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all叶】被掳走多次的多灾多难公主

病客:

 *我跟你们讲这次的题材你们想也想不到


 


*就连我都没想到文客会这么丧心病狂


 


*夹杂云南方言写一篇文


 


*【】中有对方言的翻译,我是贵州人,有些方言不太飘准,李们担待一下


 


*【all叶】病客的目录






——————————————————————————


 


01.


 


各位,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也就是我。


 


啊。


 


我叫公主。


 


是个牛英俊。


 


对。


 


你没听错。


 


公主。


 


牛英俊。


 


人如其名,是个英俊。


 


作为芳龄十九的公主。


 


我有一个烦恼。


 


这个烦恼并不是今天该和哪个王子谈恋爱。


 


而是。


 


今天我不知道又会被哪只恶龙给掳走。


 


02.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我正和我爹,也就是国王,在花园里喝着下午茶。


 


就听一阵乒呤乓啷,一个卫兵从外面冲了进来。


 


噪音让我的父亲皱起了眉头。


 


手中的茶杯一放。


 


“搞啥子?咋过愣过慌慌张张嘞?”


 


【做什么?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


 


“国王!国王!今天我们又搜到一封信哦!”


 


【国王!国王!今天我们又收到一封信!】


 


“啥子?”


 


【什么?】


 


“又是啊帮恶龙!啦说今天要把我们公主给抓走!”


 


【又是那帮恶龙!他说今天要把我们公主给抓走!】


 


“啥子!啦们胆子愣过汪二!”


 


【什么!他们胆子这么大!】


 


国王陛下气得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和茶壶都晃了晃。


 


赶忙让城堡加强兵力,然后父亲严肃地握住我的手。


 


“李放心,幺幺,老ze绝对不会让李被抓走嘞!”


 


【你放心,女儿,爸爸绝对不会让你被抓走的!】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老ze!”


 


【爸爸!】


 


此时,窗外的天空突然一暗,传来大型飞行动物拍打翅膀的声音,随机一声魔龙咆哮,直接震碎了我们城堡的窗户玻璃。


 


漆黑的三角形魔龙头颅探入这个房间,蛇瞳紧紧盯着我,充满了杀气的眼光吓得我和父亲动都不敢动。魔龙眯了眯眼,猛地伸爪抓住了我,随后扬长而去。


 


“幺幺!!”


 


升上空的时候,我还能听见父亲对我的呼唤声。


 


我叹了口气,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等着这次的旅途结束。


 


03.


 


看着黑龙飞行的方向还是那个熟悉的方向,我就知道我接下来又是五个小时的飞行时间。


 


还不包晚餐的那种。


 


就在我已经被晃得快吐了的时候。


 


黑龙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座已经很久没有人烟的城堡,缠满了藤蔓和荆棘。


 


在最中间的高塔上,栖息着一头正在睡觉的红色魔龙。


 


抓着我的黑龙拍打着翅膀,落在红龙面前的钟塔上。


 


黑龙看着睡得香的红龙,似乎更不爽了,直接翅膀扇过去。


 


刚刚还在熟睡的红龙灵敏地躲开,然后慢悠悠地又落在高塔上。


 


打了个哈欠。


 


金色的瞳孔泪眼朦胧地看向黑龙。


 


“老韩你没事儿干跑我这干嘛?”


 


黑龙挪了挪身子,咳嗽两声,有些矜持地把我递过去了。


 


红龙微微睁大了眼。


 


“唉哟怎么又是你啊。”


 


“唷。”


 


我举起手跟他打招呼。


 


04.


 


是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我被掳到这里来了。


 


这块地盘是眼前名叫叶修的红龙的地盘。


 


据说这里以前是睡美人的城堡。


 


叶修觉得气氛很适合养老。


 


就留下来了。


 


而当我第一次被一只银白色的龙抓住时,当时的我是惊恐的,本以为会被吃掉,没想到被那头龙送给了这只红龙。


 


我满头雾水地看着银龙放下我后蹭了过去。


 


“怎么样阿修,这可是个公主,我听说魔龙都喜欢公主,就给你抓来一个,看看喜欢不?”


