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all叶】非正常越狱23

病客:

*全称非正常人类和非正常狱警的愉快越狱日常


 


*本文包含并不限于:有病,剧毒,第一人称


 


*充斥着未知套路的监狱文并且还没有H


 


*可恶至极


 


*进入完结倒计时


 


————————————————————————


 


二十三、非正常作战


 


01.


 


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


 


晴空如洗,万里无云。


 


阳光肆意地铺洒卡开来,温暖,又惬意……


 


……


 


“个屁啊!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一个亡灵系的为什么要吊在这里晒太阳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你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狱警你以为我们两个宅男吊在这里晒太阳就好受吗!”


 


“苏沐秋!你大爷的抓我皮带的力气能不能小点!”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不抓紧我跟狱警都得掉下去好吗!”


 


“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闭嘴!”


 


城市中心的钟声敲响,此时是下午两点,正是一天中太阳最大的时候,也是今天最闹腾的时候。


 


离我们不远的摩天大厦顶层。


 


“你们不要过来!一过来我就跳下去!”


 


“你跳没关系把东西留下啊!”


 


“……你说这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废话。”


 


“你!你们……”男人悲愤地吸了吸鼻子,“实在是太冷血了,自私!冷血!就是因为像你们这样的人太多,我小时候才会被总是被老爹老妈教训,不光是爹妈,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嘶……呼……那个你们有纸巾吗借我我擦擦鼻涕和眼泪。”


 


“谁管你啊!”


 


一波人在楼顶扯皮,而在他们脚下的商业街。


 


被多方包围的几名黑衣男子抱紧手里的包裹不知所措,在他们的左手边,一枪穿云举着手中的左轮枪大喊。


 


“把手举起来!”


 


男人们被枪指着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手指刚动了两下,在他们右手边的百花缭乱举起炸药喊道。


 


“不准动!”


 


百花缭乱和一枪穿云对视了一眼,双方都露出了不服输的眼神。


 


“把手举起来!”


 


“不准动!”


 


“叫你们把手举起来!”


 


“不准动啊,谁动炸谁!”


 


“你们到底要怎样啊!”


 


“闭嘴!”一枪穿云枪一抖百花缭乱炸药一亮。


 


“对不起!”


 


在男人们后方的大漠孤烟拳头一碰,怒喝!


 


“道歉的时候要露出胸部难道不是常识吗!”


 


“谁看啊!!!”


 


真是太热闹了。


 


我们这边的情况……被我们追捕的男人紧紧抱住了未修建完成的高架桥露出的钢筋铁架,叶修抱紧了男人的小腿,我抱住了苏沐秋的脚踝,而苏沐秋。


 


他的手抓紧了叶修腰间的皮带,皮带已经因为外力扭曲,卡在叶修胯骨上。


 


我歪着头看了看,一阵微风拂过,挂在半空中的我们四人小长龙左右晃了晃。


 


“哦哦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掉下去了!”


 


“救援队呢!”


 


“这儿呢。”


 


张新杰在高架桥上淡然地朝我们挥挥手,他身旁站着救援人员和医护人员,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怎么把我们弄下去。


 


“你们还没想好怎么办吗!”


 


张新杰认真地想了想。


 


“暂时没有。”


 


说着,张新杰看了眼我们的姿势,偏过头去,低头,捂住嘴,身子抖抖抖。


 


“你在偷笑对吧!我看见了!”


 


张新杰咳嗽一声,理了理衣领。


 


“要不你们就直接松手,狱警最下面垫底,他刚才不是说想死吗?”


 


我前头的三人陷入了沉思,我惊愕。


 


“不对啊我开玩笑的!喂!别松!求你了哥,别松!”


 


张新杰敲了敲手里的本子。


 


“那就再等等吧。”


 


“新杰,我只有一个请求。”


 


叶修悲痛地开口。


 


“如果我的胯骨真的撑不住了,在把我送医院之前,我想再用一次。”


 


“没关系,修修,我会负起责任照顾你的下半生的。”


 


苏沐秋诚恳地说。


 


“下半身?”


 


最上头的男人接了一句。


 


又是一阵微风拂过。


 


……


 


“……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要死要死要死……”


 


“Shut up!!”


 


02.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要从几天前说起。


 


那一天,跟平时没什么不同,吃饭,睡觉,抓狱警……啊不是,抓犯人。


 


就在我拎着黄少天孙翔回来时,人畜无害可萌了大步走进监狱,脸上万年不变的笑容比以往还要灿烂,他拍拍我的肩。


 


“把大家都集中一下。”


 


“啊?行。”


 


我松开他们俩的后领。


 


“去吧皮卡黄小火翔,把叶修他们带过来!”


