立刻收买了他,纵有天大的火气也被浇得一干二净。

阿尔心里无奈地想,即便自己再不愿承认,这就是一头栽进去了。

“别哭了,我不说你了,好不好?”阿尔双手张开,搂抱着他,脸庞蹭着对方柔顺的黑发,带着安抚性质地抚摸着他的脊背。

王耀安静地靠在他肩膀上哭着,阿尔的怀抱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暖,这个男人明明上一刻气得快把他揍一顿,却选择忍耐下来了,只因为他把自己看得更重……

“不要难过了呀…我刚刚语气确实太差了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呀?“
“你看我都认错了,快别伤心了啊。“
“喂喂,别再哭了啊!我快不认识这样的你了……我给你讲笑话好不好?笑一个怎么样?”

一直在耐心的,哄着自己的阿尔,却从没有真心的信任过他,想到这里,王耀的自我厌恶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耀宁愿怀疑一切,让自己孤单且疲惫的苟活一生,也不愿相信别人来交换受伤害的所有可能。

正如他不信任路德维希,害怕突然其来的爱情总是别有所图的,他不会贸然交出自己的心,却贪图着对方给予的点滴照顾。他也不信任阿尔弗雷德,太黏腻的友情势必要交换内心的秘密,他不愿意留作把柄,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温暖陪伴。他甚至不信任自己的弟弟,既然彼此都有过恨意,有什么道理在和好如初之后不会暗箭伤人呢。

而他明知如此,却毫无改进。

真的太糟糕了。



“你不生气了吗?”王耀闷闷的,嗓音嘶哑地低声开口。

“那你不伤心了吗?“阿尔摸着他的头,问道。

“我没有伤心……“

“不许撒谎,说实话。“阿尔立刻把手指合拢拱成圆弧状敲了敲对方的脑门儿,提高音量说道,“如果你不想我生气,从今天开始,就不能整天撒谎骗我。”

“我……”王耀半眯着眼,龇牙咧嘴地抽着气,阿尔那下绝对是用了狠力的,他被砸得脑门儿都发晕了,看来对方满当当的想要教训他的不坦诚。

可一抬眼,金发男人的表情却始终保持平缓柔和,包容着他作乱耍赖。

“我确实不是伤心,“王耀顿了顿,犹豫了片刻,鼓足勇气说道,“我很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很多很多事情……”王耀闭着眼睛回忆着,一只手抓向了对方的夹克衫,揪出了一道折痕。

“能说吗?或者,你愿意说吗?”阿尔问得小心翼翼,直到王耀抬头朝他踟蹰地点了点头。

阿尔盯着他黑亮的眼睛,清澈无垢,着实迷人,不自觉朝他笑了笑。这种无言的安抚令王耀鼓足勇气,伴随着细腻的情感,轻声道,“首先,之前我有担心你会讨厌我和同性恋爱的事情,而且这个对象还是一个年长的大学教授。因为对你不够信任,所以擅自隐瞒了,想要和你一直开心的玩耍。”

“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确实有些人表面上很支持,但私下里诸多看法,可我不是这样的。如果你真的有喜欢的人,只要他是个好人,我都会祝福你。”阿尔说得很诚恳,尽管这个祝福来得不那么心甘情愿,但他对王耀的亲近是无碍的,相比之下,他更讨厌对方的欺瞒。“可你知道骗我,会让我很难受吗?尤其是,我以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了。”

“我知道,所以我很抱歉。我该早点向你坦白的。不知道要从哪儿说,路德维希就是照片的那个人,他是我的教授,住在我公寓隔壁。有一天突然和我表白了,理由是很欣赏我,其实我并不相信,但对方表现得十分真诚。那个时候我正因为亚瑟而心烦意乱就接受了他的约会邀请,相处中发觉他是个踏实的好男人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到现在大概有四个月了。这期间我有挣扎过要和你说,请原谅我的不真诚。“

