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不成熟的建筑师 46

九川:

不成熟的建筑师 46


 


王耀并不喜欢小组作业,因为不同水平的人组队,时间大抵都浪费在了沟通和交际上,实际完成的成果远远不如一人单干来的高效,出彩。尤其在暑假实习中体验过了和业内大神们的合作,就更加不能适应校园里和你节奏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队友们,王耀望着上次小组作业的评分反馈,更加确信了建筑行业宁可表演单口相声,也不要整成春晚小品。


可惜,今年他还必须面对一个随机组队的设计作业。


 


这项工程是设计一个大型机场,两人组队,设计航站楼,停机坪,跑道和塔楼,风格上要保持统一,可以在海报中保留个人特色,同时必须考虑周边的基础设施,公共交通,绿化以及符合城市形象的外观。像飞机场这种大型项目,通常不是建筑师独自去考虑的,他包括了规划,结构,土木等诸多城建行业的分支一同完成。所以这个作业应该是上学期最困难的一项了,老师给了两个半月的时间让学生们尽量去考虑足够多的细节,最终融合在设计方案中。


 


“也就是说,从现在到圣诞假,设计(Design:Studio)就只有这一个作业了?”


“是啊。”


“太好了,要是能够王耀在一组就更棒啦!”


“啊,哦,我……我也是……”


 


弗朗西斯才听完老师讲的作业要求,就高兴地仿佛已经放假了,也是,这门课学了三年,每学期都是四到六个coursework,只见日程表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他的deadline。而今年一改往常,弄了个大项目的小组合作,占总分的60%,王耀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这种情况怎么说呢,就跟买彩票似的,如果你砸中一个很出色的队友,像费里西安诺,凯瑟琳这样的,那今年不仅可以拿高分,还可以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可以玩耍。然而如果分到了像弗朗西斯那种不学无术一心只想着放假的队友,基本上就意味着一个人要完成两个人的活了,而且碍于朋友关系你还并不能吵架骂人撕逼,这就他妈的更心痛了。


 


所以王耀在打开分组名单的之前,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了一下,“老天啊,请务必不要抽到弗朗西斯……”


 


然而——这门课真的是有毒吧!


 


只见Excel表格上赫然写着一行英文——TEAM29 :Arthur Kirkland& Yao Wang。


 


王耀本以为弗朗西斯是最糟糕的选择了,万万没想到原来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到底是怎么诡异的分组能把他和亚瑟搞到一块啊。崩溃了,老师是收了这家伙的钱吧,最后一年均分这么重要的情况下,为什么小组作业的队友一个比一个坑啊。


况且建筑行业根本不需要搞什么破组合,又不是演艺圈组团打包出道能够加分吸粉,搞这么多小组作业干什么啊!


 


王耀在心里吐槽了一千八百句之后,深吸了口气,收回心痛的目光。为了表明立场,他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营造出一种【我很高冷希望你自己去找老师换队友】的态度,然后回头看了眼坐在阶梯教室后排的亚瑟,试图传递出【老子打死也不想和你一组】的不满情绪。


 


可是,对方竟然满脸笑容地朝他招了招手……喂,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好可惜哦,我都不能和王耀组队了!亚瑟也太好运了!”坐在王耀身旁本来预备着抱大腿的弗朗西斯一脸惋惜地看着名单,“而且我队友还不是个美女,好气哦。”


“你想和我组队吗?”王耀比较了一下,他一个人完成这个作业最多也就辛苦一点,但是和亚瑟组队等于辛苦又心累,这样看,弗朗西斯荣升优先级选项,单选题就是这样,排除错误答案之后只能是这个结果了。所以他敲敲桌子,假装满脸惋惜地说道,“我也超级想和你一起啊!这样吧,你去说服亚瑟跟你换队友怎么样?”


“这个嘛,老师会同意吗?”


“会的,只要我们四个都同意,老师不会反对的。”王耀之所以能这么笃定,还不是“家里有人”,这种事情如果都不能凭借人脉关系解决一下,那他和路德维希谈什么劳什子恋爱啊。所谓尽人事,听天命,至少得把能试的法子都变着法儿的来一遍吧。再说了,除了弗朗西斯的队友可能有点难摆平,这事铁定办的成,他不信亚瑟跟他都这个关系了,还能厚颜无耻的一起组队,反正他做不到!


 


今天因为想着这破事儿,王耀都没去studio做模型,早早就回到了公寓,他坐在沙发上心急火燎地和阿尔吐槽这件事情,然而对方却没心没肺地笑着说这就是孽缘啊。


 


“这孽缘个毛啊,我马上就去换队友。”


“要是没换成呢?”


“没换成我就打死你这个乌鸦嘴。”王耀嘟嘴,表情相当不服气。


“哈哈哈哈,你好暴力哦。”阿尔在视频那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然后说道,“别气嘛,没换成我就插一脚,强势围观你们做模型。”


 


王耀一听,脑子里浮现出三个人挤在一个studio的画面只觉得更加尴尬了,立马摇了摇头,“得了吧,你就知道看好戏,我还是赶紧换队友好了。”


阿尔见王耀还是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只好逗逗他,“好嘛,你看你一点小事就这么暴躁,还能不能行了?”