 


“滚滚滚!”


 


不过五分钟,所有人都在大礼堂集合完毕,三三两两地议论着今天把犯人和狱警集合起来干嘛,难道又是要组队送小孩子上学?


 


人畜无害可萌了看了眼人数,拿起一支粉笔,往身后的黑板上一划拉。


 


“吱吱吱吱吱吱吱——!!”


 


大礼堂瞬间安静。


 


死的死伤的伤。


 


人畜无害可萌了满意地点点头。


 


“今天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关于我们监狱一直在努力地为大家寻找减刑的机会这一事。”


 


礼堂中人们的呼吸都轻了下来,我瞥了眼叶修,他的目光少见的严肃,我活动活动脖子,继续看着台上的人畜无害可萌了。


 


人畜无害可萌了将一份文件拿起。


 


“恭喜各位,在监狱各阶层的努力下,这个提案,政府高层终于认可了。”


 


礼堂内的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一个二个激动得脸都红了,眼看就要蹦起来欢呼,人畜无害可萌了眼疾手快拿起粉笔往黑板上戳。


 


“吱吱吱吱吱吱吱——!!”


 


大礼堂瞬间安静。


 


死的死伤的伤。


 


“咳咳,话还没说完,这个减刑的机会,需要我们做一点贡献……”


 


人畜无害可萌了扫视了一圈,缓缓说道。


 


“有一批人从国外偷渡进违禁武器,高层一直在追查这帮不法分子,而现在最新的情报有说,他们之中的头目偷偷溜进了我们这个城市,政府方面让我们参与这次的行动获取群众的支持与信任,所以……”


 


他一摊手。


 


“说白了,怼他妈的。”


 


03.


 


“诶我们先分小组,选几个负责组长出来,还是那个老规矩,谁站起来得慢谁就当啊,准备准备,一二……”


 


“按住他按住他把那个叶修按住!”


 


“别让他起来!不要扶他!”


 


“啊你们干嘛?你们要干嘛!我只想当个吃瓜群众你们放我起来啊!”


 


看着毫无还手之力的叶修,带起节奏的我微微一笑。


 


深藏功与名。


 


04.


 


最后负责组长选了这么几个人,叶修负责的小组是调查小先锋,韩文清负责主力进攻组,喻文州带队负责策应和通讯,至于后勤和隔离带则是由张新杰和肖时钦两人负责。


 


“大家都到齐了?”


 


老班长打开投影屏,望着满当当挤了一屋子的非正常人和使魔。


 


“大家都是自愿过来的,还是跟各位说清楚,这次的行动很危险,如果有想退出的……”


 


他等待了半分钟。


 


使魔们举臂高呼。


 


“打架!打架!”


 


“打架!”


 


我颤颤巍巍举起手。


 


“我想退……”


 


两边肩膀各搭上一只手。


 


“狱警啊,这你就不够意思了,说好的一起建设社会主义呢?”


 


“我、我还是个孩子……”


 


“你需要我残忍地说出你的年龄吗?”


 


“我还处于青春期晚期,这个跟年龄是唔唔唔唔唔——!!”


 


忽略到被苏沐秋和叶修捂住嘴的我,看见没人退出,老班长欣慰地点点头。


 


“好,没人退出,那请各位负责人留下,由我来跟你们交待这次从上层获得的信息,其他人先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我被苏沐秋黄少天联手捂住嘴拖出了会议室。


 


我的人权呢!!


 


05.


 


我一个人挨着墙角默默吐魂。


 


有人轻轻碰了碰我的肩,我一抬头。


 


“喝水吗狱警先生?”


 


乔一帆和善地将一杯温度适中的温水递给我,我道了声谢,接过水杯,抬眸看见乔一帆也坐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有几分说不明道不明的纠结。


 


我点点他。


 


“怎么?对这次的行动感到不安了吗?”


 


乔一帆摇摇头。


 


“前辈们都很强大,我只是觉得……这样真的可以吗?”


 


他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我一口将杯子里的水喝光,把手中空空如也的纸杯捏到变形。


 


“小乔同志啊。”


 


“人是要和人一起生活下去的,圣人,病人,健全人,残疾人。大家都是互相需要才会诞生在这个世界——这是我从叶修……不、不只是叶修,很多很多的人那里学到的。”


 


“任何热爱生命的个体都不应该受到歧视。”


 


“你就不想再见见你的家人同学吗?”


