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家

我只是好文搬运工,若觉得搬来文合各位胃口,那么请关注那位太太!
若转载文不授权,请告知我!

【全职同人】[all叶]《Animal》<<09.邱叶①

飞驰的脑洞:

<<09.邱叶①


 


世邀赛已经举办到了第三届,流水的队员铁打的领队。


第二届时还有媒体感叹叶修又一次出征,等到了第三届,连媒体都麻木了,纷纷猜测大魔王可以再挺几年,外媒倒是一片哭喊:那家伙怎么又来了啊!


 


叶修也不想啊,老韩都退役回家种田了,凭什么就他还得带着一群小朋友往外跑。


 


小朋友们集体表示,不不不,有叶神在很安心,因为他往那一站就能吸引绝大部分火力。


 


没办法,天生自带MT属性。


 


红毛狐狸很不乐意,表示这是最后一届,再来让他们去找文州去,那家伙笑眯眯的也挺招人恨。


 


叶修上次就说是最后一届,这回总局找上他时原本不想答应,看到名单想想又改了主意。


谁让里面有不少小朋友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幼崽到独当一面,换人带不放心啊。


 


更何况这届的队长,那可是他手把手拉扯大。


 


红毛狐狸还是在弟弟的抱怨声中收拾行李出发,这一届的举办地在爱丁堡,一个充满魔法和坡道的古老城市。


 


叶修不习惯这里的阴雨绵绵,红毛狐狸蹲在咖啡店宽阔的屋檐下舔尾巴,整天湿漉漉的,感觉都要长出蘑菇了。


 


他正抱怨着,对面走来个矫健的身影。


 


那是一只成年雄狮,高大而强壮,脖子上浓密的鬃毛威风凛凛。


 


叶修眯起眼睛,雄狮不见了,身材高挑的年轻男人朝他走来。


 


“前辈,怎么不进去躲雨?”


 


“我不爱喝咖啡。”


叶修拨了拨淋湿的刘海。


 


“那我们一起回去好了。”


男人笑了笑,把雨伞分给他一半。


 


“你去买东西了?我来拿吧。”


 


“不用,就一些食材,回去给你做炒饭。”


 


“你又要打伞又要拎东西,不好吧?”


 


“不会,我比前辈高,撑伞理所当然。”


年轻男人露出个微笑,完全没有发布会上的严肃。


 


红毛狐狸叹气。


“邱非,我的队长,你就让我做点事吧。”


 


“前辈不是一直都在忙着战术策划吗?”


已经成年的现任嘉世队长不为所动。


 


红毛狐狸看着体型有他好几倍的雄狮心里苦,当年小小一团多可爱。


 


“那就不要每天都做菜了,你还要打比赛。”


 


“可我也要吃饭啊。”


邱非回答。


 


叶修无话可说。


 


这恐怕是国家队水土不服最严重的一届世邀赛。


 


叶修曾经眼睁睁看着卢瀚文一边哭一边把早餐那坨豆子往嘴里塞,然后已经长大成年的小猎豹哭着打电话给自家队长诉苦。


 


叶修自备了不少泡面,结果第一天就让同房间的邱非给搜走,成年雄狮还是很有压迫感的,红毛狐狸抗议无效,让小队长包揽了所有伙食。


 


“邱非,你这孩子从以前开始就特别爱操心。”


 


“那是因为前辈总是不能让我放心。”


年轻的雄狮甩甩尾巴,比如认真起来就不记得要休息,没有人赶他睡觉能通宵整理资料。


 


叶修不置可否,他这不是怕自己家孩子被人欺负么,能做的自然要准备全面。


 


“好啦,反正我这是最后一次,下回不干了,坚决不干。”


叶修说,他是看到这届队长是邱非才决定接下领队的,这可是他最宝贝的小队长,万一让鬼佬欺负了可怎么办?


 


雨水渐渐散去,邱非收起雨伞,转身面对那只火红色的狐狸。


 


年长的男人还是那副懒散的模样,一如多年之前,隔着训练营长长的走道,第一次见到他。


 


“前辈。”


 


“怎么?”


 


年轻的雄狮歪着头,叶修忽然想起了当年小小的幼崽,跟在自己身后,乖巧的寸步不离。


 


“前辈,赢了的话,请答应我一件事。”


 


※※


 


叶秋出门时瑟缩了一下,这是六赛季的冬天,临近春节,俱乐部清冷不少,往日最热闹的训练营也安静下来。


 


男人缩着脖子把拉链拉到下巴,慢吞吞地给自己点上烟。


就算在H市待了这么多年,他还是不习惯南方的冬天。


 


这几年的嘉世只能说不好不坏,但有三连冠的荣誉傍身,嘉世依然属于让人趋之若鹜的豪门,再加上陶轩的经营,训练营一年比一年热闹。


 


但留下来的仍旧寥寥无几,大部分孩子还是把这当做寒暑假的消遣,叶秋倒是见过几个好苗子,不过男人从不多嘴,毕竟电竞依然是条不好走的路。


 


所以当他发现训练营里亮着灯时,微微有些吃惊。


 


红毛狐狸踮着爪尖,长长的机房里,尽头的位置亮着一盏灯,他看到了显示屏微弱的光亮,还有熟悉的键盘声——


叶秋甚至能够听出那是什么技能。


 


男人不声不响地望过去,是个小少年,专注地重复着枯燥无味的训练,没有丝毫不耐。


 


性子不错。


叶秋暗叹一声,几乎反射性的做出评价。


手速也够,应该会是个不错的苗子。


 


少年练习了很久才放开鼠标,他转了转手腕,让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


 


“我没见过你,新来的?”


 


少年没有防备,差点从椅子上滚下去,他连忙回头,是个看着有些懒散的男人,耷拉着眼皮,姣好的指尖夹着卷烟,却没有燃上。


 


“...是,我是这周才来的。”


男人看着面生,少年不确定他的谁。


 


“战斗法师?”


 


“对。”


 


男人点头,语气懒洋洋的不紧不慢。


“其他孩子都走了,你怎么没回家?”


 


少年低头不语,他就是不想回家,才决定寒假来嘉世训练营的。


 


这是有小心思啊。


叶秋心想,忽然思及自己也是离家出走,顿时觉得底气不足。


 


“算了,过两天俱乐部就没人了,你要不回家就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男人慢吞吞地转身,想起什么又停住。


“你叫什么?”


 


叶秋看着那个孩子,微微眯起眼睛,一只小小的幼崽,不起眼的土黄色皮毛,圆圆的耳朵和金色瞳仁——


 


这是一只狮子,虽然还非常年幼。


 


“邱非。”


小狮子说,蹲在椅子上像只乖巧的小猫咪。


 


叶秋挺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幼崽,何况这只看上去又特别乖顺,比当年叽叽喳喳的黄少天安静太多。


 


红毛狐狸心情好,忍不住想要逗一逗这只可爱的小狮子,他翘起尾巴,露出个微笑。


 


“嗯,你好,我叫叶秋。”




====================


TBC.




Ps.终于到我们小邱非啦!又可以写老叶带孩子了...




我们小队长长大有辣——么帅。



但是老叶刚见到他时,人家是长这样的呀~


“喵~”



某只狐狸表示,心塞这种事,习惯就好...

评论

热度(1252)