“这是一点小事吗?!Hello?!”


“你看你就是很在意,对吧,太弱了,就不能学学我?”


“滚开啦,学你像个白痴啊,再说了,我一点点都没有在意好吗!”王耀对着视频吐出舌头扮鬼脸,做尽不屑一顾的表情,那样子很是活泼可爱惹得阿尔又哈哈大笑起来。王耀才不想被大脑脱线的男人嘲笑呢,他根本就不是小孩子闹别扭好吗,不和前炮友来往这是对现任的尊重,懂不懂?然而这句话却被他吞回来肚里。


 


王耀正高声地反驳,却听到门锁转动,大门被轻声推开,他看到路德维希拎着个塑料袋站在门口看着他,表情略带些许的阴沉,于是王耀匆匆和阿尔挂了视频,连忙迎了上去。


 


“啊啊啊,你终于回来了!我要跟你说个事儿啊。”王耀满脑子都是组队的事情,还没等对方歇口气就拉着他赶快坐下。


“别急,先吃点东西。”路德维希看他一脸焦急,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先冷静会儿,然后把大衣脱下挂到衣架上,将手上提着的塑料袋打开,鲜美的肉香迎面扑来,原来里头装着从附近的中餐馆买的北京烤鸭。而那些调料,蘸酱,面皮分装在颜色不同的小盒子里,男人耐心地一一打开,从厨房拿过筷子递给王耀,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想试试这家新开的店,我顺路就去买了。”


“啊?好吧,其实我前两天刚和朋友吃过了,没有中国城的那家好吃诶。“王耀倒也没拒绝,他接过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嘴里,这家店的鸭皮油脂过厚,烤得不够酥脆,颜色倒是纯正的枣红色,蘸酱又甜过头了,总之没吃几口就腻了。


可他的话却让坐在对面的男人顿住了,眉头微皱,露出烦乱的神色。


 


“和谁吃的?”路德维希冷着声音问道。


“就阿尔弗雷德啊,上个礼拜五嘛他来找我就一起吃了。”王耀说得理所当然,他当下有些心急如焚,迫不及待地想把话题引入今天的故事,全然没注意自家恋人阴云密布的脸色。


“你和他玩得真是越来越好了。”路德维希放下筷子,直视着对方,那宛如雄鹰一样尖锐的双眼带着讽刺和不满落在王耀身上,害得青年不经打了个寒战,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额……”王耀不知方才哪句话惹得男人不快,路德维希这突如其来的架势显然是山雨欲来的怒色,甚是恐怖。王耀心道完蛋了,怯生生地问,“你怎么了啊?怎么感觉心情不太好……今天上班遇到问题了吗?”


 


“刚刚你在和他视频吧。”路德维希冷若冰霜,厉声厉色地敲了桌子,“怎么我一回来就把视频挂了?”


“啊?”王耀一愣,他不懂为什么男人纠结这个,可又怕说错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地说道,“因为该说的事情说完了……而且你回来了,就……”


“我看不是吧。”路德维希眸色逐渐阴森,他嘴角上扬,正色威严地坐在那儿一副早已看穿的表情,“你既然把他当朋友,怎么不请他来家里玩玩。”


“为什么要请他来玩?”王耀下意识地拒绝,须臾间有微妙的慌乱,又很快的镇定下来。


 


“你不想,是因为他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他不知道,是因为你不愿意说。”路德维希站起身,他从桌子那头走过来,一只手摁住王耀的下巴,另一手搭在椅背,整个人像座高山沉重地向王耀压去,投射的阴影让人一时间喘不过气。男人字字珠玑,一针见血戳穿了暗藏在王耀内心深处的所有想法,“而你不愿意说,是因为你害怕对方知道后会和你保持距离,可你偏偏很享受这样亲昵的‘朋友’状态,我没说错吧。”


 


果然是经验老道的男人,王耀抿着双唇,睫毛颤动,他不能抬头接受路德维希的目光,这样单刀直入不留情面的审视,他承受不起,可对方言简意赅地和他挑明了,又不得不回应。


“我只是觉得你是教授,知道的话不太好……”


“真的吗?”路德维希一声冷笑,讥讽而道,“可你却连恋爱这件事情都不愿告知吧。”


“我……”


 


“王耀,我可以理解你拥有友谊后的兴奋,但你不能够忽略我作为恋人的感受。你要明白,你和阿尔弗雷德只是友情,不管你们现在玩得多熟络,这种友情随着人毕业,工作,会逐渐地疏远没落。而只有我,能够一直陪着你。”路德维希故意把“友情”二字的发音着重强调,他历经人事怎么会不了解王耀晕头转向搞不清主次的行径,然而聪明如他绝不会用生拉硬拽的方式去剥离,上一次提及晚归一事已经惹得青年有些不快,还显得自己过度霸道阻碍了他的“正常”社交。


 


