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黄叶】夜伴歌声

太太么么哒

病客:

*狼人少天×人类叶修




*有段时间没写文摸鱼找感觉


 


*我又忘了我有目录【扶额】→【all叶】病客的目录


————————————-————


 


01.


 


黄少天,无公害三好公民一只。


 


是个狼人。


 


就是那种在月圆之夜会跑到高处一边对着满月“嗷呜嗷呜”一边变成狼人,的狼人。


 


而作为一只健康向上的狼人,黄少天从小就天赋异禀。


 


是的,并不是指他强大的牙和爪还是其它,而是。


 


他在月圆之夜如果不对着满月一口气唱完一整首歌就没法变成狼人。


 


02.


 


可怜。


 


真的可怜。


 


03.


 


比他更可怜的。


 


是住在他家楼下的叶修。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为了课题已经熬了一天一夜的叶修,整个人缩在被子里,把枕头按在自己脑袋上,企图以此隔绝从窗外飘来的歌声。


 


头疼,超级头疼。


 


叶修想着。


 


住在他家楼上的这只狼人跟他是大学的同学,从大学时期他就有听说过这个不一口气唱完一首歌就没法变身的狼人的故事,当时的他们虽然是好友,但是住的宿舍并没有挨在一起,所以他只是跟自己这个好友打趣几句就把这事儿踢开了。


 


他还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黄少天眨着一双隐隐带点兽瞳影子的眼睛盯着他。


 


“老叶,你不嫌弃我吧?诶诶不管不管,反正我都忍你这么多了你敢嫌弃我你就等着我变狼人的时候咬你脖子吧!”


 


那时候叶修只是叼着根烟弹了一下他的额头再揉了揉他的头发。


 


“行了,你闭嘴吧,不嫌弃你。”


 


那时他的笑还在脑海里,叶修闭上干涩的眼睛。


 


所以说。


 


FLAG真的不能乱立。


 


04.


 


叶修其实有尝试过改变他这种行为的。


 


在他们做邻居后的第一个星期,叶修就跟黄少天说过这个问题,黄少天垂头丧气地说自己也没办法,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的。


 


于是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叶修都在研制药水,终于在某一次的调配中。


 


成功地把黄少天变成了一只小耗子。


 


……


 


之后黄少天再也不敢随便喝叶修给他的药水了。


 


并且在当小耗子期间生气地啃掉了叶修的材料。


 


被更生气的叶修放到仓鼠跑步机里跑了一晚上。


 


05.


 


话虽这么说,他们哥俩的关系还是相当好的。


 


一起泡过吧,一起泡过澡,就差一起泡过妞了。


 


现在叶修家里的沙发上还总有清理不干净的狼毛。


 


叶修没精打采地盯着镜子中黑眼圈越来越重的自己,觉得也就自己还肯跟这家伙当邻居了。


 


这可能就是孽缘吧。


 


06.


 


“叶修!开门开门开门!你起床了没啊?不会还在床上躺着呢吧?你有本事睡懒觉你有本事开门啊!”


 


叶修还洗着脸家里的门就被砸得“砰砰!”响,叶修无奈地随便把脸一抹就跑去把门打开了,差点还被黄少天一爪子拍到。


 


黄少天看他没精神的模样讪讪地收回手:“你今天起得还挺早的嘛。”


 


他看了眼他的黑眼圈,说话间不禁带上了点小心翼翼。


 


“我又吵到你了啊?”


 


叶修瞥了他一眼,拿过他手上拎着的早餐:“反正我都习惯了。”


 


“啊哈哈……”


 


黄少天挠了挠头,跟着他后面进了家门。


 


“你耳朵这些,”摆好食物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叶修手指比划了两下,“不收一收吗?”


 


“啊?”


 


黄少天抬头,头顶两只毛绒绒的耳朵颤了颤,他冲叶修阳光地一笑。


 


“你不觉得这样很萌吗?”


 


“……”


 


叶修拿着面包,对自己的友人露出了复杂的目光。


 


07.


 


“哈……”


 


午休时间,黄少天趴在办公桌上长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黄少?唉声叹气的不像你啊?”


