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全职同人】[all叶]《Animal》<<11.方叶①

飞驰的脑洞:

<<11.方叶①


 


注意:有老林戏份出没,没有林方林,也没有林叶。


 




木板铺就的栈道蜿蜒幽长,衬托着脚步声也变得安宁,宝石般青蓝色的湖水倒映出两岸碧绿浓密的树荫,隐约听见鸟鸣虫吟,宁和的如同仲夏里沉睡的梦境。


 


是的,Plitvice lakes(十六湖公园)犹如一颗海蓝宝石镶嵌在克罗地亚修长苗条的身段上,美丽而又深邃。


 


叶修看了眼手机,没电,男人稍稍叹了口气——


 


假如没有迷路,旁边还有一只吵吵闹闹总感觉自己遇难了的干脆面的话。


 


“怎么办啊老叶,这前不巴村后不巴店的,我们好像真的遇难了!”


眼看就快要到景区关闭的时间,他们却一点找不到回去的路,反而越走越偏僻,现在更是半天也没看到一个游客。


 


“迷路而已,您戏真多,我们没有按时回去,其他人总归会来找的。”


叶修倒是很淡定,虽然这是在国外,就算有人来他也听不懂半个字。


 


红毛狐狸有点惆怅,回去之后他是不是还得找个外语补习班啊...


 


这是世邀赛夺冠之后,为了犒劳冠军队,联盟报销的公费旅游。


 


克罗地亚是经过一番激烈讨论之后,翻译小妹提议的,理由是拥有地中海的黄金海岸线,最重要的是,这里国人很少,世邀赛夺冠后知名度暴增的国家队不用担心引起围观。


 


于是大家合计了一番,先是在巴黎逗留两天让妹子们血拼,然后转机到首都萨格勒布,见识了风土人情后,才又不慌不忙的到了距离扎达尔不远的十六湖公园。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红毛狐狸忙着逗弄游客带来的狗狗,回神时已经跟大部队走散,等他想起手机这个工具时,愕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养成给它充电的习惯,再然后叶修看到方锐激动地朝他冲来,仿佛一只在水面上狂奔的䴙䴘,一问才知道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也迷了路,并且浪光了手机的电量自动关机...


 


十六湖的景致非常出色,很有些九寨沟的风情,但现在血红的夕阳照下来,周围了无人烟,再美的景色也要蒙上一层阴影。


 


“...我们是不是得在这过夜了啊。”


十六湖没有九寨沟占地广泛,但一圈下来少说也得六七个钟头,这会儿全都累得身心疲惫,就连一向活蹦乱跳的方锐都有些没精打采。


 


叶修看了眼手表,的确已经到了闭园时间。


“应该不至于,不过大概要等上一会儿。”


 


黑白花色的浣熊瘫坐在栈道上,看着下面倒影着血红残阳的蓝色湖面。


“我说,这里晚上不会有野兽出没吧?”


 


红毛狐狸在他旁边坐下,伸出后腿弹弹耳朵。


“我记得这边没有熊。”


 


方锐松了口气,只听见叶修继续说。


“不过好像有猞猁。”


 


“你能不能别大喘气啊!”


干脆面气的把栈道拍的啪啪响,末了好像有点沮丧地问道。


“那咱俩够不够它吃一顿的?”


 


叶修很想说自己有buff傍身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红毛狐狸还是甩甩尾巴。


“放心吧,看着就不怎么好吃。”


 


“你说谁呐?”


 


那只狐狸摊摊爪子。


“你觉得是谁就是谁咯。”


 


方锐身心疲惫并不想跟叶修斗嘴,他翻了翻口袋,找出两块巧克力。


“吃吧,就这么多了。”


 


“你不是带了挺多吃的么?”


叶修拿了一块,剥开塞到方锐嘴里,他明明记得上午出门时干脆面背了个大包,里面都是零食。


 


“别提了,我让张佳乐拿一下,然后就迷路了。”


干脆面哀声叹气。


 


“点心大大你这方向感是不是比赛都用光了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我出门从来都靠抛硬币。”


叶修说,非常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羞耻。


 


干脆面翻翻白眼,好吧,眼前这个家伙大概比他还要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算了,你在这坐着,我去周围看看。”


 


“你行么?别又遇难了还得我去营救。”


叶修非常不看好他。


 


“我就走五分钟,找不到指示牌原路返回。”


方锐站起来,干脆面给自己鼓鼓劲。


“没问题的!”


 


“不是,找到了指示牌你能看懂么?”


 


叶修不想揭他伤口,但是从苏黎世到现在,他们这伙人基本上可以说离了翻译小妹寸步难行,就连喻文州,在苏黎世的头一天脸色都不太好看,当天晚上叶修就看到大白蛇盘在床上抱着app恶补英文。


 


王杰希知道后过来问他哪个比较好用,回去也下了一个,一路上还非常虚心地向翻译小妹求教,并且准备归队之后让家里小朋友都学一学,这个时候的刘小别还不知道即将被ABC支配的恐惧。


 


黄少天原本不屑一顾,但是在第一场比赛后就黑着脸跑去找下app,叶修看着一脸无辜又茫然的国际友人笑得眼泪都要下来了,不能刷垃圾话的剑圣那是万万不能的。


 


一时间国家队学习气氛分外浓厚,当然,每个班里都会有几个不思进取的,比如现在这两个。


 


“我可以查手机!”


方锐说。


 


叶修看着他。


“你手机没电了。”


 


干脆面一秒萎成球。


“...不管怎么说我去看看,等会儿就回来。”


 


叶修不好再打击他,赶紧闭上嘴巴。


“看看就回来啊,原地等着最保险。”


 


“行吧,没问题。”


 


红毛狐狸看着黑白花色的干脆面在草丛里努力蹦跶,虽然知道时机不对,可叶修还是忍不住感慨,真是风吹草低见方锐啊...


 


男人仰头望天,果然回去之后还是要学外语吧。


 


方锐没有去太久,回来时叶修正在用杏仁贿赂蹲在肩上的松鼠。


“回来了?找到没?”


 


红毛狐狸意料之中地看到干脆面摇摇头,他把最后一颗杏仁递给肩上毛蓬蓬的小可爱。


“走吧,我大概知道从哪回去了。”


 


方锐瞄了眼他肩上一点不认生的小松鼠。


“你从哪知道的?扔硬币?”


 


叶修笑笑。


“一个小朋友告诉我的。”




====================


TBC.




Ps.自从大神们吃了语言亏之后,回家都开始压着小朋友们学外语,卢瀚文小朋友一边哭着背单词一边喊:他就是不想读书才跑去打游戏的,没想到还是没能逃得过去。




挣扎着回来撒一把土填坑..._(: 」∠)_




分享一只点心大大。




“我真的看到了!有这么大!你看我真诚的眼睛啊!”





和一只被迫背单词的小卢。




豹委屈...(இдஇ; )




评论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