其实也没错,他一直是个独占欲过强的人,原来他很喜欢王耀波澜不惊的生活,在那些日日夜夜的窥探里,聆听着青年规律的作息和安分守己的个性,心里默念着这样的人多纯粹啊,不为世俗的社交所烦扰,专注于自己的爱好与人生。可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那样的家伙,像个臭虫一样非要钻到生活的缝隙里,用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填塞浮夸无意义的时间,真是让人打从心里生厌。他步入中年,自然看不上这种浅薄无聊的“酒肉朋友”,可王耀还是太年轻了,竟然轻而易举地迷失在灯红酒绿尘世喧嚣中。也许王耀还在高兴着自己的变化和日趋开朗的个性,可他却看着刺眼极了。


 


他为人处事向来深思熟虑步步为营,就像当初讨厌亚瑟,决心要驱逐这个祸害,那就给他多布置点作业,再不济就窜和最漂亮的女人,朝夕相处怎么会不动真情。再说了,他连那条昂贵的手工项链都送出去了,那效果就应该如他所愿。


 


聪明人自然懂得忍,懂得把握机会,一一扫荡所有碍眼的东西。


不管此刻的王耀是迷失在这段关系,还是迷失于这个人,他都必须解决掉阿尔弗雷德。


 


“然而,你的表现却告诉我,你一点也不在乎我这个恋人。你不愿意告诉阿尔弗雷德你在恋爱,不愿意保持距离,你耻于开口,无论出于什么,都是否定了我的存在和意义。”


“所以,我现在真的对你很失望。”路德维希松开了手,表情从愤怒骤然转向黯然,他回到座位上,双手撑着额头,掌心遮住双眼,很是心灰意冷。


 


王耀的下巴还有着方才被用力捏过的指印,他痛却来不及喊痛,因为对方的话令他无比自责和难过。


 


怎样的责备才会让人真的内疚呢?


 


不是那些难听刺耳的污言秽语,也不是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而是一个信任自己的人,从不吝惜赞美与欣赏的人,用着哀伤的语气说着失望二字。


 


自己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吧。王耀心想,他本来有路德维希就够了,却太贪心了,以至于伤害了自己的爱人。


 


王耀承认他很享受这段亲昵的友谊,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放松和惬意,过往的人生太紧绷了,这才贪图这一时的享乐。他以为自己是不喜欢派对这种东西,可阿尔弗雷德却让他喜欢上和人“聚”在一起的状态,尤其是喧闹中有人陪伴,承载沸反盈天的空虚。


红尘滚滚,不再寂寞。


 


然而,他却让路德维希寂寞了。


 


 


可能就像路德维希说的那样,他不愿意说,是害怕这种生活结束,于是他面露愧色,诚恳地说道,“对不起……是我的错……”他蹲下身,把脸搭在男人的膝盖上,像一只乖巧的猫咪亲昵地蹭着他,嘴里喋喋不休的道歉,温柔的语调让人不忍生气。


 


“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非常喜欢你,也很在乎你。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王耀好言好语,双手主动拥抱着男人,他亲吻着对方的脸庞,从鬓角吻至唇边,直到男人愿意与他四目相对,他才欣喜地笑了,如同蜻蜓点水,啄了对方的嘴唇一下。


 


“我答应你,我会告诉他我有一个特别特别好的恋人。而且过几天,我会邀请他来家里。”


“除了这个呢?你真的会和阿尔弗雷德保持距离?”


“我会的。”王耀举起左手对天发誓,言辞凿凿不容置疑。


“那就好。”男人抱起他,高兴地亲吻了对方的脸颊,他知道只要有这句话,那刀子便已经落下,剩下的由他解决就好,他回到往日的温柔模样,说道“耀,你要知道我是最爱你,我会比他们都对你好。”


 


也许是放下心头一患,路德维希心情大好,两人相拥着四目相对,情欲渐深,任谁都知道此刻该是偃旗息鼓,情深意浓的春宵时刻,王耀配合着男人放松了身体,两人蜷在沙发上紧紧拥抱,高大的男人一路从唇吻到脖颈,一边说着情意绵绵的情话,一边放肆地挑起青年的不堪勾引的欲望,一切都朝着越发甜蜜羞耻的方向发展。


 


而此刻,在不远的地方,金发男人挂断了电话,他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友人的提议,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朝着那间许久未曾来过的建筑走去。


 


 


 


TBC


有三点想说的。


1. 本文是ALL耀文,结局是1v1,每个CP我都会不偏颇地写差不多的戏份,无论你喜欢哪个CP都有糖吃,但不会一直都是糖的。这个预防针我很早就打过了,所以不管是好茶,独中,金钱以及以后会出现的CP,开虐的时候都不要责怪我。




2. 我看文的时候,也时常会有“真希望XX和XX能够在一起”这种想法,但有时候,作者的想法是很难改变的,他有自己的理解和选择。所以面对结局,很可能会让一部分人失落。


我只能尽量做到让文中每个人幸福,但不能做到让每个读者都梦想成真。




3. 最后,我其实真的渴望做一个日更写手,希望大家可以鞭笞我这个不要脸的拖延症重度患者。总这样时不时更新,字数经常爆棚,量大还不稳,我也很不喜欢。我想做一个日更三千的写手,做一个勤奋的人,真心的。

评论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