王耀说得很慢,眼神总在阿尔身上飘忽,而对方全程扶了扶眼镜,听得认真仔细,看似没什么起伏,可当他讲出四个月的时候,却愣了几秒,尴尬地苦笑了一声。

“那你爱他吗?“阿尔继而问道。

“爱?还不够吧,但总有一天会爱的。”王耀想到这里叹了口气,“所以我很害怕,亚瑟说幕后黑手是冲着我来的,我不知道除了这些照片还有什么,还要威胁什么。我害怕这次事情会无限蔓延扩大,会牵连着我们的前途和声誉,也许我会被退学,他会被辞退,无论哪种,那些平静的日子都将一去不返,'终有一天'也会变成无尽的遗憾。”

“不会的。”阿尔拍拍他的肩膀,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放心,事情不会发酵到这种程度,IT部门查不出发送人是谁,我会找人帮你查,倒要看看是哪个混蛋吃了熊心豹子胆。”

“谢谢了……”王耀言辞恳切道了声谢,目光盈盈地看着男人,他知道阿尔向来说到做到,要么不插手,要么负责到底,绝不留有余孽。

“说起来,这封邮件是在你上课的时候发的,弗朗西斯和我说正好是那位,嗯……教授的课,基于这个巧合,我猜测始作俑者应该是你们系的。”

“额……我刚刚怀疑了亚瑟,但应该不是他干的。”王耀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

“他吗?这种事确实不是他的风格,亚瑟找茬都是直接上手的。有些让我在意的是,这个Xman的目的值得细细商榷。虽然看起来是预谋好的恐吓,为什么没想利用这些照片去骗你的钱呢?要知道,以你的家世应该能狠宰一笔来换取照片不被曝光。既然对方没有图着你的钱,那接下来的行动有些不好揣测。”阿尔一本正经地分析道,他自小在复杂的显赫家庭中长大,单说绑匪也遇过两三回了,冲着钱来的往往气势汹汹却最好打发,而有些看起来不动声色,却最是蛇蝎心肠。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目的可能更加婉转,或许你可以从你的…恋人那方面考虑。“

“从教授吗?可是照片上他的镜头全被码住了,应该和他毫无关系才对啊。”

“看起来是这样的,说不定是掩人耳目呢?再说了,打了码你们系大部分人也能猜的出是谁吧,不然弗朗西斯也不会大早上打电话喊我了。”阿尔想起早上正睡得迷迷糊糊,就接到弗朗西斯的电话,语气慌张地要他查看邮箱,于是睡眼惺忪翻开了附件,立马被吓了一跳,好一个惊天八卦!不到两秒阿尔一个驴打滚就起床了,开着车就跑去找王耀了,一路上也曾安慰自己搞不好都是恶作剧P的图片呢,可一见到对方那张愁云惨淡的脸就一清二楚了。

路德维希,他的恋人。阿尔在心里咀嚼了半天这个名字,或许除了背后真凶,他也得耗费心思查查这个家伙吧。

“嗯,那我晚上问问他好了。”王耀点点头,他相信阿尔处理这事比自己有经验,既然这么说了,便有这个可能。其实除了他本人,亚瑟和阿尔都是那种在社会上早早摸爬滚打,对各类突发事件都可以熟能生巧冷静面对,而自己在学习上得心应手。一遇到事除了抱头鼠窜晕头转向,便什么也做不出了。


阿尔见站这儿说话不太方便,便揽着王耀朝自己车子走去,边走边问,“你不会只怕这个的,告诉我,你还怕什么?”

不知是否问的太过直接,王耀的肩膀明显耸动了一下,披散的及肩中发遮掩着半张侧脸,只见樱色的下唇被牙齿咬住,磨出一道血色的痕印,若有所思却缄默无言。


阿尔把跑车的敞篷打开,沿着泰晤士河缓缓地开着,好多次深夜聚会回来,他都是这样载着王耀兜着夜风,只不过,这回徜徉在午后温暖而舒适的阳光下,心情却不如以往的惬意轻松,阿尔放了首舒缓的爵士乐,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看着静默的黑发男人,手指一下又一下敲打着方向盘,心里虽有催促,却按捺住了,这个关卡,如同一桌赌局,谁都逼不动王耀,唯有他想招供才算夺得筹码。

还好,阿尔赌赢了。

王耀喉头打颤,抱膝而道,“我最不想面对的,是那些异样的目光。当纷杂的眼光投注在身上,会让我喘不过气,四肢僵硬,严重的时候头晕眼花,无法呼吸。”

“为什么会这样?”