 


拿着水杯路过的郑轩惊讶地挑眉。


 


“别提了。”


 


黄少天罕见地只说了三个字,这让郑轩更惊讶了,他凑过来小声问。


 


“难道是科研所的叶修有对象了?”


 


“没……”


 


“那你叹什么气?”


 


“嗯……”黄少天皱眉想了会儿,跟郑轩说道,“你说会不会有一天连他都嫌弃我了?”


 


“哈?你又对着月亮唱歌了?”


 


“那是本能需要!我也不想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激动!不过既然叶修都跟你相处了这么久了,要嫌弃早嫌弃了吧?”


 


“……那倒是。”


 


“对了,之前喻队不是说让你卖卖萌试试吗?效果怎么样?”


 


问道这个黄少天更丧气了。


 


“你说他一个要么宅在科研室要么宅在家里的宅男怎么就不喜欢兽耳什么的呢???”


 


哦,看来是失败了。


 


郑轩把凉了的水喝完,颇为同情地拍拍黄少天的肩。


 


“加油吧黄少。”


 


08.


 


黄少天喜欢叶修,这在他们蓝雨的狼人警队里早就不是什么新鲜新闻了,据跟黄少天和叶修同样是大学同学的喻文州说,在大学时期,他们还是好朋友。但毕业了他们开始做邻居后,黄少天就喜欢上叶修了。


 


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是他们做邻居的第一个星期,就遇到了月圆之夜,黄少天一如既往地蹲在楼顶唱他的歌,等到早上他变回人形后,他先想的是有没有吵到叶修睡觉得赶紧去问一问,然而叶修打着哈欠见到他的第一句话是。


 


“昨天晚上你唱的最后一句跑调了,下次注意啊。”


 


黄少天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句是。


 


他居然听完了!


 


正所谓这世上唯一不嫌弃你长得丑个子矮工资低的女人是你的亲妈。


 


女朋友这么多年黄少天是不指望了,没想到眼前的叶修居然听完他唱的歌还鼓励他。


 


当即黄少天就感动地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妈!我要娶他!


 


09.


 


“阿嚏!”


 


科研所内,正在记录试验的叶修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


 


一旁的苏沐秋递给他一张纸巾。


 


叶修接过纸巾擦擦鼻子:“不知道,可能吧。”


 


“话说回来,沐秋啊。”


 


“?”


 


“狼人是不是也有发情期来着?”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家楼上那只,你知道的,黄少天,这几次对着月亮唱的都是情歌,他是不是发情期到了?”


 


黄少天曾跟他说过,他每次变狼人前唱的歌好像都跟他的心情有点关系。


 


小时候期中考试没及格跑楼顶唱了一首《忘情水》,肺活量还没那么大的黄少天差点唱没气儿,回去还被拿着藏起来的卷子的老爸打了一顿。


 


初中暗恋班上小姑娘唱了一首《死了都要爱》被老妈思想教育了。


 


结果下回就换成了小白菜地里黄。


 


想到那时候还是小狼崽的黄少天干的那些糗事,叶修不禁笑了一下。


 


苏沐秋看叶修笑得温和的模样鸡皮疙瘩都起了,他想了想,决定出点馊主意。


 


“说不定呢,要不你给他介绍一个?”


 


叶修想起他这几次不是小幸运就是你要嫁不要嫁给别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10.


 


晚上七点,黄少天呆在叶修家里,一边点评桌上叶修做的菜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亏他能吃着饭话都能说得这么清楚。


 


叶修看着他晃来晃去的尾巴,一时手痒痒地伸手抓住了他的耳朵。


 


黄少天差点整只狼跳起来,又马上安静下来,嘴里喊着“喂喂喂你干嘛啊狼人的耳朵是你能随便摸的吗?还不赶紧松手松手松手”,身体却很老实地任揉任摸。


 


啊,就跟养了只大狗似的。


 


叶修觉得他这样挺可爱,不禁摸了个爽才放开手。


 


“我说,少天啊。”


 


“啥?”


