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全职高手][周叶]风情万种(43)

嗷嗷嗷:

远在上海的喻老板并不知道,仅有一面之缘的周师长已经被他气得在天津边上的某间屋子里转圈了。


叶修和叶秋在隔壁聊天,周泽楷在门后边拿着点心用皮鞋擦地板。他当然知道表哥跟喻文州之间没什么,就是相识很久的朋友而已。谁没有朋友呢,他也有的。但是,这也无法阻止师座心里燃起熊熊妒火。


表哥的朋友未免太多了!


表哥和喻文州认识得也太久了!


喻文州温婉可亲的名声实在太响亮了!


其实喻老板并没有周师长想象的那样美好,起码现在没有。他正一边咳嗽一边喝药,而且已经蓬头垢面很久了。


跪在床上给他喂药的是卢瀚文,这会儿这个很能抗事的少年都眼泪汪汪了:“师兄,你不会死了吧?”


喻文州好不容易缓过气:“……死不了。”


“哦!”这种大事师兄是不会骗人的,卢瀚文放心了,“那我先回去了。这两天巡捕房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突然又查得好严,路上还有好多大兵,我明天可能不能来看你了师兄。”


喻老板觉得自己没有力气再哄孩子,他指了指身后的柜子。卢瀚文立刻打开小抽屉,拿出一封信来。


卢小师弟很聪明:“师兄你要送信吗?给谁?”


喻文州看着屋顶的灯,过了会儿才说:“韩文清和李轩都不是做表面功夫的人……要出事。你们该走了,不要再等我。去告诉郑轩,都走,越快越好。”


 


书房改的办公室里,集师座宠爱于一身的江副官罕见地发了脾气:“谁把这东西挂上去的?几天没挨抽一个个皮都痒了是吧!”江副官虽然被两个一模一样的叶师长折磨了半天还一个恍惚认错了人,毕竟是多年小棉袄,怎么会看不出来长官眼光一瞥间对这鬼东西的极度不满。


吕团长抱着胳膊站在一边,看勤务兵们争先恐后去拆画框:“我跟杜明开个玩笑,哪里晓得他们真的挂了……你们下回能不能别这么积极啊?”


屋子里一片乱哄哄,沙发被搬走,墙上的装饰被撤掉,连窗帘都取了下来,杜明走进来就发现根本没地方落脚了。杜长官正指挥一队警卫员抬了大堆的物件挤门,听到他这样说立即反驳道:“团座自己说的一定要挂起来给师座赏鉴,弟兄们敢不听么?唉别说了赶紧换了吧。”


吴启小心翼翼跟在一群人后面,亲手捧着一堆裱好的书画谁都不让碰:“小心点,撕掉一块把你卖了也赔不起!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都挂起来,慢点啊。”


杜明帮他扶梯子,扭过头跟江副官解释:“这些画是老吴刚才跟本地耆老家借的,应该没问题了。”


“比刚才那幅好。”没得着机会去外国念大学,也没学过绘画的江副官站在焕然一新的办公室里,摸着下巴认真端详了半天,才谨慎地评价道,“看着舒服多了。”


“对。”


“没错。”


“师座的眼光真奇怪,咱们中国的画多顺眼,怎么尽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在外国呆久了呗。外国人连脸都长得花里胡哨,眼珠子都是黄的呢。”


勤务兵们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不敢偷听长官们你一句我一句质疑师座的审美眼光。


“叶先生也没有花里胡哨啊,师座不还是喜欢。”


“叶先生又不是画。”


吕泊远终于抓到了机会:“谁跟我解释一下叶先生是怎么回事?”