 


银龙用爪子拨了拨我,我看见红龙懒洋洋看过来的金瞳,银龙继续跟他说道。


 


“你看看,这细皮嫩肉的,这短手短腿的,这傻里傻气的。”


 


我的表情都木了。


 


红龙伸展翅膀拍了他一下,给了个温柔的巴掌。


 


“行了苏沐秋,你看你把人姑娘说的,我又不要什么公主,赶紧给人送回去。”


 


苏沐秋眨了眨眼,把我扔那儿又蹭了过去。


 


“我这都飞了大半天了,你不留我吃个饭?我在这儿歇两天再走……”


 


我看着俩龙走远。


 


嗨呀好气啊。


 


05.


 


现在。


 


我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啃着苹果,看着眼前两个化成人形的魔龙。


 


黑龙韩文清还是那副凶样,不过面恶心善,这会儿问着叶修最近的日子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两人寒暄一阵,叶修拍拍他的肩让他坐着等会儿他去做饭。


 


韩文清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坐在了我旁边。


 


我赶忙把剩的苹果扔了。


 


扯了下韩文清的衣服。


 


“嘿,锅子。”


 


【嘿,兄弟。】


 


韩文清看向我。


 


“大男人的,谈过恋爱咋个叽叽歪歪的,抓紧机会上啊,李情敌可不少我拢李讲。”


 


【大男人的,谈个恋爱怎么磨磨唧唧的,抓紧机会上啊,你情敌可不少我跟你讲。】


 


韩文清皱紧了眉。


 


杵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认真地看着我。


 


“你说的是什么,你能不能说普通话。”


 


06.


 


啦啷个意思?我这已经是很飘准的普通发了。


 


【他什么意思?我这已经是很标准的普通话了。】


 


我阔是我们国家普通发讲得最飘准的。


 


【我可是我们国家普通话说得最标准的。】


 


07.


 


又在这个城堡住了两天,我再次见证了一头爱在心口难开的龙。


 


临走前,叶修送我们到门口。


 


“下次可别再是你来了。”


 


他叼着一杆烟枪。


 


我冲他呲牙。


 


“李以为我想。”


 


叶修笑呵呵地伸手理了理我的头发。


 


我偷偷瞥了眼韩文清的脸色。


 


“李真嘞不晓得啊?”


 


【你真的不知道啊?】


 


叶修当然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但他只意味深长地露出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


 


修长的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切,一帮故作神秘的老头子。


 


我啧了一声,在嘴巴上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被韩文清的爪子再次抓住的时候,我都绝望了。


 


啊。


 


又是五小时。


 


08.


 


安然无恙地回到城堡,我的父亲抱着我喜极而泣。


 


但没过两天。


 


我又被抓走了。


 


“幺幺!!”


 


升上空的时候,我还能听见父亲对我的呼唤声。


 


我叹了口气,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等着这次的旅途结束。


 


09.


 


这次是头蓝色的龙,鳞片像是海洋一样的色泽,在阳光下很漂亮,而且人挺斯文啊不是龙挺斯文,还特别允许我坐在背上。


 


感人肺腑。


 


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


 


在旅途中还先把我送去了一家造型店,把我打整得漂漂亮亮的,绑上蝴蝶结,拿一个礼盒装了起来。


 


被装在礼物盒里,我的心都是凉的。


 


算了。


 


就当自己是托运的。


 


10.


 


后面的事我记不清了。


 


好像是闷晕过去了。


 


11.


 


等我再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时。


 


我情不自禁抱着拿着拆礼物盒的剪刀的叶修痛哭流涕。


 


感谢万能的叶修把我放了出来不然这就不是什么礼物盒是我的棺材盒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


 


哭得更凶了。


 


还TM是粉色的!!


 


12.


 


蓝龙叫喻文州,化成人形后也斯斯文文的,标准的白马王子型的。


 


对于差点把我闷死这件事,喻文州表示会让豪华的车队送我一路游山玩水回去以示歉意。


 


我就喜欢这种爽快的有钱人。


 


又在城堡呆了三天。


 


期间喻文州和叶修相处得简直就是新婚夫夫,看得我唏嘘不已。


 


但是喻文州我有个问题。


 


叶修,魔龙,不过是手上划了一道小口子,都没见血。


 


怎么被你握着整整涂药涂了五分钟!


