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不成熟的建筑师 38

九川:

不成熟的建筑师 38


 


一连四天,王耀都是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吃的晚饭,这家伙跟没吃过中餐似的,跟着他去了伦敦大大小小有名的饭馆,而且夏季是旅游旺季,一波波的旅行团拥挤在街头,饭馆也忙得热火朝天,就这样,对方的热情也没有半点的衰退。


 


“我觉得你做饭也蛮好吃的。”阿尔弗雷德喝了碗思乡鱼羹,白萝卜切成小块炖得软黏黏的,含在嘴里就化了,他去年吃过王耀煮的萝卜汤,味道没这个浓郁,但生病的人看来是恰到好处的清淡鲜美。


 


王耀眯着眼睛,探究地看了他两眼,然后语气强硬地回道,“现在饭馆都吃不够了啊,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嘛。”


 


“明天就周末了嘛,你就不做点东西犒劳犒劳自己?”阿尔放下勺子,挑了挑眉毛,嘻嘻一笑,“我还没去过你宿舍呢。不邀请我去玩玩?”


 


“得了吧,我公寓容不下你个大老板,想蹭饭就直说,下周一中午给你带盒饭。”王耀心想着这几日天天伺候这尊大佛已经惹得路德维希有点不高兴了,双休日还把人往家里领,指不定要怎么摆脸色呢,反正苦的也是他,结果肯定是送上身体任人鱼肉。


 


“切,小气,反正你在家也就是宅着看书。反正我先点名要求糖醋排骨。”阿尔弗雷德最喜欢吃甜丝丝的中国菜,什么拔丝苹果,松鼠桂鱼,这两天在餐馆里就抱着浙菜和苏菜不放手。


 


王耀笑笑不置可否,他没打算把路德维希的事情告诉别人,人多口杂,除了王嘉龙,他还真的放心不下任何人。


 


看着阿尔眼馋地开始抱着菜名,王耀及时打断了他,问道,“你啊,看看那肚子,最近有健身吗?”


 


也不是故意讽刺他,这两天当同事,他发现阿尔抽屉里的零食越来越多,单位里大多都是些小姑娘爱吃点什么薯片啊蜜饯水果之类的,他一个大男人早上拎着一袋子零食坐在桌子,然后打两行字扔两片到嘴里,那胃里就没停过。到了下午茶时间更不得了,别人买个纸杯蛋糕加杯咖啡随便意思一下就过了,就他订了六寸的起司蛋糕外加大杯的热巧克力,吃得津津有味。就这肚子到了晚上还能把餐馆上的菜品扫荡得干干净净。王耀心想着,这家伙得亏富得流油,就这种吃法,能吃穷他的生活费。


 


“我当然有健身啦。”阿尔抬起一条胳膊,颇有气势摆了个pose,还硬是拽着王耀的手放在他肱二头肌上,“怎么样?很厉害吧。”


 


王耀不知道为什么印象里美国人都是那种高壮的大块头,手里还拿着橄榄球一言不合就干架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型,可偏偏阿尔弗雷德除了傻别的啥都没有。就那肌肉……王耀心想着还是不打击他了,假意诚恳地点点头,略带心疼地拍拍他肩膀,“继续努力哈,乖。”


 


说起来,王耀平时闲得没事就捏捏路德维希的腹肌,教授除了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对体重也非常严格的控制和管理。平时工作日里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去跑步,一周至少有三天会去游泳馆,王耀之前还挺懒惰又拖沓的,自从住在一块,周末也会陪他泡两个小时的游泳馆。


 


再说了,泳装紧身裤什么的,是基佬能够放过的场面吗?


 


在没有上大学之前,王耀心想着自己还算个清心寡欲的男人,夏天满大街赤膊的男人,他都熟视无睹,毫无欲念。自从开了荤,尝了肉味,身体就食髓知味地胡思乱想了,那些半裸的帅哥,腹肌快快分明的那种,边流汗边朝他微笑,他能红着脸心猿意马老半天。


除了这个原因,他还有一点是不太爱去健身房的,先前他在学校的gym做坐那个卧推床,一小哥绕他身后就搂着他的腰往前一推,那硕大的胸肌直接顶上他的后背,嘴里说什么辅助训练,王耀完全没听清,时间一到落荒而逃。腐国这地方基佬横行,还会花样百出的撩人,幸好他以前一颗心挂在亚瑟身上,就这层出不穷的鲜嫩肉体,他绝对把持不住节操全无。