叶先生正在跟不成器的弟弟讲道理。


叶秋很尴尬,在别人家里说人家坏话还被当场逮住了,要多丢人有多丢人,然而哥哥居然完全没有跟他统一战线一起羞愧的意思,还差点当着主人的面教训他!幸亏主人有自觉,默默退了出去把房间让给他们——真是忍无可忍了。


“我哪里说错了?你的意思是周泽楷不喜欢男人?”叶秋一句话就把亲哥堵死了。


“不是……我们不能片面地看待这个事,小周也有很多其他优点嘛。”叶修张了张嘴,直接把周泽楷喜不喜欢男人这个问题抛到一边,先努力扭转弟弟对表弟的偏见,“人家长的多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兔儿爷。”叶秋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舒舒服服摊开身体,等着哥哥给自己倒茶。他对这个当哥的胳膊肘总是朝外拐非常不满,很想问问到底谁才是他兄弟。


“……还有才华。”叶修说着说着,想起了一件事,“比方说画画,很有天赋啊。”


叶秋不可置信地瞪着他。自己又不是瞎子!


“在德国读了洋大学呢,专门学画哦。”看出叶秋晚上喝了酒,叶修从果盘里挑了颗大青梨削给弟弟吃。他的刀功极好,薄薄的一条梨皮从头到尾不断开,直到最后一点落下,在盘子里摊成一朵淡青色的花。


“忘记给你切个小兔子了。”都削完了,叶修才有些懊恼地说。


叶秋一时忘了想要说什么。他还记得小时候又哭又闹不肯吃菜,于是叶修天天变着花样哄他吃水果——其实他是故意的,每次看着小叶修鼓着小圆脸坐在那里笨拙地剥橙子往他嘴里塞,还悄悄在他耳边说这是太阳的花快点咽;或者把厨房已经摆成花的甜瓜重新排成一列,认真告诉他那是龙的鳞片全吃下去就会变强大……叶秋就觉得自己取得了精神上的巨大胜利。


如今,他们都长大了。


叶秋顿了顿才从叶修手里接过雪白的梨,他把那句已经到了嘴边上的“回家吧”硬吞下去:“以后不要切了……梨不能分。”


也不知道混账哥哥听到没有。他把梨递给叶秋就去洗了手,回来拿手帕擦一擦手上的水珠,又满怀怜惜地顺手擦干净水果刀,深情款款地放进了自己的兜里。


叶秋看着被蹂躏成一团丢回桌上的那方手帕,默默啃了一口梨。


——很多很多很多年后,叶将军偶尔还会跟远方的周泽楷通信,他也总不忘记询问周先生自己那个越看越不似常人的兄长有没有改掉到哪儿都先摸刀的破毛病。


叶秋又不傻,他一眼就看出这块棕黄手帕不是叶修的。以他哥的脾气,就算想起来要用个手绢,也是站在马路边上几角钱随便买,直用到天荒地老,怎么可能收着这么精致的绉绸小玩意儿。


一旦有了怀疑,就处处都是漏洞。叶秋的目光在亲哥哥的身上来来回回打量,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叶修今天穿了一身莨纱的时式长衫,长长的宽袖小立领,黑色的提花袍角一直垂到脚边,连鞋都遮住了。这乌亮的衣裳把他衬得简直能发光,举手投足还“沙沙”作响……乍一看倒是富贵公子最正常不过的做派。


可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了——叶修没事做会穿一身响云纱?他就是有这闲心……他有这钱吗?


叶秋怎么想都别扭,这个看着像是离京避暑的大少爷还是他哥吗?这个看到那么丑的画还能昧着良心说周某人有天赋的家伙真的是他那君子坦荡荡到了过分程度的亲哥吗?


“哥,你好像跟姓周的很熟啊?连他办公室都没进过吧?你到底来干嘛的呀?”脑子里转了转就确定了一件事,叶秋当机立断问道。


叶修更直截了当:“退婚啊。”


叶秋睁大了眼睛:“什么!”


叶修忽然伸出手指:“嘘,什么声音?”


叶秋安静下来,听到外面走廊急匆匆的脚步声。他疑惑地看向叶修,没等再开口,叶修依旧对他做了个“嘘”的动作。


动静渐渐大了起来,叶秋全神贯注也能听见一点了:“园子里?”


被表哥抛弃的周泽楷还在隔壁一个人闷闷地吃点心,方明华冲了进来。这还是平生第一次方管家进门不先敲门。


方明华狼狈不堪的模样让周泽楷以为炸营了,他站了起来。然而方管家报告的事情比营啸还可怕:“小姐闹自杀!”

评论

热度(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