 


“你……”叶修斟酌了一下措辞,“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黄少天立马抬起了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难道,老叶终于发现他的心意了???!!!


 


这这这、这是要摊开了??!!!!


 


想到这里的黄少天狂点头。


 


叶修了然地“哦——”了一声。


 


“这么一说我弟认识一个朋友,人一女孩子漂漂亮亮的,有能力性格也好,你看要不要哪天我帮你约……”


 


叶修的话一下子停住了,因为他被黄少天瞬间湿润的兽瞳给吓到了。


 


“诶?你不用这么感动的啊,我们好兄弟应该的……”


 


然后他就看着黄少天耷拉着耳朵,走出了房间。


 


当天晚上叶修听了一晚上的“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等待一扇不开启的门”。


 


11.


 


好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12.


 


之后,只要有空黄少天就缠着叶修,生怕他真的给自己找对象,就差龇牙亮爪子威胁他了。


 


“不用监视我到这个地步吧?”


 


叶修无奈地看着守在他床边的黄少天。


 


黄少天没回话。


 


这倒是挺难得的。


 


叶修摸摸鼻子,还是爬上床躺着了。


 


“真的不给你找对象了。”


 


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


 


“……”


 


黄少天乖乖地任他揉着,半晌才开口。


 


“给你唱催眠曲。”


 


“嗯?”


 


“你不是被我吵得睡不着吗,以后满月的时候我都唱催眠曲给你听。”


 


“所以……”


 


黄少天的手轻轻揉上叶修的头发。


 


“你唱歌不是随心情变的吗?”


 


叶修笑了一下。


 


黄少天悄悄深呼吸了一下。


 


“你让我只想着你不就好了。”


 


“……”


 


叶修沉默了。


 


黄少天也沉默了。


 


十秒后。


 


黄少天抓着自己的尾巴几乎要把脸埋进去。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居然真的说了这么羞耻的话啊啊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叶修好笑地看着脸通红的狼人,起身抱住他。


 


“好啦,哥知道啦。”


 


黄少天的耳朵立马竖得直直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伸手使劲回抱住了叶修,在他耳边嘟囔着:“你知道就好。”


 


叶修好心情地笑了一会儿,然后松开手拍拍他。


 


“不是要给哥唱催眠曲吗?赶紧,明天有早班。”


 


“不就一个催眠曲,来来来你躺好了保证你听了一遍还想再听一遍!”黄少天咋呼着把叶修摁在床上替他掖好被子。


 


清清嗓子。


 


轻柔和缓的音调慢慢从他口中唱出。


 


今天的月亮不是满月,却格外的亮。


 


叶修看着被银色的月光勾勒的狼人。


 


还挺好看的……


 


迷迷糊糊地,他在他的催眠曲中睡去。


 


……


 


至于第二天清早,叶修起床时发现因为催眠曲太长了唱晕过去的黄少天这回事。


 


还是一笔带过吧。


 


13.


 


“所以呢?你们俩现在?”


 


苏沐秋坐在沙发上,捧着杯热茶问向对面的叶修,楼顶上的黄少天兴冲冲地唱着《今天你要嫁给我》。


 


“嗯?”


 


喝了口热茶的叶修看了他一眼。


 


转身打开窗,冲楼上唱了一句。


 


“娘子!”


 


“啊哈?”


 


“……”


 


“……你妹的叶修!!!打断了我又要重新唱一遍了!!!!”


 


“这就是我对你的爱啊,少天。”


 


叶修优哉游哉地关上窗。


 


面对苏沐秋难以言喻的眼神,他淡然地又抿了一口热茶。


 


“以前那是不好意思说,吵了我睡觉这么多次,怎么说也要还回来。”


 


“而且我觉得这样还挺好玩的。”


 


苏沐秋。


 


在那一刻开始认真思考。


 


不要去惹叶修。


 


END




——————————————————————————




数了数去年写的梗,什么吸血还不如蚊子厉害的吸血鬼,要抓狼来吃的兔子,被警察带走的死神,现在又多了一个不对着满月唱完一整首歌就没法变身的狼人,下次欺负哪个梗呢?

评论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