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太中】丧世狂嘲

么~

食指伯爵:

*ABO/丧尸paro


27.


  距监狱任务已经告一段落。




  本次任务以目标人物梶井基次郎身死丧尸化,领队太宰治重伤,多数成员死亡而结束。获得的成就仅有梶井基次郎的尸体,以及一个正在加紧破译的U盘内容。除此之外,这次损失惨重的任务,别无他获。




  距任务完成一天之后,副领队中原中也递交任务报告;七天之后,最高执行者福泽谕吉颁布裁决书,以太宰治免职、中原中也代替太宰治的职位,行驶其任务及权利而告终。




  已经有此预料的中原中也一脸坦然,在一片嫉羡的目光中抬手敬礼,随后拿着裁决书走出会议室。




  七天过去,太宰治因伤及后脑,虽然肉眼可见的伤口已经愈合结痂,但因伤口波及到视力,现今依旧在医疗室普通病房里待着。中原中也揣着裁决书走到病房门口,推门便见太宰治难得老实地躺在床上。




  身上的职责被隔去,平日闲不下来的主便没了可操心的事情。双眼上缠了厚厚纱布的太宰治安静地睡在靠窗的病床上。虽然还是大白天,但太宰治似乎已经睡着,他露出手腕的双手交叠在被褥上,眼上的纱布如他的病服、床被一样白,有些长了的漆黑碎发从他额前散落,搭在纱布上、枕在枕头上。




  看着安静如斯的太宰治,一直绷着表情的中原中也撇下眉峰,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带着些许疲累的笑容。




  ——这家伙也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没有平日能气死人的模样。




  将揣在兜里的裁决书放在竖了支野百合的床柜上,橘发青年忽然想起被审判者现在压根没有看文件的能力。但随即中原中也又不在意地将文件扔下——他可把传递消息的工作完成了,太宰能不能看到那可和他无关哩——这么想着,中原中也心情就变得格外好。




  再说,这青鲔哪会预料不到这个裁决的结果?




  不得不承认太宰治脑子很好,在任何方面都想和他拼一拼的中原中也对此极度不爽,但也只得无可奈何地揉揉后脑勺。




  “……”纠结地看着床上挺尸般一动不动的太宰治,新仇旧恨在此刻一并涌上来,中原中也恨不得立即拿一只马克笔给太宰治画个花猫脸,以此来报往日太宰治的种种压榨。




  盯着半张脸都掩在纱布下的太宰治,在床边驻足良久的中原中也忽然伸出两指手指,重重掐在太宰治的脸上。太宰治脸上没太多肉,整个人显得干练又清爽,平日笔挺的模样,就好似一把藏在刀鞘里的寒刀。




  中原中也等了片刻,没有察觉到太宰治有何异动,便肆无忌惮地捏了捏青年的脸颊。直至黑发青年的脸颊被他掐出了好几道手指印,中原中也才心满意足地松开手。随后他伸出手指,滑过太宰治的眉心骨,一路向下停留在纱布上。轻轻摩挲着粗粝的纱布,指腹之下便是太宰治紧阖的眼睑,中原中也垂着眼睫审视着沉沉睡着毫无反应的青年,用弱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嘀嘀咕咕道。“快点好起来啊。”




  低沉的声音浅浅淡淡,在安静的病房里空荡荡地回响。




  当吹来的几轮清风将窗帘撩起又放下,伫立良久的中原中也忽然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矫情事的中原中也眼角一抽,触电般地缩回手指,随即通红着脸无声呐喊状地蹲在地上。




  “!#@¥%&*/%……?!!!”中原中也双手摁着脑袋就是一阵用力揉搓,那头精心打理的橘发在主人的魔爪下不堪重负地变了个凌乱的画风。被自己方才的举动惊到了的中原中也折腾完自己的头发,蹲在原地用力摁着自己半张脸,将懵逼抽搐害羞和不知所措等一系列情绪掩盖在手掌下。




  ——我我我刚才干了什么?!




  这这这这种小女生干的事情——!!!




  啊气死了!被自己的行动羞耻到的中原中也无声呐喊着,噌地站了起来。好在太宰治完全没有醒的迹象,脸上酡红未退的中原中也瞥了一眼病床上的青年,松了一口气后,就想轻手轻脚灰溜溜地转身离开。




  然而还没等他走出去一步,太宰治叠着的双手忽然一动,以极快的速度精准地抓住了中原中也的胳膊——




  “!”中原中也被扯得踉跄了一下,带着震惊的表情,猛地回头看去。




  只见床上本应该睡死的黑发青年微微侧着头,虽然看不见他的双眼,但也能从他上扬的嘴角看出他的不怀好意。




  “不多留一会儿,中也?”准确无误地抓住了中原中也的胳膊,太宰治忽然开口,声音轻快得好像压根不是病人一样。




  中原中也目瞪口呆地看着撑着脑袋侧起身的太宰治。他突然反应过来,猛地甩开被擒着的手臂,咬着牙齿恼羞成怒道,“你一开始就醒着?!”




  “是啊——”太宰治回答,“从中也进来的那一刻,就一直醒~着~啊~”




  “不过还真是听到了”




  “……死青鲔!!!”胸膛上下起伏好几次,好不容易将滔滔不绝的骂词从喉咙吞回肚子里的中原中也趁太宰治看不见,竖了个中指,随即又感觉不解气,便一只膝盖摁上床沿,揪过太宰治病号服的领口抬拳就要揍——忽然意识到这里是医疗处,在这里动与谢野晶子的病人无异于在太岁爷头上动土——一想起与谢野晶子那似笑非笑、隐没在刘海下的凤眼闪烁的非人道主义邪光,中原中也几乎要触到太宰治鼻梁上的拳头硬生生停下。就着这模样僵持了两秒后,看着太宰治有恃无恐的模样,爆了青筋中原中也狞笑一声,扯过太宰治手肘下的枕头,恼恨地往太宰治脸上捂去。




  “等等等等中也,开个玩笑不要这么认真啊——”脑海中不断想象着中原中也此刻炸毛的模样,太宰治大笑着伸手去格挡,随后灵光一现就起了坏心眼。趁着中原中也又一次将枕头重重压上脸面,太宰治顺着他擒住枕头的手臂一路摸上去,动作迅速地抚过肩膀肩胛骨时,太宰治擒住中原中也的腰,随即猛地一勾手,就把他往自己身上压来。




  “!”




  轻轻嘭的一声,枕头从中原中也手中脱落,砸在了光洁的地面上。




  单膝跪在床沿的中原中也被太宰治这么一扯,便失去平衡向他身上跌去。良好的训练让他在一瞬间极其迅速地伸出手撑在太宰治腰侧,才险险地没压在伤员的身上。




  两人面对着面,鼻尖几乎就要碰到一起。太宰治身上消毒水的气味夹杂着Alpha信息素的气味刺激着中原中也的鼻翼,骑在他身上的橘发青年感觉到太宰治揽着自己腰身的双手正以一种暗示意味地轻柔抚摸——




  “中也啊,你最近是不是胖了?”掐着中原中也的腰,太宰治万分正直地发出一声感慨。




  注视着纱布缠眼也依旧从容不迫的太宰治,中原中也眯起双眼,忽地笑了一声。




  “是你胆养肥了吧。”中原中也揶揄着,随后主动拉近两人的距离。




  那一瞬间,呼吸交缠,唇齿相贴。


TBC


食指忙完事情回来啦回来啦回来啦!!!


话说有看凹凸世界的朋友吗!有吃瑞金的小可爱吗!!!我缺粮饥渴死了呜呜呜呜呜——(嚎啕)

评论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