 


乔一帆愣了愣,我笑着掏出一根从叶修那儿顺来的香烟。


 


“你们应该有更精彩的生活,而不是被关在这种地方。”


 


“以前我不觉得,然而遇到叶修这个人后,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我一直在渴望的东西……”我喃喃自语道,轻笑两声,我吸进一大口烟,烟雾浓浓,席卷了我的喉咙和肺,有些火辣辣的疼。


 


“还是说你不相信叶修?”


 


乔一帆沉默良久,半晌,他目光坚定地抬头。


 


“我相信前辈。”


 


06.


 


我瞎炖的心灵鸡汤打消了乔一帆小朋友的不安。


 


但我觉得我现在就非常地不安。


 


我坐在红色的座椅上,两根手指狂搅,香甜的气味不断地诱惑着我的神经。


 


和我的钱包。


 


“我说……”


 


“嗯?”


 


一桌人转头看我。


 


我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说是去调查嫌疑人的接头地点,为什么……我们会坐在冰淇淋店里?”


 


“伪装嘛。”


 


叶修把手里的甜筒咬得咔滋咔滋响。


 


“融入环境。”


 


王杰希舀起一大勺抹茶味冰淇淋,勺子转向叶修,一只眼睛满含期待,一只眼睛满含期。


 


叶修沉默三秒。


 


“不吃原谅冰淇淋。”


 


王杰希。


 


不高兴。


 


“因为好吃啊。”


 


已经吃了一份香草冰淇淋的苏沐橙举手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哥哥说狱警上个星期五中了两百块彩票今天请吃冰淇淋。”


 


我震惊地看向苏沐秋。


 


你怎么知道!!


 


苏沐秋表情冷漠,伸出两根手指比比自己的眼睛,再比比我的眼睛。


 


I am watching you.


 


“……别玩了。”


 


我转头看向一旁抱着手的韩文清。


 


“老韩你不是主力进攻组……”


 


韩文清瞥了我一眼。


 


“我不放心。”


 


我扫了眼这桌人。


 


别说了我自己都好不安。


 


“脾气这么暴躁不好,来来来狱警给你两块钱自己去买个甜筒。”


 


叶修打开钱包拿出两个硬币,我一怒,抓住叶修的钱包就扔了出去,叶修眼疾手快去捞钱包,伸手的同时惊呼出声。


 


“韩文清!”


 


叶修一把抓住了自己的钱包。


 


“老韩!你怎么了老韩!你说话啊!”


 


他就在你旁边喂!!


 


果不其然下一秒黑着脸的韩文清就直接把叶修掀翻在地,坐在叶修身旁的王杰希动作迅速地……配合起了叶修,他一手抱着叶修,叶修抓住他的衣服,有气无力。


 


“老、老王……我要是不行了……君莫笑的帽子里……有我的银行卡密码……我卡里还有……八块五毛钱……取出来……”


 


“给我交学费吗?”


 


苏沐橙眨着眼问道。


 


叶修艰难地摇头。


 


“那个……找你哥……拿那八块五毛钱……去……”


 


“哦对了叶修我想起来了,你卡里的八块五毛钱我上次买炸鸡翅用掉了,很好吃。”


 


叶修一惊,抓住王杰希的衣领。


 


“你居然没分我一个!吐出来啊我的八块五!!”


 


这帮人没救了。


 


我掩面在心中哭泣,看向韩文清。


 


“老韩你还是把他们都灭了吧,我受不了,我年轻的生命承受不住。别忍了,老叶居然都给钱包取你的名字了。”


 


叶修拍拍衣服坐回椅子上。


 


“你还别说,狱警,这个钱包就是老韩送我的。”


 


我震惊地看向韩文清。


 


韩文清看天。


 


看地。


 


摸着下巴想了想。


 


轻咳一声。


 


看向我。


 


“怎么。”


 


不不不不不不你开心就好你开心就好。


 


我正想起身,叶修的手指却仿若不经意地敲了敲我的小拇指,我动作一停,若无其事地坐回去,借着眼角的余光打量到了坐在我斜后方的两人,一个似乎是刚到,提着包穿着正装就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样,他与坐在座位上的人交谈了几句,两人像是朋友一般相谈甚欢的模样,收拾收拾走出了冰淇淋店。


 


“看来他们也喜欢吃冰淇淋。”


 


苏沐秋伸手在我眼前打了个响指。


 


“走吧狱警先生。”


 


07.


 


“谁走最后谁买单!”


 


“喂!!!”


 
TBC


————————————————————————————


今天把科目三考了现在还在高铁上!


等我回去再捉虫找bug谢谢!


顺便一提,正篇是正经不起来的,所以emmmm………

评论

热度(214)

  1. 修修的小女朋友彼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