 


王耀至今也就见识过两个男人的裸体,说点隐晦的心思,私下里也偷偷地比较过。亚瑟爱踢球,腿部肌肉极为发达,骨架略小,穿衣服看不出来,脱光了,每处肌肉都让人想吻上去,而且ml惯用后ru式,从腰到腿跟装了马达似的,王耀不求饶绝对不停下,期间爱说荤话美其名曰情调至上。


 


相比之下,路德维希就是那种显而易见的壮硕了,穿着西装也能隐隐看出衬衫鼓胀的形状,而且非常有弹性,特别适合无聊的时候东捏捏西揉揉。他们俩经常在沙发上看书,路德维希靠在沙发后垫上,而王耀整个人背贴着在他的胸口,用仰躺在对方怀里的姿势看着书,有时候还手指不安分地戳戳男人结实的大腿。这时候,路德维希就会微微一笑,揉揉他的脑袋,圈起他的头发绕在指尖,怡然安逸。


 


路德维希的爱好其实蛮传统的,电影电视剧音乐甚少涉足,平日里要么捧着书,要么就看球赛,或者和他朋友出去打网球。最近王耀发现他有在研究烹饪,不知道在那儿买了本食补药膳书,还是德译的中文菜谱,有时候看他在煲汤,王耀还会讲解两句(广东人多少都会点这方面的知识),虽然一开始味道不太成功,但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现在已经可以端出来见人了。


 


王耀心想着,要不然改天带着教授回趟别墅见见王嘉龙好了?上次没准备好就出了个大柜,还这小子对自己的事情向来守口如瓶。不过这周末还是好好陪寂寞了好几天的路德维希吧,男人可是从昨天就说了要让他下不来床的胡话呢。


 


和阿尔吃饱餍足之后,王耀难得强势地拒绝了再去喝酒的建议,眼镜学长不高兴地皱眉头,嘴嘟成一团,小孩子脾性二话不说就发作,还用身体挡在地铁门口不让他进,今天的阿尔弗雷德特意没开车,估摸着就是想跟他喝个一醉方休。王耀见状,无力地摇摇头,松口说开学前再陪他喝个痛快,权衡了一下,阿尔才不甘心的点头同意,嘴上还反复提醒他别忘了周一的糖醋排骨。


 


“知道啦知道啦,馋鬼。”王耀跟他挥挥手才挤上车门。


 


今天回来地比往日早点,王耀坐地铁光顾着用手机打游戏,就没和路德维希发短信说他回来。等他到了门口隐约地听到路德维希说话的声音,他静静地插进钥匙,缓缓地推开门,看到男人站在阳台一手拿着电话,一边挠着头语气烦躁地说话。


 


“该说的我已经用邮件写清楚了。”


“你应该一清二楚,我已经尽我的全力了。”


“既然在恢复那就这样吧,不见面是最好,上次已经够折腾了。”


“就这样吧,你记得申请的事情,别太贪玩,作品集要开始准备了。”


“嗯,记得要她好好吃饭,挂了,拜拜。”


 


挂断电话的路德维希一回头就看见王耀站在门口,表情一僵,王耀心知肚明却坦坦荡荡,毫不遮掩地直接问道,“费里西安诺的电话?”


“嗯,是啊。”


“我不是有意听到的。”


“嗯。”路德维希似乎有点抱歉,微垂着眼睛说道,“其实该是我……。”


 


“嗯,我知道啊。”王耀淡淡地笑了笑,他上前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毫不在意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我真的不介意。”


 


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通电话。


 


上一次,他们两在家里睡着午觉,对方的电话就打来了,只有一句话,路德维希静静地听着,却在挂断之后沉默了很久很久,王耀问怎么了然后搂住男人的肩膀,只见对方神情落寞地讲述那段婚姻湮灭的始末。


 