 


13.


 


第四天.


 


喻文州答应我的豪华车队确实很豪华。


 


但我享受了没几个小时。


 


一大片阴影笼罩在我们上空。


 


翅膀带起的风让车辇都在摇晃。


 


然后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诶诶诶??你怎么会在这儿?巧了!小爷我刚好要去找老叶玩走走走我们一起去老叶家玩儿去!”


 


说完,黄少天直接破开车顶抓着我往头顶上一扔翅膀一展就飞走了。


 


我摔了个七荤八素然后爬起来。


 


然后我想起来了。


 


黄少天,一头金色的龙,金色的鳞片,在阳光下。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老子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4.


 


“你这也太可怜了吧,唉——”


 


连叶修都感到了同情与怜悯,这会儿跟黄少天一左一右。


 


给老子的眼睛上药。


 


“我哪儿想到这么多啊,”黄少天挠挠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急着找老叶忘了,不好意思啊晚上我请你们去吃大餐怎么样?”


 


“李仙人板板的这李也能忘,我就是过背时娃儿,李渍过请一顿哪够,最少一过星期!”


 


【你祖宗的这你也能忘,我就是个倒霉孩子,你这个请一顿哪够,最少一个星期!】


 


黄少天嘴角抽了抽。


 


“我说你一个公主你这个川普口音就不能改改,我一条粤语龙我都会儿化音了。”


 


“我为我们山沟沟自豪!”


 


15.


 


有黄少天在,我俩硬是扯着叶修出去玩了一趟。


 


特别开心。


 


虽然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被恩爱秀的那一个,不过还是很有意思的。


 


回到我自己的城堡后的几天。


 


我的窗户被敲了敲。


 


我一转头,差点没吓摔倒。


 


一头墨绿色的龙站在我窗外,浅灰色的瞳孔看着我,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被父亲的严厉支配的日子。


 


我跑过去打开窗。


 


绿龙递来一张名片。


 


喔唷还有名片。


 


王杰希。龙族魔法学院的教授。


 


文化人,就是不一样。


 


王杰希向我表明他就是听闻魔龙都喜欢公主,所以问我能不能跟他走一趟去某个龙的家里,马上他过生日,他想送他个惊喜。


 


我就纳了闷了文化人怎么还听信这种谣言,你自己都不喜欢公主。


 


再说,他一说某个龙我就猜到是谁了。


 


怎么我就老是碰到这种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谈恋爱谈恋爱一只他是公的另一只也是公的的事情。


 


不过嘛。


 


叶修生日。


 


去捧个场还是可以的。


 


叶修生日前一天。


 


我被装进了礼物盒,不过这次是开了透气孔的。


 


一路托运。


 


送到叶修家。


 


我听到王杰希温和地说。


 


“送你的,打开看看。”


 


叶修把礼物盒拆开。


 


我站起来。


 


面无表情。


 


“祝李生日快落,祝李生日快落,祝李生日快落哦哦,祝李生日快落。”


 


叶修神色复杂。


 


“嘶——我很高兴,但是,下次能不能找个没有方言口音的?”


 


16.


 


被当作小礼物。


 


被当做唱生日歌的小礼物。


 


还有各种各种。


 


虽然嘴上不说。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小怨念的。


 


然后我就知道我想的还是太少了。


 


我拿着手里又一封粉色的信封。


 


抬头看着面前样貌英俊的男人。


 


男人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


 


似乎在疑惑我怎么还不出发。


 


我泪流满面。


 


兄弟啊。


 


小周啊。


 


我真的不是信件附赠的小礼品。


 


这已经是第520封你让我送给叶修的情书了!


 


你放过我吧!


 


END




————————————————————————




文客这个疯子




我想静静

评论

热度(354)

  1. 醉沙场【哔——】 转载了此文字
  2. 乌利尔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