“心理医生说原因很多,比如童年阴影,对自身认识匮乏不够自信,不过最重要的是突逢变故引发的抑郁。”

“你还看过心理医生?“

“嗯,高中时期。”王耀回想起那段时光,眉头紧促,似乎很是痛苦,他竭力忍耐的样子刺痛到了身旁的金发男人,阿尔伸出右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王耀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有过一个很深爱的人,在我高中阶段意外去世了。他曾是我生命里唯一在乎的人,所以也几乎断绝了我对生存的勇气。”

阿尔愣住了,他差点一脚踩中刹车,冷不丁地吞下了一个大秘密,还来不及消化,只见王耀平静的面容浮现了一丝怀念的微笑。

“我们并不是恋人关系,但我始终确信我们深爱彼此,或许这是唯一一件我“过度自信”了的事情。”波澜不惊的外壳下,王耀抿唇浅笑,语气上扬,瞳孔微微扩散,似乎看到了遥远的过去。

王耀说道,“突然这么直白,感觉很不好意思。不过我真的很难描述我和他的关系,亦师亦友,亦恋人亦家人,他承载了我所有对人际交往的理解和认识,寄托了我所有的情感,他完全包容了我那尖锐,消极,阴郁,自私的一面,是我过去唯一的温暖依靠。”

“你很信任他。”

“是的,我完全信任他。”

“这就是你什么都不愿意说的真实原因吗?”

王耀叹了口气,说道,“算是吧,把他供出来等于坦诚我所有的快乐时光。一方面我很自私,不想分享。可很多问题又不可避免地念到他,就像为什么要去学建筑,因为他的启蒙,为什么喜欢画画,也是因为他,我现在做的大多数事情,都是源于这个人。喜欢男人也是。平时偶尔想到已经够难受的了,再去提及更是痛苦,何况如今已经没有供我宣泄的人了。“

“对不起。“阿尔不自觉地有些愧疚,王耀的神情逐渐从怀念变得压抑,眉头紧锁,气氛也深沉了很多,这让他有些自责,语气变弱,低声说道,“其实我应该明白你不说肯定有你的理由,都怪我好奇心太重了……”

“所以,你做好准备了吗?”

“啊?”阿尔歪着头没听懂王耀的意思,而黑发男人陡然伸出右手一把捏住阿尔的脸蛋,左手撩了撩头发,似乎早就猜到阿尔的反应了,深吸了口气,一扫先前的阴郁,看起来活泼轻快的说道,

“既然知道了我的秘密,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哦。你现在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以后被当垃圾桶听我吐槽的时候,不许瞎抱怨明白吗?对了,不给你拒绝的机会。“


王耀说得看似理直气壮,但眼神中还是透着股不自信,略显刻意的提高音量完全是为了遮掩住紧张的情绪,于是阿尔把车子停在路边,也不客气,一把捏过王耀的脸,大声说道,“好家伙,现在才是最好的朋友吗!先前都是逗着玩的吗。而且我不是早就做你的垃圾桶了嘛,可别忘了你怎么吐槽你们系的笨蛋们,要是把原话放出来,估计效果比今天的邮件还要爆炸。”

“喂,那个不算啊!吐槽而已啊懂不懂,就和你一天到晚吐槽弗朗西斯一个性质,”王耀立马咋咋呼呼地喊道,他揉着被掐红的脸蛋,转过头瞪着阿尔喊道,“我不管了,这个事情你就是得担着了。“

“担着就担着啊,怕什么啊小笨蛋,听听你声音还在抖,不就告诉我个小秘密嘛,那么害怕啊,怎么瞒着我的时候胆子大着很?”阿尔张扬地大笑起来,眉毛一挑,欠扁得一塌糊涂,不等王耀反驳,他将脸猛地靠近对方,然后眯着眼睛,亲吻了他的额头。

王耀猝不及防,瞪直了双眼看着对方,只见阿尔嘻嘻一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这是约定之吻。我答应你,一定会做你永远的依靠。”

“永远吗?”

“是的,永远。“

王耀摸了摸额头,一股不知名的温暖从掌心流遍全身,在这个兵荒马乱的一天,他终于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TBC

评论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