他和丽萨回到欧洲之后,起初过了一段平静而美好的生活,在12年她第二次怀孕,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可是老天毫不疼惜他们,丽萨因为神经过度紧张再次出现意外而流产,之后由于接连的打击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路德维希形容过她本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神情永远保持淡然而忧郁的,正是这模样才吸引住他,让他一生都在渴望令她无忧的快乐,可无论做什么都永远抚不平她朦胧的伤感,这一次更像被死神注射了慢性病毒,每天都在绝望的等待死亡,而他无力回天,眼睁睁感受着这一切。


 


“旁人看到断臂的维纳斯,总会赞美含蓄的美感,或者惋惜艺术的缺憾,而她是唯一一个幻想这样的作品拥有着灵魂,而心酸不已。所以她会想着自己是有罪的,或者和我在一起是有罪的,这份罪就是变相地杀死了两个孩子。”路德维系谈到这一段的时候,抽了很久的烟,长叹一声说道,“或者是我太冷漠吧,我并不认为那两个我连面都没见过的胚胎能超过我对她的感情。可是在她的心里,我已经是排除在答案之外了。”


 


因为抑郁症引发的长时间失眠和厌食,丽萨的体重骤降,脱发异常,精神衰弱,反应很敏感过激,路德维希为了兼顾工作,请了保姆照顾她,平日里还好,但是他周末回来一旦太靠近她,丽萨就会情绪激动地砸碎家里所有的摆设,那些都是曾经她最爱的工艺品,是路德维希这些年去各个地方给她淘来的。


 


“后来……说出来真可笑,她喜欢上了别人。没什么比这个更要尴尬的了,她终于开始作画了,因为一个我素未谋面的人。一个卖鲜花的男人?你能想象吗?她竟然喜欢上一个贫穷的,油腔滑调的男人。她还和我说,这并不是喜欢,是这个男人给了她重新生活的希望。那我呢?我做的所有努力都是放屁了吗?!”


 


王耀看着路德维希激动地敲着桌子,显然背叛这件事让他丧失理智,王耀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丽萨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把路德维希逼到这样落魄和痛苦的模样,十年婚姻,如此结局,惨淡收场,无法回转。对于一贯骄傲的他,好比毁心灭神般的打击吧。


 


当时路德维希边说边紧紧地攥着拳头,王耀只能一遍遍地抚摸着他的脊背,试图安抚他,可那过于用力的关节好像要捏碎自己的骨头,看得他心酸难受。


 


“如你所见的那样,离婚后,我把所有的一切都送给了她,那栋房子,那房子里破碎的一切,我没有拿走一丝一毫。可是出于法律的义务,我依旧有责任赡养着她。”说到这里路德维希非常抱歉地看着王耀,“所以我不得不和她联系,但你放心,我都是通过费里西安诺。如果你不喜欢,我会尽量避开你,或者减少频率,一定不会给你烦恼。”


 


“我没有不信任你,相反,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王耀回握住男人的手心,然后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温柔地说道,“你很有责任感,也很在乎我的感受,那就够了。”


 


王耀自认为是一个很感性的人,他听到的故事不过寥寥几笔,可是脑海里似乎已经能够勾勒触碰到那种心痛了,他很惋惜这样的结局,但也明白过去的终究过去了。路德维希从上一段感情的失败者,过渡到新感情的经营者,无论他背负着怎样的过去,王耀都愿意陪他宁静安稳的度过这一生,包容,忍让,都是互相磨合必然经历的,他甘之如饴,也渴望有个完美结局。


 


王耀朝他招招手,笑容满面地喊男人坐下,“我有从中餐馆打包点饺子回来,别想太多了,快过来吃吧。”


 


这一次也是一样,他淡淡地温柔着,尽全力地去喜欢着这个男人。


 


 


 


 


TBC


 


 


想在文中加上一段阿尔弗雷德第一人称的内心腹诽。


 


啊好气啊,今天不开车就是打算两人喝酒然后趁着微醺干点羞羞的事情,可是竟然被拒绝了!靠如意算盘全落空了,啊啊啊啊啊超不甘心!!!!!!不过我这样是不是想法太邪恶了?算了,还是放他走吧,反正他双休日也要给我做好吃的便当。不过以后他要是主动约酒,我保证会毫不留情的啪了他,啊也不一定,算了,到时候再说。这家伙边笑得这么甜边和我摇手干嘛,烦死了,我要去找贺瑞斯喝酒了。


 


 


P.S.一个不算剧透的剧透,阿米从来没有恋爱过的非处。



评论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