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全职高手][周叶]风情万种(41)

失踪人口回归

嗷嗷嗷:

一路大步流星的叶秋到了门口终于停下来。


站岗的卫兵赶紧敬礼,发现副官没有跟着他,一名近卫上前为他脱下了外套。


叶秋的贴身护卫大多是叶帅亲自指派的高手,因此他待这些人都很有礼貌,平时起卧都在一处,这时这名近卫也是很关切地问道:“少帅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没趣。”叶少帅明显喝了酒,脸上的红晕还没消下去,他打了个哈欠问道,“我娘今天打电话来了吗?”


“没有。”这名护卫跟着他走进门,挂好军装,恭恭敬敬地回答,“夫人昨天刚打过,今天应该不会打来了吧。”


“唉。”叶秋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接过温热的茶,想起一件事来,又问,“沧州那边有消息吗?”


近卫愣了愣:“沧州没有消息。”


叶秋说:“哦。”


喝了两口茶,叶秋又问:“周泽楷到哪儿了?这么多天也该到了吧?”


近卫又愣了愣:“回少帅,周师长已经到了宁河……”


“宁河啊。”叶秋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总算到了。叫叶副官准备一下,明天去见一见。对了副官呢?”


近卫忽然露出愁苦的表情,还提高了嗓门大喊一声:“二少!”


叶秋被他吓了一跳。虽然自己军队里大部分军官都是自家人,但是也很少在外面直接叫家里排行的,他的酒瞬间醒了一半:“怎么了?说!”


近卫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问道:“您之前没回来过?”


叶秋被他看毛了:“废话!有什么话就直……”


叶秋忽然不说话了。


“二少……咱们有麻烦了!”近卫斩钉截铁道,“‘您’半小时前就回来了,还点了叶副官和一个近卫旅,说是去宁河散个步……”


叶秋呼啦一下站起来:“混账哥哥!”


 


吴启和杜明捧着早就烂成一坨的面条窃窃私语:“都半个小时啦,到底说了什么呀。”


江波涛拿筷子敲了敲碗沿:“你们还吃不吃了,不吃就去训练。”


目前众人当中最淡定的是近卫团长吕泊远,他压根不认识叶修,也就不知道进来的人跟他们一直挂在嘴边的叶先生是如何的一模一样。


在吕泊远的眼里,刚才就是时人最津津乐道的“南周北叶”两位公子的第一次正式会面了。虽然有些意外和匆忙,但是双方都表现地很从容,很得体,很对得起他们传遍大江南北的名声。


虽然叶师长进门第一句话是这样的:“周师长,你们怎么走这么慢?”


真是一见如故,令人欣慰啊。


当然这种程度的自来熟绝不会影响周师长的态度。


看见叶师长的一瞬周泽楷似乎整个人都变了,他破天荒地抢在江波涛开口前温柔回道:“休整几天。”


叶师长点头,大大方方彬彬有礼地看着一桌子面条笑道:“好朴素啊?连点荤腥都不见。”


周师长又淡定地抢话:“天热,清淡好。”


长官终于肯主动跟人说话了,还是这样家常的客套,完全是对待亲人的态度,吕泊远心下自然高兴,但还是被这出乎寻常的进步惊讶到了。要说周泽楷会忽然变性情,那基本不可能,可是他如此热心,难道这个姻亲十分合他心意么?那之前是谁告诉自己师座是坚决反对这桩亲事还要亲自来搞破坏的?


强忍住奇怪的不适应感,吕团长隔着两个人拿眼睛去睨江副官。江副官隔着两个人回了他一个“回头说”的眼神。


周泽楷平静地放下碗筷,站了起来:“到里面说。”


说什么?吕泊远觉得这简直太荒谬了——师座主动要跟人家说话?


现在已经说了半个小时了!


“师座爱说什么说什么,想说什么说什么,管那么多干什么?又不是你们娶媳妇。”江波涛放下碗,反正现在也没人有心思吃面了,他做出轰小鸡的动作要把这几个不省心的家伙吆喝走。


“报告!”侍从官打断了江波涛的动作。


“讲!”江副官回头应道。


“国民革命军第29师师长叶秋来访!”


“啥?”


这回轮到吕团长不小心把说了二十多年的家乡话给丢了。


众人目瞪口呆望向门口,半天没动静。


等了好久,也没有人从门外大摇大摆走进来,看见还在等消息的侍从官,江副官才如梦初醒:“请……请……请进来!杜明,快去通知师长!”


 


杜明一路狂奔冲向后宅。


他们入住的是本地缙绅之前向大帅献出的新屋,还仿了南方园林的样式。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柳暗花明又是一景。绕过假山石,才看得见月洞门,穿过拱门又是一条青石小径。杜明心急火燎恨不能插上翅膀直接飞到师座跟前看个究竟——叶先生怎么又回来了!


他们知道叶先生神出鬼没,可也没有这样神出鬼没的!看见才半小时就换了套军装的叶师长,江副官都差点把椅子给踢翻了。


这不就是刚刚才和师座到后面聊天的叶先生吗?


可是仔细看神情又不太像。


这位新来的叶师长头发剪得很短,身形挺拔神清气爽,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中子弟。他穿了身深绿的夏季军装,颈间同色领带系得严严实实,这么燥热的天气也不见出汗。


刚才的叶师长穿得可随意多了,态度都随意得多……难道师座又给叶先生裁了新衣服了?那也不能连发型神态都变了吧!而且他们这次出门根本没带叶先生的衣服啊!师座临走前明明一口气把十几箱新衣服都送去兴欣旅社了……真是活见鬼了!


“报告!”杜明几乎是喊出来的。


“进来。”回答他的那个声音十分耳熟,杜明差点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杜明走进去,目光第一时间落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师座身上,跟外面等着的那位叶公子比起来,一贯注重形象的周泽楷竟都显得率性了不少,敞开了浅灰色的衣领不说,还松松地卷起了袖口,露出腕上的表来。要不是灯光暗,差一点就闪瞎了杜小明的眼。


师座又是什么时候换了新衣服啦!之前穿的明明很规矩没有这样感觉洋气啊!连头发都重新抹过发蜡的样子到底是要干什么……杜明的目光偏了偏,落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看见这个人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再也不会认错了。叶先生和叶师长绝对是两个不同灵魂的人。


带了副官,带了兵,几乎比叶师长更像叶师长的叶先生正懒洋洋地歪在师座身旁,捧着半块蛋糕笑眯眯地问他:“是杜明啊,有什么事吗?”

评论

热度(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